QZZN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热搜: 面试 经验 真题
查看: 39440|回复: 350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我这五年——从体制内副科到体制外老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3-11-28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开篇:这篇文章纯属对职场回顾的无聊拼凑,对考试技巧和经验分析较少,因本人不善考试。比较长,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写下去:

一、毕业:意外之喜
      2007年,我还在一所三流大学忙着备战考研。我的高中成绩一直不错,就读家乡重点高中,稳居年级前十。只可惜高考败北,不愿复读,遂调剂至一鸡肋大学就读,学着一个从来没有感兴趣过的专业。我一直试图通过考研上名校一雪前耻,所以毕业那年也没多想其他就业途径。9月份,在父母威逼利诱下,终于硬着头皮报了省考,11月,带着一头浆糊进了公考考场,行测,申论,稀里糊涂就这么写完了,反正不关心成绩。1月,带着必胜的信心进了考研考场,然后回家过了年。年后回到学校,一查成绩,研究生和公务员都进了面试,无意收获的意外之喜,让我成了学院人人羡慕的考霸。事后分析为什么我毫无准备上了公考战场也拔得头筹,也许是因为高中的底子不错,写作、奥数、历史地理政治也有涉猎。行测的数量关系、图形推理等,比高中生的奥数竞赛试题简单多了。身边也有一些平时不怎么学习,公考却能一鸣惊人的朋友,仔细看看他们高中的成绩,其实都很不错。寒窗苦读的积累,应该不会比考前几个月的疯狂突击更差吧。
      话归正题,我思虑再三,决心两头兼顾,同时准备两边的面试。3月,奔赴家乡参加公务员面试,为了保证面试成绩,特别参加了学校的面试培训班,不过个人觉得作用不大,最后以面试第一成绩入闱。整个公考过程,父母亲戚没有参与,最多就是电话问问成绩如何,还是比较公平。后来,听几个年轻同事说起以前的事,有的家里找了关系,有的父母全程陪考,有的从大二就开始准备考公,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很牛NB的,哈哈...
      4月,参加研究生面试,结果很顺利,被录取了。高考时,我与这所梦想中的大学失之交臂,拿到这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泪水涌出,四年的青春,四年的遗憾,也在那一刻释怀。
     两个选择,我当然只能选一个,理所当然的选了公务员。一半是因为父母,一半是因为读了16年书,再也不想读了,我想工作,我想看看
象牙塔外面的样子。
二、落差:初入职场
    08年8月,拖着两个行李箱,孤身来到我省的一座小城,开始了我的公务员职业生涯。下车的时候,我就暗自发誓:这会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站,但绝不会是最后一站,迟早我要飞得更高。小城离家近100公里,回家还算方便。还没说明,我考的是某乡镇公务员,因此,到组织部报到后,理所当然地分到了乡镇。我们这一批有5个人,三男两女,除我之外,男生有大刘和大明,女生有小婵和晓晓。我和大刘分到同一个乡镇,其他人都分到不同乡镇。临行前,组织部刘副部长请我们吃饭,他将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贵人。他勉励我们好好工作,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时,我还不怎么懂人情世故,光顾着自己吃菜,大刘和大明比我老练,端着酒杯就和刘部长来了几个回合。我想端着酒杯过去,却总是难为情地拉不下书生架子,只好作罢。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单纯。
    镇里组织委员老邱开着辆破皮卡来接我和大刘,我们便踏上了下乡的路。到了单位,和书记乡长见了面,组织委员带我们拜了各副职和站所长的码头,晚上接着开战,我和大刘都喝到不省人事,吐得昏天黑地。老邱拍着我肩膀说:年轻人,这顿酒下去,就说明你们入伙了。
    第二天分了工,我到组织办做组织干事,大刘到党政办做文秘。随后,就是熟悉组织人事工作业务,加班加点搞着繁碎的报表、档案、文件、汇报材料;跟着分管领导老邱驻片,抓计划生育、新农村建设和违法违章建筑拆除。小镇是山区,民风彪悍,让我第一次见识了复杂的农村工作和尖锐的矛盾对抗。有时拆违或者做计生工作,几十号村民拿着锄头镰刀围上来嚷嚷着拼命,这种场面不是汇报材料上轻描淡写的几句“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可以搞定的,要么就是不吃眼前亏走为上策,实在逼急了也挽起袖子干架,最惨的一次被村民泼了一身大粪,还挨了几拳。不过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村民们还是很淳朴,时常热情邀我们进家里喝酒吃饭。山里人好酒,来了客人直接上大碗,拿出好酒招待。我这酒量不经意间也这样练出来了。
有一回,老邱带人抓了一个超生孕妇回来,下午要去引产,中午老邱几个出去吃饭,吩咐我留在办公室看着别让她跑了。那大姐眼泪汪汪,看我一书生模样,扑通给我跪下来,求我放她走,她第一胎是女娃儿,这胎很可能是男娃,如果引产了,她回婆家没法交代,也没活路了。我心软了,耍了个小聪明,把门虚带上假装出去上厕所。那大姐领了意思,打开门就往外跑,我假装追了一会儿,看她跑远了,才放心回来。老邱回来一问情况,气得劈头盖脸骂娘,阴着脸走了。老邱人挺好,没给大老板打小报告,替我扛下来了。后来那户人家生了男娃,也交了社会抚养费,满月酒时请了我去坐上席,一家人千恩万谢,后来时不时给我送些土鸡蛋木耳等山货。后来很多次到村里做开展工作,起了冲突时,都是这家人站出来替我说话,解决了我很多次难题。在乡里的一年,磨掉了我的书生气,我学会了应酬交际,学会了用真情和老百姓打交道。

一年后,乡里对我的评价都很高,刘部长正巧在我驻的村挂点,老邱逮着机会就跟他夸我小伙子不错,久而久之刘部长对我有了好印象。因为工作关系我也经常跑组织部,和领导们混了脸熟。正巧组织部要人,刘部长便把我要了去,我离开了工作一年的乡镇,开始了一年的县直机关生活。
    插一下其他四个人的生活:大刘借调县拆迁办工作,随后再次参加国考去了沿海;大明托了家里关系,调回了老家。着重说说俩女孩吧。小婵人长得漂亮,直接被某县领导公子相中,一年后结婚,进了县城后又调进了市里,四年后我再见到她时,她住着复式楼开着君威,生了大胖儿子,家庭幸福美满,她对工作没什么追求,稳定安逸就好,我只能说上天真眷顾小婵,什么好的东西都给了她。
    晓晓也有官家公子追,县城建局长公子疯狂追求晓晓两年未果,晓晓性格倔强,偏要和同一个乡镇的同事恋爱结婚,男方家没钱没关系,俩人直到现在还困在乡镇里,夫妻俩住宿舍,也没敢生孩子,公务员这点儿工资只够维持生计。和晓晓没多少联系,结婚也没请我,听说男方为了省钱买房,只是在老家摆了几桌请亲戚们吃了顿,没有婚纱,没有蜜月。
   说这些,并没有鄙视屌丝拉仇恨的意思,只是想说,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婚姻很现实,社会很残酷。小婵和晓晓在同一起跑线出发,现在仅仅五年,已经天壤之别。如果有爱自己、条件又好的男生,为什么不选择呢?男生们也不要怨恨如小婵一类女孩的选择,与其怨恨,倒不如自己努力去改变命运。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三、转折:材料写手
    离开乡镇之前,我和老邱在宿舍买了几瓶酒,就着番薯干和花生米,边喝边聊。那个下午,我一直印象深刻,因为职业生涯第一个顶头上司老邱跟我像哥们一样,聊过去聊理想。我很感谢老邱,他是个好领导,给了我助力,推我进了县里...这是我比很多人幸运的地方。老邱是90年代大学生,做过老师,文笔好,进了乡政府做文秘,只可惜生不逢时,又没有家底背景,再加上点书生的傲气,所以一直耗到现在还是副职。他一再告诫我,机关和基层不一样,人心叵测,就一条定律:不要和同事做朋友,特别不要做掏心窝子的朋友。
    09年10月,我进了机关,先是安排到档案室整理档案。档案室是几个大姐,我开始知道什么是闲人,也搞明白了为什么档案室有3个人,这档案却还是那么乱,因为她们是官太太,不做事的。大姐们唯一的爱好就是八卦嚼舌头,我特别反感,在档案室总是不说话,埋头做事,期待着一个机会,可以离开这里。
    2个月后,机会来了。年末,人事调整,换了部长。部里要写总结,可是部办的主力写手某副主任撂挑子不写,听同事说,他跟了两任部长,写了5年材料,可还是没给安排,听说他是事业编,在部里提拔不了,一直想安排到好点的事业单位去做个副职,可惜一直不能如愿。新部长对他撂挑子的事儿大为光火,把他流放到部里的挂点村闲置去了。可年终总结是大材料,必须得写,刘部找到我,给了我历年总结和一些素材,让我一周之内拿出一篇总结。我知道这是机会,熬了四个通宵,查了无数材料,写了一篇交上去。一周之后,我接调令到办公室上班。后来才知道,老大吩咐找了部里四个年轻人分别写,在四篇总结里相中了我的材料,再加上刘部替我吹风, 这才让我成了部长的御用写手。我开始了苦逼的写手生涯。

很多人认为,给领导写材料的就是秘书,也就是传说中的二号首长,可我没这么风光。每天跟着部长跑的是办公室主任,我充其量只是个材料写手而已。唯一不同的就是,有领导讲话、汇报材料、调研材料等大材料时,可以畅通无阻进出老大办公室,跟老大接触也更密切。偶尔老大心情不错时,也会跟我闲聊几句。这段时间文山会海锻炼了我的文笔,写材料很苦逼,但是锻炼出来的能力非常管用。
    在机关见识了不少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大学的时候,因为看不惯学生会那帮孙子做的龌龊事,我愤然辞了学生会职务。现在回想那帮孙子干的事,真是小孩过家家。有人明的跟我称兄道弟,背后捅我一刀,比如那副主任,不止一次背后说我坏话,民主测评投反对票,也许是嫉妒我抢了他位置。有人不断拉拢我,希望我可以站他们那边。我本希望哪边都不沾,就写我的材料,可大环境如此,谁也不能免俗。不由自主,我还是站到了刘部那边,他是我的贵人,一手提携我。幸运的是,刘部很受老大器重,我也跟着沾光不少。其中也有个小插曲,刘部给我介绍女朋友,是他侄女,在中学教书。出于种种考虑,我婉言谢绝,虽然有点伤了关系,但大体还是待我不错。
10年12月,工作第三年,我理所当然地得到了第一个职务: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科员待遇。旁边的人都在道喜,夸我年轻有为。心里却没那么激动,也许是在组织部门呆,看多了人事任免,到了自己提拔也就麻木了。异地他乡,一半靠自己努力,一半靠贵人提携,终算是混出点样子了。很多人不再喊我名字,而是在姓氏之后加了“主任”二字,机关等级森严,级别就是待遇,就是别人尊敬你的理由。过了年,我安排去了市委党校学习一个月,这是新提拔干部的必修课,结识了不少其他县和市里的干部,在组织部,县里很多人都会买账,甚至主动结交,其中一些人脉帮了我不小的忙。我的朋友圈子不再局限于读书时代的小伙伴们,说句实话,当初的小伙伴们事业还在起步,根本没法帮助我发展,能帮助我的,是这些新发展的人脉网。买房子,他们可以帮我免点费用;出去玩,他们能给我免门票车票;要拜会不认识的人,他们能给我引荐,这就是人脉的作用。只可惜,这些基本都是互相利用,你得发挥作用帮助他们,他们才会帮助你。

其实看开了就好,每个人都需要两类朋友,一类是多年知己至交,或许不能帮你,但绝不因贫穷富贵舍弃你;一种是利益圈子,虽是互相利用,但关键时刻能给你解决难题。这其中的悖论却是:要想交到能够帮助你的朋友,前提是你有能力帮助别人,或者别人认为你在将来大有前途,帮助你是个不错的投资,这是利益交换,很现实。我想起了老邱说的话,不要和同事做朋友。其实我想补充一句“不要和同事做真心朋友,但可以和同事做利益朋友。”因为,职场很艰辛,我们总是需要帮助,需要这样的人脉关系和等价交换。 五、起步:参加公选
    如果没有那次公选,我也许会继续在部里呆着,等着一个机会提拔或者下乡。12年初,县里公开选拔干部,我报了团县委副书记的位子,买了公选的书,啃了几个月。3月初,成绩出来,我笔试第一名入闱面试了。机会很大,我托朋友请了一个党校老师给我培训面试。刘部说,机会很好,部里工作可以放一放,专心去考吧。4月份,面试结果出来,总分第一名入闱调研。接下来的调研和体检、考察、常委票决都很顺利。月底,我拿到了任免通知,前往团委上任。临行饯别,老大出现了一下,碰了一杯酒,勉励了几句就走了。刘部和我喝了不少,第二天就送我去上任。其实单位还在一个院子,不过是前后两栋楼而已。
    那时候对团委并没有多少认识,只知道是收团费、管团员的。团委都是年轻干部,到了30岁就转岗,永远的年轻活力有朝气,我喜欢这样的氛围。做了副职,角色和以前埋头写材料大不相同,至少得独当一面吧。书记是年轻人,大我三岁,从乡镇副职上来的,年轻干练。团委是小单位,没什么具体分工,也体验不到当领导的感觉,有事大家一起做。还有几个下属,不过相处起来怪怪的,也许我新来的,并不服我这个新上司吧。团委生活就开始了。。。

团委没钱,但经常策划活动,经费只有靠化缘。10月份,我们计划组织一场青年联欢晚会,事情砸到我头上,让我具体负责。从没有组织大型活动的经验,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动用在部里积累的关系,到各单位找头头们支持。还好,大家都买账,一周下来收效不错,文广局还答应免费提供剧院场地。短时间干完这些事,颇让下属们刮目相看,威信也就树立起来了。
    之后又组织了几次活动,都比较成功。因为经常写材料的关系,我习惯每次大小活动都写点东西拿去报社或电视台宣传,有时请记者过来报道,而几位同事之前都没这样做,导致团委干了活儿却没人知道。市报某主编是我的党校同学,经常关照我的稿子,有好题材会推荐到省报去发表。其中有一项工作,我们工作基础较好,也探索了很多年,我总结了一篇宣传稿发到了省里,没想到在省报头版刊发了。这事宣传得多了,不仅在当地党政领导那有了好印象,甚至把好名声传到了省里。团省委领导就这项工作专门来调研,开了现场会,作为先进经验在全省推广,年底,我们甚至得到了团中央的文件表彰。省里有个BOSS来调研党建工作,顺道了解团建,还特意让我作汇报发言。现在想想,都特别激动。
   与同事相处还算融洽,年轻人之间少了很多尔虞我诈。只是书记有时候让我颇为不爽,平时虽玩得不错,但到了有表现机会时,总是有意无意打压我。跟领导汇报工作,只字不提我的贡献。虽让我心里不爽,但也忍让了,不计较这些小得失。


        慢慢的,我开始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终归非常迷茫。2月份,因为县里要求年轻干部必须到急难险重一线锻炼,我被抽到县里一个征地项目组,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征地工作。这三个月够苦,期限很紧,任务很重,县里三天通报一次进展情况,期限到了,任务没完成的话,很可能会调离岗位,甚至处分。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压力非常大,就想着怎么尽快完成任务。可这项工作大家也知道,政府和村民的利益拉锯战,不是三两回合就能磨完。上头订了征收的标准,我们无权松口,政策解释了,嘴皮子磨破了,村民就不接受,能咋办?这边受着村民的气,上头受着boss们的骂,那段时间,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只有从其他门道想办法。我给老乡家干家务,跑腿买东西,解决小孩上学,送老人看病,请大家伙吃饭喝酒。。。真是拿村民当爹娘供着。那几户老乡也是实在人,人情领了,协议照样不签,气得我捶桌子骂人。还好,到了最后几天,这几户看着村里大半的人家都签了协议,也爽快签了。哎,我总结了,人都是跟风,我签了你没签,以后有好处就捞不着了,拖着肯定有更多好处,我不能干吃亏的事呀;但只要大家都签了,那看样子是谁也捡不着便宜了,那我也签,一样是不能吃亏了。
    从征地组回到单位,屁股没坐热,又被拉去工业园搞重点项目建设。每天戴着安全帽,在工地上拉线测绘,丈量土地,监督工程进度。因为不懂工程,特意买了几本工程建设的书恶补。吃盒饭,喝冷水,睡板房,有时连盒饭都没有,随便抓几个馒头充饥,三个月掉了十斤肉。8月份好不容易回了单位,休整了几天。


那段时间,我在深思,在基层摸爬滚打四年多,黄土飞扬的工地上吃过泥巴,偏僻山村里和村民打过交道,办公室书桌前爬过格子,偶尔也人模狗样上台讲过话,基层的酸甜苦辣尝了遍,却不知出路在哪。基层很锻炼人,可也容易让人麻痹,每天重复着机械化相同的工作,学不到新知识,接触不到新事物。渐渐的,发现自己僵化封闭,跟不上社会节奏了。
    很多人说,毕业五年是一道分水岭,同学之间的差距渐渐拉大,有的人风生水起,有的人穷困潦倒。当年的同学分化成了三部分:一是读研的同学,现在都毕业了,其中一些能力强的进了外企或国企,收入颇丰,很让人羡慕;其中一些做了老师,或者去了基层当公务员,现在看看还不如我(我也读了在职研究生,明年就可以拿到学位证了),但总体还不错。二是家境富裕,出国留学归国了,或者接受父母安排进了银行、事业单位、国企的“二代”同学,他们自然不用多说,踩在父辈的肩膀上,起步就比我们高,走得自然比我们顺利,其中一个同学在某省属事业做到副处了,还有的同学继承父业,开着大奔做老总,我等吊丝也只能哀叹不会投胎;三是独自打拼,甚至独立创业者。这部分同学大多没有背景,毕业那会儿还满世界投简历,羡慕我们考了铁饭碗的,大部分去了北上广深,在民企做销售、企划、文秘、外贸等等,收入低微,不过那都是五年前的事儿了。现在看看这群北漂们,经验丰富了,能力锻炼了,收入也过万了,轮到我们体制内的羡慕他们了,虽然他们也面临高房价、高物价的压力,但收入是逐年递增的,而我们公务员...两年调一档,五年调一级,一年也就加个几百块。
    个人分析,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公务员会沦为社会低收入群体,再过五年,和体制外的同学差距会越来越大,也许国家希望通过降低体制内收入预期,鼓励年轻人流向体制外,消化沉重的财政供养人员负担;养老体制并轨,公务员缴社保,终身制改聘任制,取消各种奖金福利,规范三公开支,全国住房信息联网,公务用车改革...一系列措施下去,会导致的结果已经很明朗。除非国家会实行高薪养廉,否则公务员待遇会一直低下去。最近又听闻传言,公开选拔领导干部会大幅减少,不少地方已经取消,对我等屌丝而言无疑是噩耗。

六、重生:走出体制
    出走的念头早已发酵,只是和大多数朋友一样,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两个偶然的事件,直接导致我决心跨出体制。一是单位内的一个事件,不好多说,让我彻底灰心了;二是一个向我伸出橄榄枝的好友,老丁,他算是我的又一个贵人。老丁家境优渥,和我是多年朋友,在外做生意多年,回家发展后,决定在市区开一家公司,业务正好和我的专业符合,邀我一起加入。考察多日,觉得可行。
    把这个念头和父母说的时候,父母自然坚决反对。可我从小到大性格强硬,大决定一向自己拿。父母知道反对不了,只好接受。媳妇儿很支持我,她也在体制内,知道体制内的苦,夫妻俩都在体制内的话,过日子还勉强,以后养孩子、供房子、养车子、赡养父母那就捉襟见肘了。感谢媳妇儿无私支持我的决定。
    9月份,我交了辞职报告,惊爆了很多人的眼球,他们说我是这个小城十几年来唯一一个辞职下海的副科干部。同样的事件也就上世纪90年代初发生过,我知道,在那个年代,大批干部精英下海经商,辞职不干。我想,以后作出和我一样选择的人,会越来越多。
    临走那天,我简单地和几个老友道别,没有喝酒践行。老丁开车来接我,提着两只大行李箱,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正如我来时一样。
    现在,公司开起来了,目前运转还不错,开始有了几笔业务,临近年底了,工作很忙碌。这个月又开了一家新店,需要拓展市场和培训员工,所以忙得没时间上论坛更新。要学的东西很多,接触的事物和体制内完全不一样,现在角色还有些混乱,没有完全调整过来。我想,只要努力,我可以胜任这一切的。


    全文到此结束,我的奋斗还在继续。五年工作经验,跨越体制内外,对很多前辈而言,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初级阶段,我还没资格在这指手画脚。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东西要学。只希望我的经历对大家能有所帮助,能让大家看明白一些事情。谨以此文,与同在路上的Q友共勉。

刚看几位Q友说起晓晓和小婵的话题,忍不住说几句吧。
我现在和晓婵同一个城市,我做生意,她俩口子体制内上班。老公凭借家底背景已经升上去了,目前来看家庭还是幸福美满,踩在父辈的肩膀上,自然飞得更快,不用操心柴米油盐的日子就是舒坦。
晓晓也有听人说起,日子还是比较艰难,起点太低,又没有外力帮助,还有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家庭负担。如果没有贵人帮助或特别好的机会,近几年想改变现状,非常困难。
我也是工薪家庭出来的孩子,无权无钱无背景。五年不长,但也尝够了输在起跑线上的辛酸,看多了不公平的事情。很多时候,努力奋斗的结果并非就是成功。
如果说晓婵10年后会不幸福,那八成会是老公出轨之类的吧。婚姻幸不幸福,和经济条件无关,关键还是看人好不好吧。其实我想,晓婵老公目前的条件就已很好,面对的诱惑一直很多,但也没出轨没变心,一直爱家爱老婆。晓晓的老公没有变坏,也许是因为自身条件差,没有经历多少诱惑,如果以后发达了,诱惑多了,会不会舍弃同甘共苦的发妻?这样的事情,大家都见得不少吧。
写这么多,不是鼓励女孩们都去找高富帅,而是想大家看清,男人的本质很重要,男人的能力素质更重要,对婚姻的经营更更重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8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8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落差:初入职场
    08年8月,拖着两个行李箱,孤身来到我省的一座小城,开始了我的公务员职业生涯。下车的时候,我就暗自发誓:这会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站,但绝不会是最后一站,迟早我要飞得更高。小城离家近100公里,回家还算方便。还没说明,我考的是某乡镇公务员,因此,到组织部报到后,理所当然地分到了乡镇。我们这一批有5个人,三男两女,除我之外,男生有大刘和大明,女生有小婵和晓晓。我和大刘分到同一个乡镇,其他人都分到不同乡镇。临行前,组织部刘副部长请我们吃饭,他将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贵人。他勉励我们好好工作,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时,我还不怎么懂人情世故,光顾着自己吃菜,大刘和大明比我老练,端着酒杯就和刘部长来了几个回合。我想端着酒杯过去,却总是难为情地拉不下书生架子,只好作罢。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单纯。
    镇里组织委员老邱开着辆破皮卡来接我和大刘,我们便踏上了下乡的路。到了单位,和书记乡长见了面,组织委员带我们拜了各副职和站所长的码头,晚上接着开战,我和大刘都喝到不省人事,吐得昏天黑地。老邱拍着我肩膀说:年轻人,这顿酒下去,就说明你们入伙了。
    第二天分了工,我到组织办做组织干事,大刘到党政办做文秘。随后,就是熟悉组织人事工作业务,加班加点搞着繁碎的报表、档案、文件、汇报材料;跟着分管领导老邱驻片,抓计划生育、新农村建设和违法违章建筑拆除。小镇是山区,民风彪悍,让我第一次见识了复杂的农村工作和尖锐的矛盾对抗。有时拆违或者做计生工作,几十号村民拿着锄头镰刀围上来嚷嚷着拼命,这种场面不是汇报材料上轻描淡写的几句“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可以搞定的,要么就是不吃眼前亏走为上策,实在逼急了也挽起袖子干架,最惨的一次被村民泼了一身大粪,还挨了几拳。不过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村民们还是很淳朴,时常热情邀我们进家里喝酒吃饭。山里人好酒,来了客人直接上大碗,拿出好酒招待。我这酒量不经意间也这样练出来了。
有一回,老邱带人抓了一个超生孕妇回来,下午要去引产,中午老邱几个出去吃饭,吩咐我留在办公室看着别让她跑了。那大姐眼泪汪汪,看我一书生模样,扑通给我跪下来,求我放她走,她第一胎是女娃儿,这胎很可能是男娃,如果引产了,她回婆家没法交代,也没活路了。我心软了,耍了个小聪明,把门虚带上假装出去上厕所。那大姐领了意思,打开门就往外跑,我假装追了一会儿,看她跑远了,才放心回来。老邱回来一问情况,气得劈头盖脸骂娘,阴着脸走了。老邱人挺好,没给大老板打小报告,替我扛下来了。后来那户人家生了男娃,也交了社会抚养费,满月酒时请了我去坐上席,一家人千恩万谢,后来时不时给我送些土鸡蛋木耳等山货。后来很多次到村里做开展工作,起了冲突时,都是这家人站出来替我说话,解决了我很多次难题。在乡里的一年,磨掉了我的书生气,我学会了应酬交际,学会了用真情和老百姓打交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8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羡慕能在下乡工作,因为这是一种光荣。不过考取的过程真的太难了,一点小小的梦想被现实无情地打击。有时候想问,同志们,你们就那么喜欢这工作,为名头?没有利益啊,乡村里哪来那么多利益,别听人家的,那些沿海城市不是你一个刚进部门工作的兵想的事,站好岗不死都不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8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后,乡里对我的评价都很高,刘部长正巧在我驻的村挂点,老邱逮着机会就跟他夸我小伙子不错,久而久之刘部长对我有了好印象。因为工作关系我也经常跑组织部,和领导们混了脸熟。正巧组织部要人,刘部长便把我要了去,我离开了工作一年的乡镇,开始了一年的县直机关生活。
    插一下其他四个人的生活:大刘借调县拆迁办工作,随后再次参加国考去了沿海;大明托了家里关系,调回了老家。着重说说俩女孩吧。小婵人长得漂亮,直接被某县领导公子相中,一年后结婚,进了县城后又调进了市里,四年后我再见到她时,她住着复式楼开着君威,生了大胖儿子,家庭幸福美满,她对工作没什么追求,稳定安逸就好,我只能说上天真眷顾小婵,什么好的东西都给了她。
    晓晓也有官家公子追,县城建局长公子疯狂追求晓晓两年未果,晓晓性格倔强,偏要和同一个乡镇的同事恋爱结婚,男方家没钱没关系,俩人直到现在还困在乡镇里,夫妻俩住宿舍,也没敢生孩子,公务员这点儿工资只够维持生计。和晓晓没多少联系,结婚也没请我,听说男方为了省钱买房,只是在老家摆了几桌请亲戚们吃了顿,没有婚纱,没有蜜月。
   说这些,并没有鄙视屌丝拉仇恨的意思,只是想说,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婚姻很现实,社会很残酷。小婵和晓晓在同一起跑线出发,现在仅仅五年,已经天壤之别。如果有爱自己、条件又好的男生,为什么不选择呢?男生们也不要怨恨如小婵一类女孩的选择,与其怨恨,倒不如自己努力去改变命运。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8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时尚早,不能定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8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哎,我也是为自己没能上重点高中,没能上个像样的大学而一直心里面有个阴影,直到现在上岸仍然不能释怀,怎么也得提个副科,或者做点什么才能弥补过去的不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后来到哪里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峰回路转v 的帖子

峰回路转v:哎,我也是为自己没能上重点高中,没能上个像样的大学而一直心里面有个阴影,直到现在上岸仍然不能释怀,怎么也得提个副科,或者做点什么才能弥补过去的不精彩 (13-11-29 09:09) 返回原楼层
哈哈,现在觉得,读个好学校不如学个好专业,我这专业太多人学,公考招得又少,竞争超级激烈。前两天看到论坛有人说考建造师能挂靠挣钱,我专业不符考不了,直接悲剧
真是郁闷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转折:材料写手
    离开乡镇之前,我和老邱在宿舍买了几瓶酒,就着番薯干和花生米,边喝边聊。那个下午,我一直印象深刻,因为职业生涯第一个顶头上司老邱跟我像哥们一样,聊过去聊理想。我很感谢老邱,他是个好领导,给了我助力,推我进了县里...这是我比很多人幸运的地方。老邱是90年代大学生,做过老师,文笔好,进了乡政府做文秘,只可惜生不逢时,又没有家底背景,再加上点书生的傲气,所以一直耗到现在还是副职。他一再告诫我,机关和基层不一样,人心叵测,就一条定律:不要和同事做朋友,特别不要做掏心窝子的朋友。
    09年10月,我进了机关,先是安排到档案室整理档案。档案室是几个大姐,我开始知道什么是闲人,也搞明白了为什么档案室有3个人,这档案却还是那么乱,因为她们是官太太,不做事的。大姐们唯一的爱好就是八卦嚼舌头,我特别反感,在档案室总是不说话,埋头做事,期待着一个机会,可以离开这里。
    2个月后,机会来了。年末,人事调整,换了部长。部里要写总结,可是部办的主力写手某副主任撂挑子不写,听同事说,他跟了两任部长,写了5年材料,可还是没给安排,听说他是事业编,在部里提拔不了,一直想安排到好点的事业单位去做个副职,可惜一直不能如愿。新部长对他撂挑子的事儿大为光火,把他流放到部里的挂点村闲置去了。可年终总结是大材料,必须得写,刘部找到我,给了我历年总结和一些素材,让我一周之内拿出一篇总结。我知道这是机会,熬了四个通宵,查了无数材料,写了一篇交上去。一周之后,我接调令到办公室上班。后来才知道,老大吩咐找了部里四个年轻人分别写,在四篇总结里相中了我的材料,再加上刘部替我吹风, 这才让我成了部长的御用写手。我开始了苦逼的写手生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人认为,给领导写材料的就是秘书,也就是传说中的二号首长,可我没这么风光。每天跟着部长跑的是办公室主任,我充其量只是个材料写手而已。唯一不同的就是,有领导讲话、汇报材料、调研材料等大材料时,可以畅通无阻进出老大办公室,跟老大接触也更密切。偶尔老大心情不错时,也会跟我闲聊几句。这段时间文山会海锻炼了我的文笔,写材料很苦逼,但是锻炼出来的能力非常管用。
    在机关见识了不少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大学的时候,因为看不惯学生会那帮孙子做的龌龊事,我愤然辞了学生会职务。现在回想那帮孙子干的事,真是小孩过家家。有人明的跟我称兄道弟,背后捅我一刀,比如那副主任,不止一次背后说我坏话,民主测评投反对票,也许是嫉妒我抢了他位置。有人不断拉拢我,希望我可以站他们那边。我本希望哪边都不沾,就写我的材料,可大环境如此,谁也不能免俗。不由自主,我还是站到了刘部那边,他是我的贵人,一手提携我。幸运的是,刘部很受老大器重,我也跟着沾光不少。其中也有个小插曲,刘部给我介绍女朋友,是他侄女,在中学教书。出于种种考虑,我婉言谢绝,虽然有点伤了关系,但大体还是待我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侄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大仁哥 的帖子

大仁哥:很多人认为,给领导写材料的就是秘书,也就是传说中的二号首长,可我没这么风光。每天跟着部长跑的是办公室主任,我充其量只是个材料写手而已。唯一不同的就是,有领导讲话、汇报材料、调研材料等大材料时,可以畅通无阻进出老大办公室,跟老大接触也更密切。偶尔老大心情不错时 .. (13-11-29 11:07) 返回原楼层
看出来,你很不错,想看看接下来你是怎么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10年12月,工作第三年,我理所当然地得到了第一个职务: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科员待遇。旁边的人都在道喜,夸我年轻有为。心里却没那么激动,也许是在组织部门呆,看多了人事任免,到了自己提拔也就麻木了。异地他乡,一半靠自己努力,一半靠贵人提携,终算是混出点样子了。很多人不再喊我名字,而是在姓氏之后加了“主任”二字,机关等级森严,级别就是待遇,就是别人尊敬你的理由。过了年,我安排去了市委党校学习一个月,这是新提拔干部的必修课,结识了不少其他县和市里的干部,在组织部,县里很多人都会买账,甚至主动结交,其中一些人脉帮了我不小的忙。我的朋友圈子不再局限于读书时代的小伙伴们,说句实话,当初的小伙伴们事业还在起步,根本没法帮助我发展,能帮助我的,是这些新发展的人脉网。买房子,他们可以帮我免点费用;出去玩,他们能给我免门票车票;要拜会不认识的人,他们能给我引荐,这就是人脉的作用。只可惜,这些基本都是互相利用,你得发挥作用帮助他们,他们才会帮助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看开了就好,每个人都需要两类朋友,一类是多年知己至交,或许不能帮你,但绝不因贫穷富贵舍弃你;一种是利益圈子,虽是互相利用,但关键时刻能给你解决难题。这其中的悖论却是:要想交到能够帮助你的朋友,前提是你有能力帮助别人,或者别人认为你在将来大有前途,帮助你是个不错的投资,这是利益交换,很现实。我想起了老邱说的话,不要和同事做朋友。其实我想补充一句“不要和同事做真心朋友,但可以和同事做利益朋友。”因为,职场很艰辛,我们总是需要帮助,需要这样的人脉关系和等价交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完了吗?很想看看后面这些年前辈怎么拼搏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3-11-29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写完,年底工作比较多,慢慢更新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mark一下,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1-29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899 )  

GMT+8, 17-3-28 06:15 0.092903 s, 32 queries , M On.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