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ZN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热搜: 面试 经验 真题
楼主: 八旗王爷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诚惶诚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3-8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0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2 21:06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1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赴宴的路上,特意到专卖店准备了两只云锦,低调地选了一个黑色外包袋,
让服务员包好,拎在手里。
一路上激动的心情让我不能自已,反复掐虎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不断鄙视自己的“轻佻”。远远的,瞅见陈萌调皮的样子,看到我走来站起身来朝我挥手,待我走近她蹦蹦跳跳跑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弄我一个大红脸,我寻思着怎么没见徐颖,正待发问,陈萌吐吐舌头说,今天让你给我把把关。我一脸不解,说,把什么关?陈萌说,未来的萌妹夫啊!我恍然大悟,原来今天的“助兴嘉宾”可不是徐颖,而是陈萌新交的男朋友。
正说着,一个高高瘦瘦的斯文男生走来,小伙子远远的伸出手,说,柳哥,又见面了!我一下有点懵,这才想起这个男生就是那天黄子业攒的局上老乡,省财政厅的张敬波。那天晚上,小伙子一直安静的坐着,静悄悄的,跟咋咋呼呼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所以给我留下的印象倒是真不深刻。不过,现在想起来,张敬波和陈萌在清清静静这方面却是很有些相似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后来才知道,这小伙子是陈萌老爹陈勇的部下,经过陈老爷子长期观察和引导,觉得小伙子人品、能力都挺不错,旋即招为快婿人选。别说,这俩年轻人还挺有缘,一见倾心、相谈甚欢。只是我期待中的“助兴嘉宾”没有出现,心下不免有些空落落,偷偷的将准备好的礼物往身后掖了掖。
饭后,回家的路上收到张敬波的短信:柳哥,感谢您的支持!找个时间咱们再聚聚。短短数字,核心在“支持”上,张敬波清清冷冷的白面小男生,心思倒是不淡,想必这小子还没过了陈萌这一关,我不是很喜欢他这种style,但是陈勇处长喜欢就足够了。
晚上躺在逼仄的小床上,听着旁边妻和儿子响起微鼾,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淮县的一切,又想到徐颖许久不与我联系了,仿佛之前淮县的经历已是一场梦境,那一幅幅笑脸在脑海里慢慢变的模糊起来,渐渐沉下去沉下去,沉到海底,覆上一层沙子,彻底消失于无形里。
突然“哒哒哒”声音响起来,接着是刺耳的调整话麦的声音,很快音乐响起,有人开始干吼“我的老父亲……”。楼上混混宵夜结束又回家来KTV了,不是每天这样,但是隔三差五会来一次。邻居们也不胜其扰,我也跟他交涉过几次,看到他粗壮的胳膊上花里胡哨的刺青,每每也是无功而返。妻也被吵醒过来,妻看我一眼,没说话,默默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把儿子的耳朵罩起来,好减少噪音的侵袭。我的心情陡然变的差起来,为刚才怀春般的“畅思”感到羞惭,听着“喊麦”的声音,黑暗里,一股深海般涌起无边的无助感侵扰而来。
第二天下班,我磨磨蹭蹭的等到大家都走了给老姜头打电话,约他喝顿酒。他说,来家里吧,反正一个人。我也不客气,到超市买了瓶酒直接上门去了。走到楼道里闻到一股很浓烈的中草药味儿,越到老姜头家楼层味道越浓,我渐渐有些不安。老姜头家里门虚掩着,我直接推门而入,我的担心成了现实:草药味儿就是来自老姜头家。没见到他人,我大声的喊到,老姜,你怎么啦!老姜头听到我的喊声,从厨房出来,带出一身的草药味儿,他笑笑,说,没事儿!烟抽多了,肺有点小毛病,听大夫的,熬点草药补补!我看着他干黄而布满皱纹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我说,你怎么不跟我早说啊,我就感觉你最近气色很不好!多年来,我跟老姜头的关系变的单纯而又复杂,中间夹杂了很多种情感,有惺惺相惜,有兄弟情谊,甚至有时候我都感觉像是儿子跟老子。以我对老姜头的了解,我知道他的病情应该不弱,否则他不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说着,老姜头又要从口袋里掏烟出来,被我一把抢过来,我说,你不要命了!以后不许抽烟!酒也不许喝了!老姜头“嘿嘿”着,竟也没有反驳,“乖”的有点出人意料。
我搭帮着老姜头弄了两个菜,给他倒了一杯水,自己斟满一杯酒,相对而坐,一时无言。良久,老姜头开话了,说,别太拧巴着了,到时候落到我这样你甘心!我知道他的意思,也没话接。机械的提起酒杯,狠闷一口,瞬间感觉舒畅无比。我说,嫂子和孩子知道你病情吗?他没搭我的茬,继续说到,你时间不多了,再稀里糊涂过几年,你就彻底靠边站了,等退休吧!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他肺部的病情,他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喘,有些“漏气”的感觉。看着眼前虚弱的老姜头,突然感觉特别的悲哀,以老姜头之能之才之德,如果放在研究室崔副主任或者钱副主任的位置上,不知要比他们出色多少倍,可偏偏是崔副主任和钱副主任这类营营之辈当道。我叉开话题,说,你这样不如在家休息几日。老姜头苦笑一下,在家也是混死,在局里也是混死,一样的。弄不好低头去请假,又让人家有了玩乐的口实。我张张嘴想说点安慰的话,却感觉非常无力,酒水在舌尖上流淌,沁入每一颗细胞,变成苦涩,苦到骨髓,舌尖逐渐麻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3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好,有朝一日必须出版畅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4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6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19 21:06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20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家,看到妻忧心忡忡的拿着手机在小客厅里踱过来踱过去,一幅很焦虑的样子。我问怎么了,妻说,儿子今天从学校回来脸上多了一道伤痕,问他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不说,问的急了就说老师不让说,一听这个妻心里有点发毛了,心想老师为啥不让说,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爷爷奶奶也跟着急,仔细检查才发现,儿子小脸上不止一道伤痕,有好几道,只是其他几道已经看不太出来了,像是一记耳光留下的痕迹。爷爷奶奶沉不住气了,围着儿子非问出个原由来不可,眼见瞒不过去,儿子就断断续续的说了,儿子表达能力有限,只是说中午没听老师话,老师打了他一耳光,让他到隔壁会议室去反思了一个中午。妻本来想,打也打了,反思也反思了,就算了,可奶奶却心疼的在一旁直抹眼泪,一边哭一边絮叨,说孙子长这么大,还没舍得打过他呢,平时孩子也乖也胆小,怎么到了学校就变成混世魔王了,老师怎么就下得了那狠心,用那么大力气打孩子呢!妻被孩子奶奶弄的心烦意乱,就拿起手机给老师发了条信息,想问清情况。带着情绪发的文字,语气不大好,老师短信回复过来说是因为孩子吃完饭开始到处蹦蹦跳跳,影响了其他孩子,刚吃完饭就蹦跳对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但是说他好几次都不听,就让他到隔壁去反思。短信口气很严肃,却绝口没提打孩子的事儿。妻见老师避重就轻,就打电话过去,问是不是打孩子了,没想到老师突然震怒,说不要带着被迫害心理跟她说话,大半夜的给她添堵,说完愤怒的挂了电话。妻虽然在我面前性格坚硬,但在面对社会的时候习惯性胆小怕事,加上这么些年来我们的日子过的都像老鼠一样谨小慎微,形成了面对这些问题莫名其妙的胆怯。儿子天天跟老师在一起,得罪了老师这学怎么上,老师会不会继续为难儿子,这一系列问题一下子冲进妻的脑海,她有点承受不了,但也没有就给我打电话,自打上次“假离婚”之后,她和我之间有了些许的些许的游离,添了几分令人感到生疏的客气。
说着说着,妻突然扭过头去,蹲在地上无声的啜泣起来。我望着妻瘦弱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无助。我默默走进卧室,孩子爷爷奶奶正坐在床边望着已经睡熟的儿子,我弯下身,在儿子稚嫩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抬起头对父母笑了一下,说,小家伙在学校里受点委屈算个啥,你们不记得我小时候被老师拿着柳条抽屁股了,抽的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回家坐都不敢坐,睡觉都只能趴着睡,你们孙子这点事不算啥,孩子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们儿子也是这么过来的,也没见我没成才!说着咧嘴笑起来,老实巴交的父母被我的这席话宽慰的眉眼开阔起来,跟着我笑了笑。我走出卧室,见妻还蹲在地上,我说,这个事儿呢,你就不用管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男孩子在外头多吃点亏、受点苦是好事儿,温室里的男孩子没见识,没本事!妻好像还是没有被我说服,我也没有再顾及她的情绪,伸手拿过她的手机,给老师发了一条信息:尊敬的老师,您好!孩子调皮就应该去指正、纠正,尤其是男孩子该打的就得打,否则难长记性。对您的教育,我们全家都特别支持和尊重,刚才的电话里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普通的家校沟通,希望您能理解!只是有一丁点要求,今后帮家长教育孩子的时候,可否只打屁股,不打其他地方,再谢!
点击了发送信息按钮,随手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大踏步走出门去。我感觉心胸过于憋闷了,我迫切需要一支烟来舒缓我的沮丧,也迫切需要呼吸一下更大空间的空气。我走到小区外,坐在路边燃起一支烟,烟雾袅袅升腾。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黄子业,心想,这大半夜的打电话不知道又哪根筋搭错了。电话接通,黄子业在那头兴奋的喊道:老子当爹了,以前我是追美女,现在我是美女她爹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黄夫人产女喜讯,连忙道贺,黄子业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说周末,一起给他庆贺升级,反复强调了“必须”到场。挂了电话,有些怅然,突然非常羡慕黄子业的日子,他的性格是那种张扬型的,他的事业是那种勃发型的,他的家庭是那种安全型的,黄子业,黄子业的家庭及孩子,都生活在太多人的关注、爱护和帮扶之下,黄子业自己只需要拿出敬业之心,便可以在这座古老而又青春的城市里过上非常不错的生活。而敬业对我来说,充其量只能是解决不了任何当前问题的一剂补药——补的了精神,补不了现实。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1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补的了精神,补不了现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1 19:51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得了精神,补不了现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1 22:22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得了精神,补不了现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2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o^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2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4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24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八旗王爷 于 17-3-24 12:34 编辑

黄子业千金的“庆生”宴安排在宁陵大厦顶楼大宴会厅,摆了三十多桌,用黄子业的话说,没有扩散,全是核心圈子!刚刚从省广电局调任宣传部的黄子业老岳父顾成义亲自到场,宣布了新生婴儿的名字和乳名,献了祝酒词,就匆匆离开了。我环顾了一周,大抵官场上来的就我们这一桌了,都是黄子业的朋友,包括省委联络处沈宗义副处长、省府办公厅的主任科员陆海涛,省财政厅主任科员张敬波等等,沈宗义之前可能并不了解黄子业老岳父的情况,刚才惊讶的发现顾成义居然上台讲话,居然还是以新生宝宝外公的身份!他彻底惊呆了,嘴巴长的老大,激动的用力拍着手,待顾成义讲完话走出去,沈宗义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曲着腿,又坐下去,又站起来,目送着老爷子走出大厅才又落寞的坐下来。嘴巴里啧啧着:黄子业这小子真是有福气呢!
张敬波一如既往的清清淡淡的,席间主动站起来敬我酒,说,陈萌可能下一步有计划调入省城。我说,恭喜恭喜。他说,还得仰仗柳哥多多照顾!我抬眼看了看他,我知道,可能陈萌真的不久就会成为我的同事了。前阵子财政厅公推公选搞的热火朝天,听说陈萌的父亲陈勇处长脱颖而出,成为这次放出来的唯一一个副巡视员岗位的有力竞争者。
陆海涛,我们称呼他为大陆,性格跟沈宗义和张敬波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为人大大咧咧的,很是豪爽,第一次见面之后很快我们就打成一片,他喜欢喝两杯,不过很快就会满脸通红,有时候甚至直接趴在桌子上“退下阵”去。但即便如此,每有酒局,大家都喜欢喊上他,他也是每叫必到。大陆家里头情况比较清淡,老婆是一名出纳,本地人,没什么能力也没什么想法,一心就想着过过小日子。大陆工作比较早,赶上分房末班车,房子虽然不大,但地段不错。俩人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也是跟大陆和他老婆一样,论长相、性格、能力,放在人群里就找不见那种,大陆对这种平淡的生活很是满意。酒局上,当人们谈到国际国内经济军事政治形势,大陆往往笑呵呵的听着,不发一言;当谈到房子装修,家具选购,或者养养花鸟虫鱼的时候,大陆就会一本正经的提出几点建议,一般他的建议都会受到认真的对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不佳的原因,跟大陆他们碰了几杯就感觉有些朦胧,不过我倒是愈发的喜欢这种感觉。我主动“自我加压”,倒满一酒壶,拎起来,“打圈”去了。
这次沈宗义对我的敬酒倒是显得很客气,他也站起来,用手臂勾着我的肩膀,悄悄的说,兄弟,以后多照应着点啊!我不理解他什么意思,我说,沈处,论照应,弟兄们应该都得团结在你的身边呐!沈宗义摆摆手,说,我这都是小打小闹,你跟黄子业这么熟,这么好的机会得抓抓牢啊!沈宗义一边说着,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手指往上指了指。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但还是装着糊涂,说,黄子业能给我什么机会啊,沈处你说笑了!沈宗义显得很认真,他说,顾副部长啊!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笑笑,没接他的话,端起酒盅,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距太大了!说着一饮而尽,沈宗义显得很意犹未尽,他好像很想继续打听打听我跟顾成义的亲疏程度,张张嘴也没说出来,提起酒杯干了。
想来,沈宗义也令人羡慕,他专注于他眼前的这一切,深入钻研并有所擅长,假以时日,或许时光也不负他。后来,省委宣传部联合统战部选拔政宣讲师,为此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一次演讲大比武活动,在这次活动中沈宗义脱颖而出。关于这个事,黄子业跟我说起过背后的故事,沈宗义这小子的确也有两下子,但是他在演讲中力拔头筹是顾老爷子帮了忙的。顾成义是教师出身,重才清高,能让他垂青并出手相助,沈宗义应该是费了不少心思的。至于沈宗义如何拿下顾老爷子就不得而知了,我也并不感兴趣。
“庆生”宴上,黄子业就像是一只泥鳅掉进泥潭里,穿梭来往游刃有余,只不过只有我知道,他一圈一圈敬酒的时候喝的其实是矿泉水。宴席结束,酒兴大发的黄子业拉住我陪他去喝几杯,说,今天晚上他没喝够,必须要喝点才尽兴。对此,我无法拒绝。
深夜的宁城仿佛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富贵少妇,在初夏的拂面清风里显得愈加婀娜多姿风韵万千。黄子业带我来到临河的一家酒吧,进门一路跟服务生、酒保打着招呼,显然他是这里的熟客,一边打招呼一边说不要跟叶子说!黄子业找了个靠河的位置,俩人坐下来。我问黄子业,叶子是谁?黄子业说,叶子是他的一个“炮友”。我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他看到我这幅模样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小子平时看着老实,难道还是真老实啊!我生气的说,这跟老实不老实有什么关系!顾小雁对你这么好,你这样对得起她吗,再说了,顾小雁各方面条件都这么好……黄子业不耐烦的摆摆手打断我,顺手点起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说,男人要活得精彩,必须得有激情,保持激情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嗑药,另一种是刺激各种腺素,毒和赌是我这辈子都不沾的东西,那么就只有一种方式了:变换各种女人!我彻底被这套“理论”震惊到了,我说,你这小子,平时就带着坏劲,没想到你还坏到这里面去了,你这是背叛家庭、背叛婚姻啊!黄子业说,你啊,思想被禁锢了。男人最不该背叛的首先是自己,自己最要紧的筹码是时光,用时光换来灿烂的经历,这是最值得的生命,不要刻板啊!不争论,来喝酒!我拿起一瓶喜力,一口闷进去。我不想承认这是主流价值观,其实黄子业说的很现实,不能太拧巴着活着,搞定自己才能搞定其他,搞定自己应该不择手段,想的太多,做的必然会太少。经黄子业介绍才知道,原来,叶子就是这个酒吧的主人,酒吧是她的副业,平常不怎么过来,她跟顾小雁一样,痴迷于黄子业那种坏坏的又带有浓浓才气的气质,不过她也只是黄子业若干“炮友”中的一个。这么些年来,黄子业的“炮友”遍布各行各业,数量多的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不过,黄子业自己说,他喜欢交“炮友”,但从来不嫖妓,他说那是对他“崇高”灵魂的亵渎!
我们俩迎着微风,赏着夜光下粼粼的河面,大口的喝着酒。一会儿工夫桌面上空出一大片酒瓶,黄子业一个响亮的口哨,伸出手指示意服务员再上酒。我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洒脱的动作和充满故事的面孔,心想,如果我是女人,说不定我也会喜欢上这个家伙!
黄子业说,他女儿的出生是他人生的分水岭,他要彻底跟过去做个了断,回归家庭,为女儿多积积福。我说,那你是要从此下决心做一个无趣的人咯?语气里带着揶揄,黄子业很认真的说,真的,这次我下决心了,要做一个你这样的人。我骂了一句,提起酒瓶,跟黄子业碰了一下,说,我自己都特瞧不起自己,你还要做我!你丫真够闲的!黄子业没搭话,仰头对着酒瓶一阵狂饮。
酒真是好东西,它能让人忘记烦恼,让自己的世界里充满希望和力量。我的眼前逐渐模糊起来,感觉天和地掉了个个儿,地上仿佛铺了棉花,夜空里的星星笑开了花,耳边弥漫起欢声笑语。我和黄子业俩人大声的吹着牛皮,说着我在京城当处长的故事,说着我在淮县当局长的美好回忆。突然间,一阵清香扑鼻,一个女声:子业,你真的来了!循声望去,一个丰满高挑的女孩儿朝我们走来,黄子业“腾”的站起来,扭头就要外面跑,女孩儿紧紧跟上,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俩人已经消失在夜色里了。我恨恨的,提起酒瓶喝一大口,想到,有女孩子粘着是我曾经多么渴望的一件事,忽然又意识到,爱情好久不见了,大概她走迷路了吧。突然想起一个人,心“忽”地沉下去,久违了心痛的感觉。我提起酒瓶又是一通猛灌,眼前天旋地转起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5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3-26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看到总局王君局长时,我惊呆了 ,太写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GMT+8, 17-4-28 04:45 0.058537 s, 33 queries , M On.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