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ZN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热搜: 面试 经验 真题
楼主: 八旗王爷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诚惶诚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6-7-6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6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宴是一场大局,既是对午宴接风宴的补充和总结,也是对感情融洽的提升和凝练,同时涵盖了为王晴送行的意义,标准是团结的宴会、热烈的宴会、令人记忆深刻的宴会。我知道晚上必然是一场恶战,偷摸的去门口小卖部买了两瓶酸奶先护护胃,回去递给王晴一个,王晴看到酸奶,掩口一笑,想不到你还挺细心么!我贫到,护花使者么,都愿意化作春泥更护花,况一瓶酸奶乎?王晴笑的花枝乱颤,发丝上的香味飘入我口,沁人心脾。我调整心态,说,晚上你悠着点,不行就偷偷懒,喝点饮料。王晴笑着,嗯嗯,表示赞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6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县局餐厅5楼一整层,就一个包间,平日并不开放,只有重要领导到访才会启用。
一出电梯门,正对着装饰考究的包厢门口,镶红橡包裹的门边,门楣上方书有刚劲鎏金体:锦绣厅,门口两侧摆放两支古色木质盆景架,各托着一株茂盛的君子兰。迈进门廊,先是空间开阔的迎宾厅,两边摆放了古色古香的中式长条座椅和台几,迎宾厅呈东西廊式格局,径深达十数米,地上铺陈米色地毯,大厅正中间西域花色图案波纹式散开,在金色大灯照耀下显得愈发雍容,虽然是五楼,但是房间挑高极高,给人特别宏阔的感觉。这还没入到里间宴宾厅已经感觉感官受到极是冲击,还是没见过世面啊,我心里暗想。
马向阳和班子成员已经悉数到场等候,见到我和王晴步入厅内,起身走过来迎接,马向阳说,王主任和柳副局长是首次莅临,先让我向二位领导介绍一下我们的文化建设情况吧,马向阳说着引导我们至左右两侧,我这才关注到原来廊厅两侧是浮雕,在马向阳的介绍下,知道这是专门请工匠按照要求打造的一款天然石质浮雕作品,展现淮县县局成立以来的业务文化,和廉政文化。我私下想到,这么大的投入来展现廉政文化,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题材啊,估计一般干部也欣赏不到了。
一干人等欣听完马向阳介绍,步入宴宾厅,又是一番谦让才坐定,马向阳坐主位,王晴和我一右一左分列两侧,代表主宾、次宾,右左手边依次是一副局张伟、二副局余德新、三副局田建立、四副局刘文定、五副局李海山、办公室主任徐善才,接待办主任姚红坐主陪席。酒桌文化博大精深,其中座次文化又首当其冲,其实关于座次各位早已心中分明,但每每还是要互相谦让一番,先坐后坐、坐此坐彼,不胜其烦,好不热闹,先坐的人知道自己需要先坐,后坐了反而不开心,可还是需要推推挡挡,谦让的人也喜见这种谦让,否则心里也是一个心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6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LZ快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7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的文化,酒场如战场,酒品见人品,酒桌之上,主宾双方如战场敌我对垒,敌攻我守,敌守我攻,各种手段策略大施展,当然酒量也应该是必须的硬件。各规则玩法下都重视的一个场合便得到各路英豪的着重看中,在淮县这个盛产名酒的地方,这种文化尤盛。
晚宴幸好有王晴顶在前面,否则以我小身板,必然会横死包厢。王晴用专业的十八首山歌换来了马向阳班底的十八杯豪饮,这大大消耗了“敌方”战斗力,但即便如此,以接待办主任姚红为主攻手的马向阳团队依然发起次次冲锋。姚红四十岁左右,近170身高,波浪卷发,薄施淡妆,身穿一件藏蓝色连衣裙,身穿非常好,胸前涌起,令人遐想无限。接待办这份工作我初入省局的时候也曾经做过,外界看来接待办无非就是安排吃吃喝喝,围着领导转,照顾好领导的日常就好了,实则不是,别的不说,单就宴席一役就特别有挑战性,一般而言,宴请对象大多为各线出萃人员,绝非等闲,多数情况下,各路宴请对象并非关系熟稔,如何将这些人员在短时间内拧就一股,调动气氛,符合领导预期和期望,是需要丰富的人生阅历、深厚的文化功底、见风使舵的灵活、反应敏捷的思维,外加强大的内心和顶得住压力的高情商,普通人难能胜任。接待工作干多了,加上后来在研究室的工作下去调研机会也多,全省64个县的县局接待办负责人我几乎都见过,但是如姚红这样的奇女子,当首屈一指。说姚红的奇,一奇在其气吐如兰,话语精巧机妙恰到好处,不时还会旁征博引,引得几句古诗古词,据说她最擅长的还是毛主席诗词,情绪所到,可以大段大段的背诵吟诵;二奇在于她对酒文化的理解渗透和对酒场气氛的精妙把握,她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掌握酒场的节奏和氛围,善于调动情绪,又善于煽风点火,马向阳的重要宴请工作几乎已经完全离不开姚主任了;三奇在于她的酒量,据称没有人见过她醉酒过,她从来都是一幅清风拂面的表情,多少杯酒也不能引起她面部表情的起皱和扭曲。与王晴相比,姚红给人的感觉是多了一分红尘气,但风情更盛。姚红的劝酒行酒技巧如果全面记录下来,那绝对是一部教科书,可也无法复制,只能让人体会反复玩味,大呼有意思,在姚红的酒杯面前,男人无法拒绝,甚至是欲拒还迎。
席毕,我和王晴都有些朦胧醉意了,徐善才和姚红分别送我们俩回隔壁招待所,再三关照后,他们才放心离去。我躺倒在床上,突然之间心明如镜。我有一个特点,哪怕就是烂醉,也不会失态,心中始终有盏明灯,让我不致心迷。我得琢磨琢磨我这半年要干点什么,怎么铺陈开去,不能像若干年前那样,大把大把的浪费着大好的时机,我想,我应该要努力振作,是时候把握自己命运了,因为我不甘就此沉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7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LZ,主人公要雄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7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一早,我特意安排了一个早餐,说好了没让马向阳陪餐,主要是想单独表达一下对王晴的谢意。说实话,我知道我这次长期调研换挂职,王晴绝对是帮了大忙的,除此以外,政治部三位掌权大爷都没此心意,一跟我无交,二乐意卖钱副主任面子,三不想折腾出事项打这种签报,唯独以王晴之机灵敏锐把握此项事情的风向,巧妙作了施展。长期调研是贬谪,而挂职就不一样了。想必钱明白过来挂职的事项以后,生米熟饭也难以回天了。此外,我曾经怀疑过是不是BOSS过问过这事儿,后来一想逻辑不对,以我对BOSS的理解,他应该没有那么细致的心思去为我铺路的。除非是我自己铺陈好了路口,给他选个方向。
淮县这个地方历史悠久,最早也是漕帮驻脚的重要据点,因漕运而兴,然而近代以来,漕帮经济势力过大,为了保障自身利益,千方百计阻挠新兴运输方案的建设,导致铁路线西移100多公里,也贻误了最佳的发展机遇,而至落败,真可谓兴也漕帮败也漕帮。近些年,随着新修建的高速路网的发展,淮县经济也取得较大进步,但是与邻邦相比已经失去经济比较优势。经济的发展从来与社会的进步并不并驾齐驱,淮县民间饮食文化极为发达,一个早茶包点就可以分成七种吃法,相传古人在吃早茶包点方面特别讲究规则和程序,一定是第一道清口茶,无论茶香如何沁脾醒神,只能一口,第二道开胃茶,其实是一种早点汤,和进甜醋少许,一口下肚顿觉味蕾绽放,只待张口来食。第三道是吸管开包,就是将吸管插入热气腾腾的包点,吸吮其内汁液。第四道才是拿起包点,咬上一口。后来李善才给我介绍这种吃法的最初是源自床底之欢,各种规矩和程序,譬较床上开工之前戏,前戏愈充分,则能愈调动起人的情欲,最后的实质内容也才能愈加饱满丰富。我认为李善才这是一种揶揄,不过也倒觉得很有道理。
我和王晴挑了一个包厢,坐定,也并不讲究这些程序,其实主要还是想交流,便稍微有些怠慢这些美食。我说,晴姐,这次我逢凶化吉,说心里话,是真的要感谢你。晴姐之称源自最早我调动工作那会的称呼,因有求于人,特意做小,后来一直懊悔不已,这一是把人叫老了,再一把“距离”拉大了,可也无可奈何,只能顺着叫下去。王晴抿嘴标志性的一笑,说,不用谢我,这段时间江湖水深,群魔乱舞容易误伤,你到这里来总也不是坏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16-7-7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1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是好文,可惜太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12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淮县县局上班第一天,一大早的没什么事,就提前到了局里,在院子里先兜了圈看看。上班时间一到,我先是到办公室找办公室主任李善才,他交待过的,先给我安排办公室。李善才一个人一间办公室,门开着,他正皱着眉头盯着电脑,见我进来他站起来迎接我,给我倒了杯茶水,请我坐下。李善才很年轻,酒桌上我们已经交流过了,他长我八岁,为人谦和谨慎,我喊他一声兄长。
在省局,一个四十岁的部门负责人很正常,不必过多的去解读和猜测,但是,在县局,每一个部门负责人背后都可能有一串故事,尤其是年轻的部门负责人,我想,以李善才的“年轻”身份担任办公室主任这一要职,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后来慢慢得知,李善才是县局里唯一一个没有一点根源却成长“迅速”的干部,他来自县西山区,往上数三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李善才是省财专毕业,分配到市财政局,业务局分立的时候自己申请到淮县来,县局新成立人手不足,能干的李善才又积极主动又吃苦耐劳,进入领导视野,这才走上了一条上升通道。
按照县局的安排,我作为省局下来的挂职干部,待遇是一定要过的硬的。跟着李善才,我到了六楼局领导办公层,这一层是局领导专用办公楼层,目前局里领导按照一正五副来配备,除了局长马向阳占用面积最大的套间办公室和常务副局长张伟占用面积小点的套间办公室以外,其他四位副局长都是单间办公室,这一楼层还空着不少办公室,但都未启用。从楼梯上到6楼,通过长长的走廊,最尽头是局长办公室,然后依次是几位副局长办公室,我被安排在最末端的办公室里办公,进的门去,办公室里已经被打扫干净,办公电脑也是新启用的,旁边的书橱里也摆放了些业务用书。我心下想到,这个李善才心还是很细的,办公室主任的角色就是诸事停当,无论巨细,安排周章,有些暖意。
安排好办公室后,又跟着李善才熟悉了一下环境。这才发现,6楼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整个楼层有两部专用电梯,电梯可以直接通往一楼,出了大楼通过专用阁廊通往领导停车区。
按照李善才的安排,因为局里车辆有限,我就不配专用车了,我需要用车直接跟他说,他安排办公室司机做好服务工作。
一圈下来,已近中午,坐在自己宽敞静谧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宜人的风景,感慨万千。我自嘲的想到,自己也并非从未见识过繁华,从帝都到省城,一度也曾有过职务,也一度围绕在权利最核心,也见证了很多大事的决策,参与过很多重要事情的推进,自认胸怀四野、视野开阔,淮县里的这么一个小小县局,在以前我可是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当初马向阳咧开大嘴,夸张着伸出大手来跟我握手的时候,我也只是顺水蜻蜓做个假意,可来到淮县县局的这两天,我有些感受到了权力的真实魅力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7-18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 工作变动,烦事一堆,实在没时间更,暂停一段时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8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旗王爷 发表于 16-7-18 09:02
最近 工作变动,烦事一堆,实在没时间更,暂停一段时间

写的挺好的,但愿不要弃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8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爷请尽快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8 19:53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人墨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8 20:25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吊胃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8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19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8-3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太监,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不会更的太频繁,谢谢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8-3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淮县可不是来观光的,是带着任务来的,六个月后回去的时候,我得带着完稿的课题材料、完备的调研数据,甚至是可以形成一个特定的案例,最好形成一个系列档案,存放在县局,或者我带回省局都是最理想的了。
马向阳的热情仿佛是随着王晴的离去,也飞入九霄。一连几天,没有人找我开会,没有人找我安排工作,我仿佛是一个空气的存在,整天窝在安静宽大的办公室里,只有用餐期间才去食堂,跟认识的有限的几个人打打招呼,至于马向阳他们,晚宴以来就没有见过面了,包括午餐时间。后来我才知道,局领导都是有小食堂的,有专门的大师傅给他们开小灶。而我,作为一名带文下来的挂职副局长,居然堂而皇之的被排除在这个小“福利”之外了。
吃什么、用什么,甚至在哪里办公我并不在意,在意的是这种情形之下形成的氛围。我不在意的东西有人会在意,这种“在意”无形之中就会转化成一种身份的象征,或者是强权的载体,如果一开始就形成了这种局面,王晴的用心良苦也只能是打了水漂了,一无身外的我又怎么去开展工作呢?别说六个月,六年都未必能打的开局面。
时光不等人,这么晃着,我虽然也并不反感——以前在省局也晃了好几年了,早已习惯,现在反而不喜欢折腾——可现在不同,我被摁在这里了,我得出点成绩,否则我如何跟王晴交待,又如何跟研究室交差。我决定去找马向阳谈一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8-3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几天马向阳“隔空”的这种趾高气扬,有一些意味,并非无意。我贸然前去,倘若他扔我一枚“软钉子”抑或是搪塞了我,那我下一步的打算就会显得特别被动,被动之下如何采取第二步策略呢,于博弈,直接觐见非优选。
我在办公室里琢磨了小半个下午,反复与内心那个吊儿郎当的“小人儿”和那个胆怯害羞的“小人儿”进行斗争,最终我还是决定采取折中的手段。我打算从李善才这里打开一个缺口,办公室主任嘛,弄的好了,比副局长好使。
我通过内部信箱给李善才编辑了一封信:忙否?晚上有空么?
刚要点击发送,又觉得有些不妥。删掉编辑好的邮件,拿起手机编辑短信:善才兄,晚上一起喝两杯?编辑完短信,手指悬在“发送”键上等了几秒,索性还是删掉了。
捱到下班,我刷新着OA通信栏里每个人的小头像,有几个总是习惯晚走的家伙头像依然闪亮在上面,也不知他们蹲在办公室在干什么,机关里的加班通常意味深长,各有不同,比如在省局时候的我,是为了能多享受片刻的安宁,不想回到那个令我感觉压抑的“小”家。
突然,李善才的头像变成了灰暗。我立刻起身,锁好门,大步朝“专用电梯”迈去,走廊里一片寂静,我的皮鞋砸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久违的节奏明快、步伐有力,我挺喜欢这种感觉,但,仿佛也有些陌生。
下到一楼,我放慢脚步,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的走出大楼,绕过大院里的中间花坛,走到院门口,跟门卫老解打了个招呼,随手扔给他一支烟,给他点上,随便应答着老解几句。远远看着李善才推着自行车走出车棚,看到我,径直朝我走过来。柳局长,还没下班呢!李善才远远的就说着。我说,没呢,这不跟老解请教哪里有特色小吃呢。李善才嘴角一翘,说到,柳局长,我带你去美食街看看吧,那边净是特色小吃。没想到事情进展如此顺意,李善才还是厚道啊,忙说,那太好了,那太好了,真是馋人有馋福啊!说着,我和李善才走出院门。
淮县并不大,局里离美食街也不算远,很快就到了,我提出请李善才喝两杯,李善才倒也不推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跟我一同走进美食街,挑了一个带包间的饭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899 )  

GMT+8, 17-3-23 08:11 0.080591 s, 34 queries , M On.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