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ZN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热搜: 面试 经验 真题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别了,辽宁高院,别了,我的公职生涯! ——致敬我的公考生涯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6-9-7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天没有更新帖子了,辞职报告党组会已经批了,正在做离职手续。另外,临走前最后算是帮同事忙吧,来广东保全了。周二的飞机,原本4个小时,结果由于天气原因迫降长沙黄花机场,最后折腾到后半夜才到珠海,等回沈阳的,我继续更新我在辽宁高院工作以及投简历离开的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7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独角兽 发表于 16-9-5 16:48
不小了,我今年已经34周岁了,离35周岁就差一年了!

牛人一个,勇气可佳,实力雄厚!相信你未来一起雄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7 20:51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我也是想去金融行业的法检人,已收藏,等待楼主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8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速速更新啊 强烈围观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9-8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独角兽 于 16-12-4 14:56 编辑

别了,辽宁高院,别了,我的公职生涯!

——致敬我的公考生涯(十一)

      面试结束后,我返回天津。向单位及领导、同事们告知了我已经通过面试的消息。后来陆续的录取公示出来。我所报考的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某职位计划招15人,最后我的综合成绩居第三位,比第二位少0.1分。这个结果基本在我意料之内,上岸就足够了,在分数问题上我没有那些传说中的面试大神们那么纠结。

      题外话,若干年后我曾经遇到一个笔试优势很大,又希望以总成绩第一被录取的面试者。我十分惊讶于她的“纠结”,惊讶于她竟然如此看重这种我看来完全无用的面试分数和排名问题。她向我讲述了她希望通过面试分数和排名以“证明”自己的想法云云。再后来,当我看到网上众多所谓的自诩为公考“大神”的人,炫耀自己的笔试分数,炫耀自己考取低级别单位的进面次数,甚至自诩为面试某市某县甚至是某考场“状元”的时候,我惊讶于他们自吹自己如此传奇牛逼的经历,竟然都只是考取了一个县处级单位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了他们所认知的世界与我是完全不同的。我曾在天津、在辽宁接触过相当多的公考牛人,他们可以轻松考取厅局级、省部级甚至是正国副国级单位。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根本不会在意自己的笔试、面试分数和排名,只是默默选择最牛逼的单位,考试、通过、上岸,仅此而已。

      从面试结果出来,到入职,这个过程耗时很长。我记得我应该是10月底接近11月份面试,直到第二年的2月28日,我才在辽宁高院入职,中间间隔了农历新年,大概有小半年左右了。自公示、体检等程序尘埃落定之后,我一如既往地按时上下班,按时打扫办公室、一切如故。我更加珍惜自己的天津时光,也学会了用更加平和的心态去看待自己的这一年半多的天津经历。正是这一年多磨炼,让我从一个刚刚走出学校的机关菜鸟,变成了一名谙熟机关流程的公务员。我对机关工作认识得更加理性,不会再有那种愤青的情绪,虽然我依旧会批判值得批判之事。那段时间,我也反思、整理了一下我在天津工作的所得、所失,在此奉献给论坛的朋友们,我相信,这会比公考面试中的人际关系题目更加深刻。

      第一点:永远不要高估考上公务员的经济变化。在我考上公务员之前,我身边亲友对公务员认识多是非理性的。加之部分东北人用语夸张,好吹牛,因此误导了刚刚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我。我用我过来人的经验告诫那些还没有上岸、或是即将走入公务员队伍的朋友们,其实,公务员收入只是社会平均工资而已。那些骂娘、骂公务员的愤青们,都是些连社会平均工资都实现不了的LOSERS,只有他们才会对公务员的社平工资羡慕嫉妒恨。理智的人们,请千万别被愤青影响。记住你们最穷的时候绝对不是在念书期间,而是在你刚刚参加工作、几个月还没发工资的时候。

      第二点:巧妙处理好机关的人际关系。机关的人际关系,不是让你对谁都只会说是,而是让你尽量不要因为无谓的小事得罪任何人,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越是在大机关中,机关的人越谨慎。在省一级的机关单位中,基本上都养成了关起门来说话的习惯。当然,机关中肯定不会一团和气,但是作为新人,你不要卷入到任何领导之间的矛盾中去,新人尽量不要站队,因为你是最容易掉队并被立威的对象。

      第三点:千万别得罪直管领导。在机关里,领导最大。除非你有更大的靠山和背景,否则,领导可以决定你相当多的方面,而这些方面还都是在他权限裁量范围之内的。这里所说的得罪,也包括坏了机关规矩。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记得刚到天津入职不久,有次需要办个事情,也是和入职相关的。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是局长的司机,和我年龄相仿,关系也很好。我便求他开车送我一段,没想到这个哥们居然开出了领导的车,而我那时候虽然觉得不妥,也觉得有求于人就不要挑三拣四了。结果,车刚开出单位,迎面被局长看见……若干年后,看到某机关段子,说一个单位正职带着四个副职去开会,会后散场,发现只有两辆车。结果副职们无论正职如何要求,坚决不和正职同坐一辆车,宁可四个副职挤在一辆车里(还有一个司机)回去了,这就是机关里的规则,绝对不能僭越。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我可以提取的积累了一年多的公积金,这是我工作一年多来得到的最大一笔收入,当然了,还有一个直辖市的户口,我的子女可以享受天津市百分之二十几的一本录取率了。从这个角度看来,我在天津这一年多的收获也还是可以的。更重要的是,我更加能够忍受工作中所出现的种种不如意。在我以后的辽宁工作生涯中,当我遇到不如意的时候,我会了倾诉、发泄情绪,更重要的是学会不断磨练提升自己。只有当你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时,你才能更加淡定地回头去看自己曾经遭受的不公和折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9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楼主文字功底不错,逻辑思维能力挺强。一段话都写得比较长,比较有逻辑性,一看就是辩论高手。因为高手喜欢将一段长长的带有逻辑思维的话,让听者慢慢理解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9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前看了一个朋友写的帖子,每句话都很短,看楼主的文章感觉的出楼主是个有故事的人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9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关注楼主的帖子,不知道有没有完结 请问一下楼主办的是辞职不是调动手续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9-11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一方13 发表于 16-9-9 10:24
一直在关注楼主的帖子,不知道有没有完结 请问一下楼主办的是辞职不是调动手续吗?

不可能是调动的,我不是从一个公务员单位调动到另一个公务员单位,而是拿到了一个新的OFFER,需要辞去公职,去新单位报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2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更新好慢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2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的像楼主一样的有为青年跳出了体制,也为我下一步跨出体制增添了动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2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独角兽 发表于 16-9-11 10:29
不可能是调动的,我不是从一个公务员单位调动到另一个公务员单位,而是拿到了一个新的OFFER,需要辞去公 ...

对哦 我傻了 看成了你从天津调动到沈阳的手续怎么办的 等更新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9-12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独角兽 于 16-12-4 14:57 编辑

别了,辽宁高院,别了,我的公职生涯!

——致敬我的公考生涯(十二)

    初回辽宁工作,一切都是让我兴奋和满足的。

    首先,2011年的沈阳我觉得还不算堵车,相比较天津核心区那种高峰时期寸步难行的窘境,我觉得沈阳的交通还算是蛮好的。

    其次,我不会再孤独。作为一个天津的双外人士(外地高校、外地人),我在天津的生活是相对无聊和寂寞的,而回到沈阳,我有很多的同学和朋友,有很多的亲属。不需要在逢年过节奔波在路上,这些让我觉得更加有安全感。

    再次,省院的收入相对还让我满意,大概工资有3000多,算上什么补贴,大概有个小5000块。如果考虑房价收入比的话,明显比天津划算多了。我在天津居住的老居民区,当时一个单间的月租大概在1200左右(还要租客自掏取暖费),房屋单价在20000每平方米以上。而沈阳当时房价不过7000,月租一个同样的单间价格也就是700左右。

    最后,省院的福利真是不错,单位的浴室、游泳池、洗衣房、擦鞋房、超市、理发室,以及提供三餐服务和外卖服务,让我真正感觉到了做公务员的幸福感。

    除此之外,作为全省三级126个法院的最上级法院。在辽宁范围内,省高院基本上处于挺牛逼的地位。全省的法院都是我们的下级法院,哪怕是对省院的一个小科员,中院和基层院的领导们都是说话客客气气的,喝酒的时候,基本上是和中院的庭长们、基层院的副院长们共坐一桌,按照一个标准喝酒的。个别好相处的领导,还会与你称兄道弟。这些待遇都是基层的小公务员们所体会不到的,真真可以满足机关年轻人心底小小的虚荣心,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按照省法院的老法官们的人生轨迹走下去。书记员到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科到正科、副处、正处,如果运气好,有领导赏识,说不定当个庭长乃至下派到中级法院当个一把手,这就是我曾经预判的人生轨迹。可是慢慢地,我发现了一些让我隐隐觉得不爽的东西!

    首先,就是分部门。我们当初几十人一起考的省院,条件不同,有原来老的省院人考编的,也有应届生直接考省院的,还有工作两年以上的考的,基本上在分部门时候,遵循着本地优于外地,省内优于省外,特殊优于非特殊的原则。很多年后,当我再想起这次部门分配时候,不禁暗暗佩服该分人方案的“合理性”。我被分配到了一个相对鸡肋的部门,不是最忙的,也不算多好,基本符合定位。我本来是无所谓的,觉得不过是工作,也不是干一辈子的。谁想到,原来一入部门深似海,我直到离职都没有变动过。想来也是,我的不少同事,在一个部门估计干了快十年了。所幸我所从事的工作还有一个小部分是有点技术含量的,不然真的就废了我了!

    其次,福利不断降低直到基本清零。曾经享受了一些待遇,比如过年发一些年货之类的,好日子没两年。风气为之一变,到现在基本上过年过节福利为零。偶尔某年中秋意外发上几块食堂做的月饼,连月饼盒都不敢配,套个塑料袋就拿回去了。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不断下滑的外部环境。东北这几年经历了什么,想必我也不用多说。其实,早在我念书时候,我就很困惑。按照东北的GDP以及人口,基本上可以达到相当一些省份人均GDP的两倍了,为什么代表着社会平均工资的公务员收入,远远低于这些省份呢?特别是横向比较了我在很多省份当公务员的同学们,我发现东北的公务员收入基本上是全国最低水平的。不要说和湖南湖北四川这样的省份相比,就是和江西这样的省份相比都没有优势,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这种困惑曾经困扰了几年!

    由此,我的幸福感开始下降,我对公务员职业的满意开始动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2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3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4 00:18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亏大啦,毕业没出来感受生活直接进入的人,都是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4 07:47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吊 发表于 16-9-12 22:20
江西,哎!

中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9-14 07:51 [发自移动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完美的工作,幸福感和满足感要通过对比才发现。期待楼主更新步入体制外工作后的心路历程的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9-1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同学在江西当公务员,09年考入的,赶上了内部购房的好事。南昌的房价可是在一万以上啊,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后悔了,不如当年毕业先考江西干两年搞套房子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9-14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独角兽 于 16-12-4 15:21 编辑

别了,辽宁高院,别了,我的公职生涯!

——致敬我的公考生涯(十三)

        兼说法院这些年!

        早在念书期间,受益于行政管理专业出身,又与年长我许多的研究生同窗们交流学习,我就得以提前了解到了公务员体系内的几个系统的区别。

        一、法院和检察院系统。这是法科学生最专业的去处,也是多数法科学生向往的领域。在我念书及考公期间,法检的热度是很高的,分数也相当可以,吸引了不少优秀学子加入。当然了,法检系统有着明显缺陷。晋升途径单一,缺少其他政府机关之间相互交流的机会。且法检级别低,人数多,实在不是体制内爬级别的良好去处。

        二、法院和检察院的横向对比。那个时代,法院工作量大,检察院相对较为轻松。当然了,现在也是如此,检察院的工作量远远不能与同级法院相提并论。但法院福利待遇相对于检察院会好一些,因而也能形成一个相对平衡的态势。法科同学们中,有那种性格活跃,愿意东奔西跑的,往往报考法院。那种性格稳重,做事特别循规蹈矩的,往往愿意报考检察院。我当时同宿舍的一个同学,考的海盐县检察院。他就符合检察院的性格特点,我们都开玩笑说他是因为政治老师出身,所以特别保守。后来我去海盐看他,果然他开的车子也符合他的性格。德系大众,中规中矩。

        三、党群、政府系统。法科毕业生一旦进入这些部门就意味着基本上法律专业要被荒废了,从专业性的培养上,党政口是远远无法与法检口相比的。但是党群、政府系统的上升空间和通道绝对是要大于法检系统。如果仅就从事公务员工作而言,党群绝对是最优的去处。以我曾经工作的天津单位为例,副局级配置,我所在的部门是正处级处室,我离开的时候,处里一个处长,一个还有几年就要退休的正处调,算上我一个兵,总共只有三人,连副处长都没有。后来,我到辽宁高院工作,一个庭室基本上都要十几人到二十几人,也是正处级配置。我一个同事的老婆,省委系统的,学历、院校也没有什么优势,但就是比我同事晋升的快,主要源于级别高、人员少。一个处室,只有几个在编人员,基本上晋升副处调都没有人竞争,这种环境下,自然提升得快!当然了,相比较而言,检察院由于人数相对于同级法院要少一些,因此晋升的空间是低于同级党委政府,但高于法院的。

        还是说说我的辽宁工作经历吧。自从2012年回来辽宁后,我就经历了法院诉讼爆炸阶段。我所在的部门年案件数量自2011年的170多件,迅速攀升到300件左右,到我离开前一年已经有六百多件,估计2016年下来全年能上千件了。绝大多数的时间,我都是独立支撑着我所在部门的辅助工作,这也算是省法院的一个奇迹了。没有哪个审判庭只有我一名司法辅助人员。

        为了应付不断增长的案件压力,我只能不断提高自己工作的效率和熟练度。经常情况下,早上弄了一杯豆浆,忙到中午吃饭才想起来原来一口都没来得及喝。我也弄了一套茶具放在办公室里,结果只是象征性喝了两回,就被搁置落了厚厚的灰尘。通常意义上,我甚至都是快步甚至跑步往返于院内各部门完成我的工作。甚至动用私人关系自掏腰包联系辽大的法律专业实习生帮助完成工作。

        每一年的年终终结,我基本上都会用固定的一句话开头“今年是我来到辽宁高院后最忙碌的一年……”。年年如此,年年都突破自己的身体极限,以至于每年到年终结案完成后,我都会经历一次严重的胃肠感冒。正因为如此,每当有人指责所谓公务员都是看报纸喝茶水的时候,我总是特别的激动。难不成社会矛盾都是你们这种傻叉解决的吗?就在我离职前的一年,2015年年终总结个人全年共归档案卷460个。这个数字可能对于法院的外行来说没有任何概念,也可能对于一线城市的法院来说,也不是特吓人。但是在辽宁,特别是在辽宁高院,我可以自豪地说,虽然不敢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归档记录了。基本上相当于其他辅助人员2-5倍的工作量了。

        年复一年如此辛苦且大强度的工作量,并没有换来我想要的认可。由于不是核心部门,工作量再大,院领导们也看不到。五年下来,我疲于奔命,弄不完的案卷,只升不降的工作强度。庭里也申请向院里要人,只是各庭人手都不足,有的部门甚至缺编三分之一,这种情况下谁愿意来这个非核心部门呢?记得去年,我趁休年假的时间,回到武汉向研究生导师表达了希望能够继续进修的想法。虽然导师同意了,可是我也很清楚。只要我在辽宁高院一天,我是不可能从繁重且单调的工作中解脱一些来继续我的学业的。


        还是说说核心问题吧,我为什么要离开。

        省法院的法官不容易当,这个我可以理解。基层法院基本上通过司法考试,就获得办案资格,就可以审案子。而省法院不同,按照省法院之前下发的文件,省法院任助理审判员的条件是3年省法院工作经验+副科+通过司法考试。没办法,谁让省法院的法官起步就是一级法官呢,基层院的庭长们,甚至是中院的审判长们能达到这个法官等级就不错了!

        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着急通过司法考试。因为我自信于这个考试不至于会难住我的。不过是一个通过率百分之十以上的考试,对于百分之几通过率的公务员考试,我都轻松拿下了,司法考试又算什么难事呢?即便我提前通过了,也依然要等到3年时间。况且,繁重的工作让我怎么能抽出时间去复习呢。头三年,我都没有复习,直接裸考司法考试,分数也还凑合,裸考都能考到将近330的分数,卷一都能及格。不过,时间到了2014年,我意识到到了我必须通过的时间了。于是乎,向所在部门领导申请了一些时间,同时保证不会耽误工作。就这样,我边上课,晚上回办公室加班,继续着我的复习。

        老天爷垂怜!!!!虽然我明显感觉这一年我的复习根本不充分,甚至还达不到2009年我在天津那年复习的程度。严格来说,我其实连真题都没有做完一遍。不过,真的,奇迹发生了!就像2010年我的公考奇迹一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总会在我的人生路上出现。

        每次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上帝总会给我打开一扇窗。我都以为自己要重头再来了,甚至我都没有关注什么时候可以查询成绩。直到上午接到同事的电话,问我成绩如何,我才想起来可以查询成绩了。没想到,我的司法考试居然通过了,而且还不算是踩着及格线过的!!!!!!!

        我的卷一答出了120分+,哪怕我的卷二和卷三加起来只有160分+,但我有卷一就足够了。就我这个成绩,有同事开玩笑说,有卷一这个分数就是一条狗也能通过。的确,压根我也没有觉得司法考试能拦住我。作为一名历史老师,我对我的法制史部分是很有自信的,加上这么多年文科类考试作答技巧的培训,终于,我在最需要的时候,在最后的关头通过了。

        通过后,我满怀希望等待着我的工作迈入一个新的阶段获得进展,自己可以拥有独立的审判权。然而,院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改变的意思。渐渐地,省院的年轻人变得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敏感。为什么文件确定的东西都不兑现,原因是上一任院长走了,他没有给我们解决这一问题,新来的领导,呵呵,我操!

        司法改革声渐近,我们这些已经符合条件的年轻人迟迟等不到希望,等到司法改革开始,我们就彻底没希望了。于是乎,记不住是具体什么时间了,也许是2015年年初吧。省院的年轻辅助人员们集体到院长办公室去请愿,要求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为我们解决助审。

        请愿的过程很奇妙,据说整个辽宁法院系统都听说到了这事件的一些细节,有想知道的去打听一下法院的朋友吧。

        领导先是表达了对我们水平的不屑,认为我们还需要提高法学修养,要去期刊、报纸上去发表文章才够格。继而为我们秀了一把英语,暗示我们的国际化视野还不够。然后给自己的女儿吹了一通牛逼,什么全上海市仅有的十个优秀毕业生之一云云(后来我实地走访华政,发现一墙了的市优秀毕业生名单,哪有那么珍稀?)并暗示我的女儿如此英明神武,尚且只在基层待着,尔等何德何能,恬据省法院高位,还想得陇望蜀??最后表达自己日理万机,思考的都是司法改革层面的大事,大事都忙不过来哪有精力估计尔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去去,休要在此聒噪,叨扰本大人思考人生,就把我们推了回去。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曾经规划的职业生涯要改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GMT+8, 17-4-28 04:38 0.061677 s, 34 queries , M On.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