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936|回复: 78
收起左侧

《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一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3-4 10:41 | |阅读模式
      


  我的帖子《80后女公务员的悲欢之路》在天涯论坛上发了几个章节之后,点击率在短短4天的时间突破百万。在发完文章四分之一内容之后,因不想影响到自己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停止发帖。
  弃楼之后,虽然我没有再发只言片语,但是也常常会回到那栋高楼去看看。网友的呼唤不绝于耳,很多私密信息、留言仍然源源不断地发到了我的信箱,跟帖也越来越多,就如网友“凡语”所言:“连弃楼后都能翻5页,厉害啊!mark一下,偶尔来期待下楼主重建!”
  这样的期待是很多网友的心声,我可以解释一下,网站中的一页就是100条留言,所以在我弃楼的那几天里,仍然有数十万网友浏览了我的帖子。目前,弃楼后已经翻了13页,也就是弃楼后仍有1300余人给我留言,另有几百个网友给我发了私人信息,表达的主要意思就是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用我的行动和经历去帮助大家建立信心,面对现实的困难。
  网友“我是随云”的留言让我颇有感触:“从文字中可看出楼主很真实很积极,对你而言,仅是回首来时的路而已,但你的文章却能在给予别人帮助借鉴参考之外,或许带给别人的是一生的转折!”
  网友“mwr2008”是这样说的:“你有自己的追求,始终上进、不放弃自己;有自己想法,爱思考、勤奋……你所经历的,引起了很多正在基层工作的大学生的共鸣。也许他们和你一样勤奋、拼搏,也许有的已经迷失了方向。但如果能看到你的经历,我想他们能更好地激励自己,看到希望,我想这也是楼主的初衷,也是对你自己的一个肯定。所以我觉得这个帖子的意义就在于:激励或者唤醒那些已经失去梦想的青年人,毕竟这个社会需要榜样去激励周边的人!”
  大家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很犹豫,感动之中我很想把下面的10万字再发上去。但是我又担心网络巨大的力量:无数次有人表示要将我“人肉”搜索出来;如果我再继续发帖,只会让自己更快更彻底地暴露在公众视线之中。
  在我左右为难之时,很多出版社和文化策划公司的编辑找到了我,大概有12家吧,我懵懵懂懂地不知如何是好。很多编辑都很热心地提供好建议,打消我的顾虑,也做了很多前期工作,让我感到十分温暖。最终,我选择了人民日报出版社。说句实话,这家出版社给我的版税、起印册数都是最低的,但我还是选择了人民日报出版社,除了它的权威性和专业性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将最纯朴、最真实的文章展示在大家面前。我希望自己的书能唤起更多人的共鸣。
  如果纯粹出于利益的考虑,我完全可以签约为我提供更优厚条件的出版社,跟一些大型商业出版社签约,他们会炒作、会宣传、会大力营销,书的销量和我的收入都会因此大增,但这并非是我的目标。
  对于我出版此书,也许会有人不能理解,追逐名利的评价也好,贪图利益的说法也罢,反正我坚持自己的内心就好。而且,能跟大家分享我的成长经历、喜怒哀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如果能给一些迷途中的人一点指引,更是让我体会到“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快乐。
  更何况,我一向很喜欢阅读纸质书籍,很开心将这本有着淡淡墨香的书呈现在各位读者面前。

                                                                     林依尔



                     目  录
1.无奈抉择——迈向公务员之路 / 003
2.不知所措——隆重的欢迎仪式 / 005
3.酩酊大醉——最终戏剧化的报到 / 007
4.权力交锋——书记还是镇长 / 009
5.独自面对——走向新的征途 / 012
6.深夜的泪——最初的乡镇生活 / 015
7.人心险恶——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 021
8.摇摇晃晃——乡镇公车留下记忆 / 025
9.书记其人——一正一负两种看法 / 028
10.天道酬勤——原来是骗人的把戏 / 034

11.收获友情——享受另一种获得 / 038
12.平凡岗位——基层干部默默坚守 / 042
13.猫和老鼠——工作中的智力游戏 / 044
14.清明时分——演变为合法纵火节 / 049
15.祸国殃民——如果领导水平不高 / 051
16.琐事难挡——一不小心背上了黑锅 / 055
17.书记调任——见识到了人心冷暖 / 057
18.夺权大战——这个战场没有硝烟 / 059
19.情场失意——无可奈何花落去 / 062
20.觥筹交错——可恨的杯中之物 / 064
21.永不放弃——困难赐予我财富 / 068
22.把握机会——做个有准备的人 / 070
23.虽累犹乐——新单位的第一天 / 072
24.清晨清洁——为何当初不学家政 / 077
25.逆流而上——我终于又有书读了 / 081
26.重归校园——梦想开启了一扇窗 / 084
27.挑战勇气——难忘的拓展训练 / 088
28.事在人为——大学课程真无用吗 / 093
29.美丽邂逅——故事的开始总美好 / 096
30.突然爱情——如同夏天的太阳雨 / 103

31.身不由己——陷入另一种困境 / 114
32.无意栽柳——将挑战变成机遇 / 118
33.何去何从——遭遇到人际冰山 / 124
34.选择职位——我能否符合条件 / 128
35.大病一场——弦绷得太紧会断 / 131
36.三分遗憾——努力跟收获成正比吗 / 134
37.我等到了——那个不确定的机会 / 136
38.破镜重圆——似曾相识燕归来 / 139
39.互为消长——公仆和主人的关系 / 142
40.干部工资——谣言远比现实美好 / 145
41.意外收获——挥毫泼墨识英雄 / 152
42.新的搭档——她会成为领导者吗 / 157
43.惨被恶整——原来我遭遇美女蛇 / 161
44.接受任务——切身感受民生疾苦 / 165
45.悲喜交加——败也萧何成也萧何 / 168
46.父母之爱——偶见严肃中的温情 / 171
47.竞争上岗——我的成功出人意料 / 173
48.急于求成——新人必须规避的误区 / 182
49.惊魂圣诞——承受领导知遇之恩 / 184
50.教育督察——巧遇中学时代师长 / 193

51.冰天雪地——公仆和人民在一起 / 196
52.患难真情——谁是最可爱的人 / 203
53.推荐公选——抓住难得考试机遇 / 206
54.好事多磨——临考前夜突发事件 / 209
55.高峰悬崖——我能把握命运吗 / 213
56.组织考察——原来伯乐一直都在 / 217
57.再度调任——我的明天更美好 / 219
58.永不放弃——付出终将有收获 / 220

附录1关于公务员考试的粗浅心得 / 223
(一)如何正确选择参考书
(二)如何正确使用参考书   
(三)公共基础理论的复习心得
(四)行政职业能力测验的复习心得
(五)写好申论的方法
(六)成功通过面试的技巧
附录2关于部分网友提问的回复 / 231
(一)选调生与公务员的异同
(二)公务员不干实事吗
(三)升迁与送礼有必然联系吗
附录3公务员精彩语录 / 235
附录4网友阅读心得 / 239


  











   很多调查报告指出,公务员是目前中国年轻人最理想的职业之一,甚至排名挤进了前十。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不知道是为自己感到高兴,还是为流逝的青春感到悲伤。
  更确切地说,就像是《围城》中形容婚姻的那句经典之语:“城外的人想进来,城内的人想出去。”在我看来,公务员职业也正是如此。
  很多朋友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是真的。舒适的工作环境、相对稳定的收入、提供学习进修机会……这些都成为人们羡慕的理由,而且足可以让我在这个城市保持中等小康的生活水平,这也是我四年工作给我带来的一切。而且,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已经超越了许多当初跟我在同一起跑线的同事、同学和朋友,我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可是,我偶尔还是会感到不快乐,也许是源于四年前自己的职业选择并非自己所愿,而是妥协了家庭、爱情等多种关系的结果吧。在起初就有了不乐意的情绪,在日后总也不免有点磕磕碰碰。
一切,从头开始说起吧。
1.    无奈抉择——迈向公务员之路

  2005年6月,我从一所商业性的大学毕业,学的专业很时尚——旅游管理。当时我已获得全国导游资格证书和高星级酒店管理的从业证书,而且,有过四星级酒店主管工作经历,参与过国家级课题研究,获得N个校级奖项,其中包括大学生创业大赛和经济管理研究论文大赛的一等奖。当组织部派官员过来考察我,要看各项证书原件时,我不得已从宿舍抱了一大摞荣誉证书过去,惊得路人侧目不已。
  凭心而论,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高考几近落榜,当初差点儿就没书读了,后来可能老天不想绝我之路,最终录取到了这所二流大学。其实我应该感谢这所大学,在收容我的同时给了我很大的发展空间。虽然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但这个舞台给我很多次锻炼的机会。也许,正是因为当时我受了疯狂英语李阳那句话的启发吧,“I enjoy losing my face”(热爱丢脸),将我从一个敏感、自尊的女生变成了一个勇敢、自立的大学毕业生,也是靠着努力和奋斗,我获得了一些成绩。今天回想大学时代,依旧很高兴没有虚度光阴。
  大四那年,我的职业取向成为家人关注的焦点。那年春节过得不怎么开心,全家人聚在一起,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家乡城市工作。那时,我刚从北京实习回来,又去北方几个大城市旅行归来,根本就看不上家乡小城。并不是我忘本,也不是我不热爱家乡,而是差距实在不是一倍两倍,城市配套管理差、人员素质低、楼房也建得七零八落的没个统一规划……
  当时,我是铁了心要去大都市闯荡。凭个人能力和条件,当个普通白领还是绰绰有余的,我有这个自信,也有足够的资本来支撑我的自信。
  怎奈,经不住家人的再三劝说,父母双鬓已白,而且他们笃信女孩应该留在身边,而且我吃不了外面的苦,最重要的是,我自幼身体不好,他们希望能照顾我的生活将身体调养好,有个稳定的工作比什么都好。是啊,他们字字句句都在为我着想,我又怎么忍心忤逆?
  最后,大家各退一步,让我先参加省委组织部统一的选调生考试(组织部选拔优秀大学应届毕业生下基层的专门考试),考上了就回来,没考上也就不再管我了。
  这是一个很犹豫和艰难的过程。三月考试,父母把我关在家里看了20天的书。每次在看书做题时,我都在经历复杂的思想斗争:一方面我不希望自己考上,这样出去的愿望就能得以实现;另一方面,我不忍心看见父母失望的眼神,而且为将来留下失败的话柄。
  在这种游移的思想中,我有时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父母在家我就认真看书,他们一出门,我就上网冲浪看电影。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感受到当初的情绪,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到了考试那天,在人头攒动的考场,心想,反正不管了,听天由命吧!
  不知道命运是又一次垂青了我,还是给我开了个玩笑,我的笔试成绩名列前茅,即便是面试要淘汰一半的人出去,那也绝对轮不到我了。
  还记得将成绩和名次告诉父母的那一天,妈妈高兴得失控大叫起来:“你真伟大!”无法形容父母的喜悦,在那一刻,我明白女儿对他们的重要,我决定,回家吧。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为了父母,我愿意!
  之后的面试和考察,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因为各方面提供的证据足以说明:我是一个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我将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公务员!
  面试结束后,考官甚至跟我开起了玩笑:“你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没有,回去排队的人那可长了!”
  呵呵,其实也不用他们排队了,之所以回去当公务员,除了家人高兴之外,男朋友也乐了。两人大学时代相距遥远,由于他学的专业的特殊性,与我同年本科毕业的他,签约了外地一个普通高校任教本科,后来见我回来,家乡的大学也正在招贤纳才,便迅速付清了那边的违约费,回来上班了。
几年的相思之苦,终于可以了结,而且在家乡的城市,各自回到父母身边,也算是做了一回孝子。


(未完待续)


  
发表于 10-3-4 10:43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我看过了  还不错
希望楼主坚持发
发表于 10-3-4 11:33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楼主赶紧更新吧  我等不及了
发表于 10-3-4 11:57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好的,这个真的顶
发表于 10-3-4 11:58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帮顶!
发表于 10-3-4 12:00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忘记说了  后面的网上都没有
只能买书
发表于 10-3-4 12:09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留下来慢慢看
发表于 10-3-4 12:20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

附录1关于公务员考试的粗浅心得 / 223
(一)如何正确选择参考书
(二)如何正确使用参考书
(三)公共基础理论的复习心得
(四)行政职业能力测验的复习心得
(五)写好申论的方法
(六)成功通过面试的技巧
附录2关于部分网友提问的回复 / 231
(一)选调生与公务员的异同
(二)公务员不干实事吗
(三)升迁与送礼有必然联系吗
附录3公务员精彩语录 / 235
附录4网友阅读心得 / 239

这些先贴出来吧~
发表于 10-3-4 12:22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最终,我选择了人民日报出版社。说句实话,这家出版社给我的版税、起印册数都是最低的,但我还是选择了人民日报出版社,除了它的权威性和专业性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将最纯朴、最真实的文章展示在大家面前。我希望自己的书能唤起更多人的共鸣。
佩服
发表于 10-3-4 13:51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期待
发表于 10-3-4 14:40 |

回 楼主(lele6014) 的帖子

wo 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好啊
发表于 10-3-4 14:43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呵呵 支持
 楼主| 发表于 10-3-5 10:24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第2节连载(感谢大家支持!)

2.    不知所措——隆重的欢迎仪式

  虽然知道选调生要下基层乡镇锻炼起码两年以上,可我还心存侥幸,心想,政策规定不是也可以分在城区办事处吗?一直不敢直面要去乡镇的现实,那是一片我不曾涉足的土地,心里充满不可知的惶恐。
  不可能再让我那么幸运。那一年的选调生全都分在各乡镇,也许是给领导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吧。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被分在中心城区的云高镇,不像大部分的选调生被分到县里的乡镇,有些地方据说来一次市里得奔波一天,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报到的那一天,很是隆重,隆重得让我不知所措。
  先是到当地组织部门报到,组织部部长和副部长对分配到该地的三个选调生进行了严肃的会议谈话,先是欢迎,再是鼓励,最后决定由另两个部长送那两个选调生,办公室主任送我去乡镇报到。
  不用说,我去的那个地方肯定是三人中最差的:名气虽然响亮,可是路途遥远,超过了我的心理预期,七绕八弯的盘山公路日后让我许多次晕菜了。
  其实,这显示了一个行政原理,最重要的、最好的地方、最有面子的工作通常是由最大的领导去做的。例如部长送的那名选调生是比他高一级的市局局长的千金,去的地方是路途最短、经济效益最好的乡镇,副部长其次,办公室主任其三。很容易看出来,我是这三个人中最没有背景的公务员。
  镇党委书记亲自来组织部接我,这大概是以往同事不曾享受过的待遇,不过与其说是接我,还不如说是给组织部办公室主任面子,虽然两人同是正科级,但由于组织部门的重要性,即便是同级也不免要敬上几分。
  这里也有一个行政原理,就是部门不同,分工不同,即便是同级也分上下,也有尊卑,例如,有些办公室主任是正科,办公室副主任也是正科,级别相同,可职务的不同也不得不让副职俯首成臣。又或者,财政局局长是正科,保密局局长也是正科,但两人之间的距离相差可是十万八千里,虽然B局长不至于跟在A局长后面提包,那酒桌上B局长的阿谀奉承和“请多多关照”的话是万不可少的。
  书记是一位三十多岁、身材高大的领导,性格爽朗,待人亲切,我的惧怕不由少了几分。
  坐上了书记的越野车,车行不久,便离开了宽阔的公路,转入一条小道,路面越来越窄,远远的望见对面有车开来,我们的车就要退避三舍。你来我绕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开始爬山了,在一个长而陡峭的山坡上,车子轰隆隆大加油门,终于一口气爬上了山顶。其间我暗自提着一颗心,生怕车子只爬了半个坡就没了力气。
  有着同样担心的还有主任,他揣着紧张,笑着跟书记说:“你们这条路也该修修了。”
  书记颇有点尴尬地叹息道:“没钱呀!”
  我终于明白了这个镇的名称了。云高镇,云的确很高,要去这个建在高云上的乡镇就需要一直爬山,爬到跟云差不多一般高的时候,终于抵达了该镇。
  坐在后座晃来晃去的我,总算在山路十八弯过后,从颠簸的状态下调整好了自己,坐直了身子看着窗外,密切注视着这个要开始我事业的地方。
  两条呈直角的街道——就是该镇的中心社区了,与一般城市的社区无二样,只是规模小了一点,街道两侧摆满了摊位,倒也显得热闹。
  突然,车子一拐,进了一个破旧的院落,书记指着眼前陈旧的一栋三层楼房说:“到了。”
  我满怀狐疑地下了车,看见眼前这栋挂满了牌子的楼房,怎么也不能把破壁残垣的它跟传说中的政府大楼挂上钩,刚刚才见识过市政府和区政府的气派,冷不丁地看到这样的场景,倒是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
  站在楼下的小广场上,书记介绍说办公室在三楼,正奇怪着怎么大家都不上去呢,这时书记向楼上的人使了个眼色,楼上的人一溜小跑了下来,居然抱了个硕大的鞭炮点燃了,震耳欲聋了好一阵子,我被这个阵势惊得不知所措。
  书记和主任都笑了,书记说:“好好干,以前的同事都不曾享受这样的待遇,你是我们乡镇分配过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又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大家很看重你的呀!”
在众人的关注中,我上了楼,肩上的担子突然间就重了起来,身后的目光也突然多了起来,作为一个独立的职业人,从此开始新的生活道路了!
发表于 10-3-5 10:25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有兴趣有兴趣
发表于 10-3-5 10:27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您喜欢我就连载,每日 ..

期待楼主的更新············
 楼主| 发表于 10-3-5 16:35 |

《80后女公务员》第3节第4节周末提前更新!!!(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

3.    酩酊大醉——最终戏剧化的报到

  第一天的报到颇有点喜剧意味。
  上楼后,大家又隆重而严肃地介绍了一番,我也认识了将来的直接领导——党政办主任,是一个27岁矮个子的“man”。为什么称之为“man”,因为他的长相实在跟年轻人挂不上钩,大大的啤酒肚,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只有他满脸的青春痘在无时不刻地宣扬:我还“younger”(年轻)。
  书记慎重地说:“你是高素质人才,把你放在党政办是很合适的,这是一个综合部门,全镇发生的事都会在这儿汇总,而且镇政府的人员也都在这儿集中,对你熟悉同事、工作和环境很有帮助。”
  我只有点头的份,事实上我也很高兴被分在办公室,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去跟农民打交道,从心底很害怕农村工作,实在是太不了解了。有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有时我却觉得,无知者更畏。我害怕未知的、不可控的生活。
  事实上,在此后很多事情中,我逐渐发现,很多时候你将问题想得困难了,那它就会越来越困难,相反,如果你不去想,也许日子会好过一点。而且,问题一旦来了,也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经历苦难的领悟。
  严肃的座谈后,书记不忘叫人摆上了水果,刚刚洗好的水灵灵的苹果,还有切好的西瓜。送水果的是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我很意外,这么笨重的身子还要忙上忙下。
  后来得知,她是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大家称她于姐。还好,我很快过来接她的班,她也可以安心休产假了。还有一个笑容和善的年轻小伙子,是刚开始下楼放鞭炮的人,又是上来给我们倒茶的人,也是我将来的同事,周哥。
  正事谈完了,主任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书记聊天:“你们这儿是农业大镇,这苹果应该是本地产的吧,价格应该比市里要便宜吧?”
  书记的回答出乎意料:“这个地方苹果难以种出,而且现在7月份本地水果还没上市,这些水果都是从市里的中心水果市场转运回来,路途比较远,价格比市里的还贵呢!”
  原以为吃到的是农民自家种的水果,却没想到,水果也跟我一样,长途跋涉来的。
  临近中午,书记设宴款待。虽然主任再三嘱咐要简餐,书记也再三答应随便吃点,可还是去了酒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当地最好的酒店,而且远近闻名。
  不过,满桌的菜我没吃出什么滋味。酒桌上大家觥筹交错,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我不喝酒,我也害怕大家向我敬酒。可是不得已地成为了主角之一,我怎么能够逃得开大家的围攻,实在推不掉的,只有勉强喝上一两口,脸立即就红了。
  酒桌上,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高升!”
  书记和主任更是你一杯我一杯,左一个“高升”,右一个“关照”……
  我心里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大家要讲空话,明明每年能高升的人只有几个,为什么还要说这种鞭长莫及的话呢?
  日后,我想明白了,在官场酒桌上的“高升”,就像生意人在酒桌上说的“发财”一样,虽然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能发财,或者是两个人同是竞争对手,根本就是希望对方亏得血本无归,但口头上仍然要说:“发财!”做官也是一样的。也许是口头的寒暄,也许只是表达良好的祝愿。
  这个简单的道理,是我一年之后在另一个酒桌上突然想明白的。
  吃了一半,突然闯进一个穿着时髦、讲话却大大咧咧的年轻女子,她一看见我就说:“这就是我们镇里新来的大学生啊,美女啊!”接着转头跟书记和主任说:“乡镇里实在应该要多过来一些女干部了,太缺乏了!”
  我正在猜测她的身份,书记马上介绍了起来:“她是我们镇里的副镇长,由于名字里有‘妃’字,大家索性就叫她‘妃子镇长’。”
  呵呵,很有意思!“妃子镇长”是个直爽的人,一上桌就跟主任碰了四杯,再加上其他的副镇长、副书记们轮番上阵,我也不记得主任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很快,主任就被放倒了。
  所以,有趣的报到结果是:最后醉的不是我,而是主任!
  原以为当天我要上班的,结果午饭后,书记说:“镇里还没安排好你的住房,你陪主任先回市里吧,到时候这边房子安排好了再通知你正式上班。”
哈哈,没想到那么轻松地,我又回到了市中心的家,一玩就是十天。

4.    权力交锋——书记还是镇长

  虽然只去云高镇绕了一圈,但那里破旧的建筑、艰苦的条件还是撼动了我原本就不坚定的决心。回家后就觉得那个乡镇不是我久待的地儿,心想着快点考上研究生出去读书,这样父母也不会再说我什么了。
  那天,正在家看书呢,接到书记的电话,急急地说:“你赶紧打车到火车站来,我和镇长都在这里。”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外面下着暴雨,我拿了把伞出去,暗自揣测:即便是叫我上班也不用赶在这个暴风骤雨的天气吧。而且,那时已经上午9点了。好不容易拦了一辆空车,的哥问我:“去哪?”我说:“火车站。”
  看见书记和另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雨中,想必就是镇长了,因为当时我报到那天他正好出差,所以没见过面。旁边停了两辆车,原来他们的车跟其他车辆撞了一下,一时处理不好。他们急着赶回镇里处理工作,下雨的火车站根本打不到空的,所以想起我来了。
  书记简单向我介绍了一下:“镇长。”
  他笑容满面地说:“早听说了,欢迎美女啊。”
  对他第一印象不错,很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就连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都很慈祥,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他们也上了的士,书记照常坐在了副驾驶,镇长和我坐在后座。
  后来,我发现很多领导都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曾经还有同事跟我饶有兴致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后座应该是最安全的位置,你看一般大领导都喜欢坐后面,但为什么基层领导都喜欢坐副驾驶位呢?讨论得出来的结论是:基层的车辆一般都比较挤,后座挤上四五个人都是常事,领导坐前排,一是不需受挨挤之苦;二则保持了领导的独立性和距离感。
  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曾经在乡镇坐过一次车,这辆双排座位的越野车挤下了9个人,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镇长对司机说:“去云高镇。”
  送我去火车站的的哥喜形于色,没想到拉了笔大生意,一开口就说:“不打表,80元。”
  镇长立即就说:“别看下雨就乱讲价哦,平时都只要60元。”
  司机不肯,最后以70元结束了讨价还价。
  这么节俭的镇长应该是个好公仆了,我心里想着,抬眼见书记不关己事的样子坐在前面,心里又觉得书记应该还蛮强势的吧,在镇长面前还有点儿威严。后面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感觉只是冰山一角,事实,远比现象残酷。
  大家聊了几句之后,便各自看着窗外发呆。
  镇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故事会》,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我不免要刮目相看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有这个童趣,要知道,《故事会》是我读小学和初中的读物,现在N多年过去了,都差点不记得还有这个刊物了。
  当时,我把这理解为童趣。后来,我明白了,这不是童趣,而是他的确只有这个阅读能力,但那时懵懂的我还以为这个领导有点儿可爱。
  车行在蜿蜒的山路上,雨越下越大。书记叹了口气:“雨下得这么大,可能又有几个村的山塘要滑坡,还有些农田要受洪灾了。”我的惊讶脱口而出:“书记你真是关注民生啊!”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儿奉承的意思,但我当时实在太惊讶了,因为活了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把暴雨和山塘、农田联系起来,一下子听到他说这个,简直要疑为外星人了。也是,从来没在农村里待过的人,怎么会转得过弯来呢?他可能也意识到了,哈哈大笑起来了,镇长也笑了。
  书记笑完了说:“你以后工作了就知道了,每次太阳出久了我们就担心稻田干旱,下雨就担心倒房垮坝,干燥起风了又担心山林起火……”
  他说得太有道理了,可是这些都是我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在书本上怎么学也跟现实联系不到一块儿。
  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好领导,这么为民着想。在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才逐渐明白,这既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本能,出于一种责任,更是受到一种压力。简单说来,安全、维稳是一把悬在官员头上的刀,一旦处理不慎,官帽随时落地。
  当时他的眼神关注着窗外的一草一木,突然间我就觉得当个镇党委书记也很了不起,例如像现在,他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看到的每一片林木,都是他所管辖的领地。不由想起一句古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现在的他,有时心里应该也有这种自豪感吧,因为他的确是这片近200平方公里土地的“统治者”,5万百姓的父母官。可是,那时我还有个疑惑,按道理来讲,即便是从称谓上来说,镇长应该是统治者,可为什么书记比他大呢?
  过了很久,明白了这是特有的行政体系所决定的,我也见证了镇长为了夺权所做的一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成功与否,往后再细加分析。
  那一天的结果是,去党政办走了一遭,跟几个同事又见了一面,被书记叫去酒店吃了午饭。下午又跟着书记坐了另一辆车回到了市里,他说:“你回家吧,什么时候上班再通知你。”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那一天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不担心,反正工资已经从报到那天起开始起付,我现在多玩一天就赚一天,这也许也是公务员的好处之一吧!
 楼主| 发表于 10-3-5 16:39 |

回 14楼(鸟儿自由) 的帖子

第3集    酩酊大醉——最终戏剧化的报到

  第一天的报到颇有点喜剧意味。
  上楼后,大家又隆重而严肃地介绍了一番,我也认识了将来的直接领导——党政办主任,是一个27岁矮个子的“man”。为什么称之为“man”,因为他的长相实在跟年轻人挂不上钩,大大的啤酒肚,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只有他满脸的青春痘在无时不刻地宣扬:我还“younger”(年轻)。
  书记慎重地说:“你是高素质人才,把你放在党政办是很合适的,这是一个综合部门,全镇发生的事都会在这儿汇总,而且镇政府的人员也都在这儿集中,对你熟悉同事、工作和环境很有帮助。”
  我只有点头的份,事实上我也很高兴被分在办公室,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去跟农民打交道,从心底很害怕农村工作,实在是太不了解了。有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有时我却觉得,无知者更畏。我害怕未知的、不可控的生活。
  事实上,在此后很多事情中,我逐渐发现,很多时候你将问题想得困难了,那它就会越来越困难,相反,如果你不去想,也许日子会好过一点。而且,问题一旦来了,也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经历苦难的领悟。
  严肃的座谈后,书记不忘叫人摆上了水果,刚刚洗好的水灵灵的苹果,还有切好的西瓜。送水果的是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我很意外,这么笨重的身子还要忙上忙下。
  后来得知,她是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大家称她于姐。还好,我很快过来接她的班,她也可以安心休产假了。还有一个笑容和善的年轻小伙子,是刚开始下楼放鞭炮的人,又是上来给我们倒茶的人,也是我将来的同事,周哥。
  正事谈完了,主任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书记聊天:“你们这儿是农业大镇,这苹果应该是本地产的吧,价格应该比市里要便宜吧?”
  书记的回答出乎意料:“这个地方苹果难以种出,而且现在7月份本地水果还没上市,这些水果都是从市里的中心水果市场转运回来,路途比较远,价格比市里的还贵呢!”
  原以为吃到的是农民自家种的水果,却没想到,水果也跟我一样,长途跋涉来的。
  临近中午,书记设宴款待。虽然主任再三嘱咐要简餐,书记也再三答应随便吃点,可还是去了酒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当地最好的酒店,而且远近闻名。
  不过,满桌的菜我没吃出什么滋味。酒桌上大家觥筹交错,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我不喝酒,我也害怕大家向我敬酒。可是不得已地成为了主角之一,我怎么能够逃得开大家的围攻,实在推不掉的,只有勉强喝上一两口,脸立即就红了。
  酒桌上,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高升!”
  书记和主任更是你一杯我一杯,左一个“高升”,右一个“关照”……
  我心里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大家要讲空话,明明每年能高升的人只有几个,为什么还要说这种鞭长莫及的话呢?
  日后,我想明白了,在官场酒桌上的“高升”,就像生意人在酒桌上说的“发财”一样,虽然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能发财,或者是两个人同是竞争对手,根本就是希望对方亏得血本无归,但口头上仍然要说:“发财!”做官也是一样的。也许是口头的寒暄,也许只是表达良好的祝愿。
  这个简单的道理,是我一年之后在另一个酒桌上突然想明白的。
  吃了一半,突然闯进一个穿着时髦、讲话却大大咧咧的年轻女子,她一看见我就说:“这就是我们镇里新来的大学生啊,美女啊!”接着转头跟书记和主任说:“乡镇里实在应该要多过来一些女干部了,太缺乏了!”
  我正在猜测她的身份,书记马上介绍了起来:“她是我们镇里的副镇长,由于名字里有‘妃’字,大家索性就叫她‘妃子镇长’。”
  呵呵,很有意思!“妃子镇长”是个直爽的人,一上桌就跟主任碰了四杯,再加上其他的副镇长、副书记们轮番上阵,我也不记得主任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很快,主任就被放倒了。
  所以,有趣的报到结果是:最后醉的不是我,而是主任!
  原以为当天我要上班的,结果午饭后,书记说:“镇里还没安排好你的住房,你陪主任先回市里吧,到时候这边房子安排好了再通知你正式上班。”
哈哈,没想到那么轻松地,我又回到了市中心的家,一玩就是十天。

4.    权力交锋——书记还是镇长

  虽然只去云高镇绕了一圈,但那里破旧的建筑、艰苦的条件还是撼动了我原本就不坚定的决心。回家后就觉得那个乡镇不是我久待的地儿,心想着快点考上研究生出去读书,这样父母也不会再说我什么了。
  那天,正在家看书呢,接到书记的电话,急急地说:“你赶紧打车到火车站来,我和镇长都在这里。”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外面下着暴雨,我拿了把伞出去,暗自揣测:即便是叫我上班也不用赶在这个暴风骤雨的天气吧。而且,那时已经上午9点了。好不容易拦了一辆空车,的哥问我:“去哪?”我说:“火车站。”
  看见书记和另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雨中,想必就是镇长了,因为当时我报到那天他正好出差,所以没见过面。旁边停了两辆车,原来他们的车跟其他车辆撞了一下,一时处理不好。他们急着赶回镇里处理工作,下雨的火车站根本打不到空的,所以想起我来了。
  书记简单向我介绍了一下:“镇长。”
  他笑容满面地说:“早听说了,欢迎美女啊。”
  对他第一印象不错,很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就连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都很慈祥,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他们也上了的士,书记照常坐在了副驾驶,镇长和我坐在后座。
  后来,我发现很多领导都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曾经还有同事跟我饶有兴致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后座应该是最安全的位置,你看一般大领导都喜欢坐后面,但为什么基层领导都喜欢坐副驾驶位呢?讨论得出来的结论是:基层的车辆一般都比较挤,后座挤上四五个人都是常事,领导坐前排,一是不需受挨挤之苦;二则保持了领导的独立性和距离感。
  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曾经在乡镇坐过一次车,这辆双排座位的越野车挤下了9个人,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镇长对司机说:“去云高镇。”
  送我去火车站的的哥喜形于色,没想到拉了笔大生意,一开口就说:“不打表,80元。”
  镇长立即就说:“别看下雨就乱讲价哦,平时都只要60元。”
  司机不肯,最后以70元结束了讨价还价。
  这么节俭的镇长应该是个好公仆了,我心里想着,抬眼见书记不关己事的样子坐在前面,心里又觉得书记应该还蛮强势的吧,在镇长面前还有点儿威严。后面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感觉只是冰山一角,事实,远比现象残酷。
  大家聊了几句之后,便各自看着窗外发呆。
  镇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故事会》,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我不免要刮目相看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有这个童趣,要知道,《故事会》是我读小学和初中的读物,现在N多年过去了,都差点不记得还有这个刊物了。
  当时,我把这理解为童趣。后来,我明白了,这不是童趣,而是他的确只有这个阅读能力,但那时懵懂的我还以为这个领导有点儿可爱。
  车行在蜿蜒的山路上,雨越下越大。书记叹了口气:“雨下得这么大,可能又有几个村的山塘要滑坡,还有些农田要受洪灾了。”我的惊讶脱口而出:“书记你真是关注民生啊!”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儿奉承的意思,但我当时实在太惊讶了,因为活了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把暴雨和山塘、农田联系起来,一下子听到他说这个,简直要疑为外星人了。也是,从来没在农村里待过的人,怎么会转得过弯来呢?他可能也意识到了,哈哈大笑起来了,镇长也笑了。
  书记笑完了说:“你以后工作了就知道了,每次太阳出久了我们就担心稻田干旱,下雨就担心倒房垮坝,干燥起风了又担心山林起火……”
  他说得太有道理了,可是这些都是我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在书本上怎么学也跟现实联系不到一块儿。
  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好领导,这么为民着想。在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才逐渐明白,这既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本能,出于一种责任,更是受到一种压力。简单说来,安全、维稳是一把悬在官员头上的刀,一旦处理不慎,官帽随时落地。
  当时他的眼神关注着窗外的一草一木,突然间我就觉得当个镇党委书记也很了不起,例如像现在,他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看到的每一片林木,都是他所管辖的领地。不由想起一句古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现在的他,有时心里应该也有这种自豪感吧,因为他的确是这片近200平方公里土地的“统治者”,5万百姓的父母官。可是,那时我还有个疑惑,按道理来讲,即便是从称谓上来说,镇长应该是统治者,可为什么书记比他大呢?
  过了很久,明白了这是特有的行政体系所决定的,我也见证了镇长为了夺权所做的一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成功与否,往后再细加分析。
  那一天的结果是,去党政办走了一遭,跟几个同事又见了一面,被书记叫去酒店吃了午饭。下午又跟着书记坐了另一辆车回到了市里,他说:“你回家吧,什么时候上班再通知你。”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那一天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不担心,反正工资已经从报到那天起开始起付,我现在多玩一天就赚一天,这也许也是公务员的好处之一吧!
 楼主| 发表于 10-3-5 16:47 |

80后女公务员第三节、第四节

3.    酩酊大醉——最终戏剧化的报到

  第一天的报到颇有点喜剧意味。
  上楼后,大家又隆重而严肃地介绍了一番,我也认识了将来的直接领导——党政办主任,是一个27岁矮个子的“man”。为什么称之为“man”,因为他的长相实在跟年轻人挂不上钩,大大的啤酒肚,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只有他满脸的青春痘在无时不刻地宣扬:我还“younger”(年轻)。
  书记慎重地说:“你是高素质人才,把你放在党政办是很合适的,这是一个综合部门,全镇发生的事都会在这儿汇总,而且镇政府的人员也都在这儿集中,对你熟悉同事、工作和环境很有帮助。”
  我只有点头的份,事实上我也很高兴被分在办公室,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去跟农民打交道,从心底很害怕农村工作,实在是太不了解了。有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有时我却觉得,无知者更畏。我害怕未知的、不可控的生活。
  事实上,在此后很多事情中,我逐渐发现,很多时候你将问题想得困难了,那它就会越来越困难,相反,如果你不去想,也许日子会好过一点。而且,问题一旦来了,也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经历苦难的领悟。
  严肃的座谈后,书记不忘叫人摆上了水果,刚刚洗好的水灵灵的苹果,还有切好的西瓜。送水果的是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我很意外,这么笨重的身子还要忙上忙下。
  后来得知,她是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大家称她于姐。还好,我很快过来接她的班,她也可以安心休产假了。还有一个笑容和善的年轻小伙子,是刚开始下楼放鞭炮的人,又是上来给我们倒茶的人,也是我将来的同事,周哥。
  正事谈完了,主任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书记聊天:“你们这儿是农业大镇,这苹果应该是本地产的吧,价格应该比市里要便宜吧?”
  书记的回答出乎意料:“这个地方苹果难以种出,而且现在7月份本地水果还没上市,这些水果都是从市里的中心水果市场转运回来,路途比较远,价格比市里的还贵呢!”
  原以为吃到的是农民自家种的水果,却没想到,水果也跟我一样,长途跋涉来的。
  临近中午,书记设宴款待。虽然主任再三嘱咐要简餐,书记也再三答应随便吃点,可还是去了酒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当地最好的酒店,而且远近闻名。
  不过,满桌的菜我没吃出什么滋味。酒桌上大家觥筹交错,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我不喝酒,我也害怕大家向我敬酒。可是不得已地成为了主角之一,我怎么能够逃得开大家的围攻,实在推不掉的,只有勉强喝上一两口,脸立即就红了。
  酒桌上,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高升!”
  书记和主任更是你一杯我一杯,左一个“高升”,右一个“关照”……
  我心里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大家要讲空话,明明每年能高升的人只有几个,为什么还要说这种鞭长莫及的话呢?
  日后,我想明白了,在官场酒桌上的“高升”,就像生意人在酒桌上说的“发财”一样,虽然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能发财,或者是两个人同是竞争对手,根本就是希望对方亏得血本无归,但口头上仍然要说:“发财!”做官也是一样的。也许是口头的寒暄,也许只是表达良好的祝愿。
  这个简单的道理,是我一年之后在另一个酒桌上突然想明白的。
  吃了一半,突然闯进一个穿着时髦、讲话却大大咧咧的年轻女子,她一看见我就说:“这就是我们镇里新来的大学生啊,美女啊!”接着转头跟书记和主任说:“乡镇里实在应该要多过来一些女干部了,太缺乏了!”
  我正在猜测她的身份,书记马上介绍了起来:“她是我们镇里的副镇长,由于名字里有‘妃’字,大家索性就叫她‘妃子镇长’。”
  呵呵,很有意思!“妃子镇长”是个直爽的人,一上桌就跟主任碰了四杯,再加上其他的副镇长、副书记们轮番上阵,我也不记得主任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很快,主任就被放倒了。
  所以,有趣的报到结果是:最后醉的不是我,而是主任!
  原以为当天我要上班的,结果午饭后,书记说:“镇里还没安排好你的住房,你陪主任先回市里吧,到时候这边房子安排好了再通知你正式上班。”
哈哈,没想到那么轻松地,我又回到了市中心的家,一玩就是十天。

4.    权力交锋——书记还是镇长

  虽然只去云高镇绕了一圈,但那里破旧的建筑、艰苦的条件还是撼动了我原本就不坚定的决心。回家后就觉得那个乡镇不是我久待的地儿,心想着快点考上研究生出去读书,这样父母也不会再说我什么了。
  那天,正在家看书呢,接到书记的电话,急急地说:“你赶紧打车到火车站来,我和镇长都在这里。”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外面下着暴雨,我拿了把伞出去,暗自揣测:即便是叫我上班也不用赶在这个暴风骤雨的天气吧。而且,那时已经上午9点了。好不容易拦了一辆空车,的哥问我:“去哪?”我说:“火车站。”
  看见书记和另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雨中,想必就是镇长了,因为当时我报到那天他正好出差,所以没见过面。旁边停了两辆车,原来他们的车跟其他车辆撞了一下,一时处理不好。他们急着赶回镇里处理工作,下雨的火车站根本打不到空的,所以想起我来了。
  书记简单向我介绍了一下:“镇长。”
  他笑容满面地说:“早听说了,欢迎美女啊。”
  对他第一印象不错,很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就连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都很慈祥,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他们也上了的士,书记照常坐在了副驾驶,镇长和我坐在后座。
  后来,我发现很多领导都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曾经还有同事跟我饶有兴致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后座应该是最安全的位置,你看一般大领导都喜欢坐后面,但为什么基层领导都喜欢坐副驾驶位呢?讨论得出来的结论是:基层的车辆一般都比较挤,后座挤上四五个人都是常事,领导坐前排,一是不需受挨挤之苦;二则保持了领导的独立性和距离感。
  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曾经在乡镇坐过一次车,这辆双排座位的越野车挤下了9个人,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镇长对司机说:“去云高镇。”
  送我去火车站的的哥喜形于色,没想到拉了笔大生意,一开口就说:“不打表,80元。”
  镇长立即就说:“别看下雨就乱讲价哦,平时都只要60元。”
  司机不肯,最后以70元结束了讨价还价。
  这么节俭的镇长应该是个好公仆了,我心里想着,抬眼见书记不关己事的样子坐在前面,心里又觉得书记应该还蛮强势的吧,在镇长面前还有点儿威严。后面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感觉只是冰山一角,事实,远比现象残酷。
  大家聊了几句之后,便各自看着窗外发呆。
  镇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故事会》,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我不免要刮目相看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有这个童趣,要知道,《故事会》是我读小学和初中的读物,现在N多年过去了,都差点不记得还有这个刊物了。
  当时,我把这理解为童趣。后来,我明白了,这不是童趣,而是他的确只有这个阅读能力,但那时懵懂的我还以为这个领导有点儿可爱。
  车行在蜿蜒的山路上,雨越下越大。书记叹了口气:“雨下得这么大,可能又有几个村的山塘要滑坡,还有些农田要受洪灾了。”我的惊讶脱口而出:“书记你真是关注民生啊!”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儿奉承的意思,但我当时实在太惊讶了,因为活了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把暴雨和山塘、农田联系起来,一下子听到他说这个,简直要疑为外星人了。也是,从来没在农村里待过的人,怎么会转得过弯来呢?他可能也意识到了,哈哈大笑起来了,镇长也笑了。
  书记笑完了说:“你以后工作了就知道了,每次太阳出久了我们就担心稻田干旱,下雨就担心倒房垮坝,干燥起风了又担心山林起火……”
  他说得太有道理了,可是这些都是我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在书本上怎么学也跟现实联系不到一块儿。
  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好领导,这么为民着想。在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才逐渐明白,这既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本能,出于一种责任,更是受到一种压力。简单说来,安全、维稳是一把悬在官员头上的刀,一旦处理不慎,官帽随时落地。
  当时他的眼神关注着窗外的一草一木,突然间我就觉得当个镇党委书记也很了不起,例如像现在,他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看到的每一片林木,都是他所管辖的领地。不由想起一句古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现在的他,有时心里应该也有这种自豪感吧,因为他的确是这片近200平方公里土地的“统治者”,5万百姓的父母官。可是,那时我还有个疑惑,按道理来讲,即便是从称谓上来说,镇长应该是统治者,可为什么书记比他大呢?
  过了很久,明白了这是特有的行政体系所决定的,我也见证了镇长为了夺权所做的一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成功与否,往后再细加分析。
  那一天的结果是,去党政办走了一遭,跟几个同事又见了一面,被书记叫去酒店吃了午饭。下午又跟着书记坐了另一辆车回到了市里,他说:“你回家吧,什么时候上班再通知你。”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那一天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不担心,反正工资已经从报到那天起开始起付,我现在多玩一天就赚一天,这也许也是公务员的好处之一吧!
 楼主| 发表于 10-3-9 10:44 |

80后女公务员更新!(第3节)

4.    权力交锋——书记还是镇长

  虽然只去云高镇绕了一圈,但那里破旧的建筑、艰苦的条件还是撼动了我原本就不坚定的决心。回家后就觉得那个乡镇不是我久待的地儿,心想着快点考上研究生出去读书,这样父母也不会再说我什么了。
  那天,正在家看书呢,接到书记的电话,急急地说:“你赶紧打车到火车站来,我和镇长都在这里。”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外面下着暴雨,我拿了把伞出去,暗自揣测:即便是叫我上班也不用赶在这个暴风骤雨的天气吧。而且,那时已经上午9点了。好不容易拦了一辆空车,的哥问我:“去哪?”我说:“火车站。”
  看见书记和另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雨中,想必就是镇长了,因为当时我报到那天他正好出差,所以没见过面。旁边停了两辆车,原来他们的车跟其他车辆撞了一下,一时处理不好。他们急着赶回镇里处理工作,下雨的火车站根本打不到空的,所以想起我来了。
  书记简单向我介绍了一下:“镇长。”
  他笑容满面地说:“早听说了,欢迎美女啊。”
  对他第一印象不错,很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就连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都很慈祥,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他们也上了的士,书记照常坐在了副驾驶,镇长和我坐在后座。
  后来,我发现很多领导都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曾经还有同事跟我饶有兴致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后座应该是最安全的位置,你看一般大领导都喜欢坐后面,但为什么基层领导都喜欢坐副驾驶位呢?讨论得出来的结论是:基层的车辆一般都比较挤,后座挤上四五个人都是常事,领导坐前排,一是不需受挨挤之苦;二则保持了领导的独立性和距离感。
  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曾经在乡镇坐过一次车,这辆双排座位的越野车挤下了9个人,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镇长对司机说:“去云高镇。”
  送我去火车站的的哥喜形于色,没想到拉了笔大生意,一开口就说:“不打表,80元。”
  镇长立即就说:“别看下雨就乱讲价哦,平时都只要60元。”
  司机不肯,最后以70元结束了讨价还价。
  这么节俭的镇长应该是个好公仆了,我心里想着,抬眼见书记不关己事的样子坐在前面,心里又觉得书记应该还蛮强势的吧,在镇长面前还有点儿威严。后面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感觉只是冰山一角,事实,远比现象残酷。
  大家聊了几句之后,便各自看着窗外发呆。
  镇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故事会》,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我不免要刮目相看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有这个童趣,要知道,《故事会》是我读小学和初中的读物,现在N多年过去了,都差点不记得还有这个刊物了。
  当时,我把这理解为童趣。后来,我明白了,这不是童趣,而是他的确只有这个阅读能力,但那时懵懂的我还以为这个领导有点儿可爱。
  车行在蜿蜒的山路上,雨越下越大。书记叹了口气:“雨下得这么大,可能又有几个村的山塘要滑坡,还有些农田要受洪灾了。”我的惊讶脱口而出:“书记你真是关注民生啊!”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儿奉承的意思,但我当时实在太惊讶了,因为活了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把暴雨和山塘、农田联系起来,一下子听到他说这个,简直要疑为外星人了。也是,从来没在农村里待过的人,怎么会转得过弯来呢?他可能也意识到了,哈哈大笑起来了,镇长也笑了。
  书记笑完了说:“你以后工作了就知道了,每次太阳出久了我们就担心稻田干旱,下雨就担心倒房垮坝,干燥起风了又担心山林起火……”
  他说得太有道理了,可是这些都是我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在书本上怎么学也跟现实联系不到一块儿。
  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好领导,这么为民着想。在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才逐渐明白,这既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本能,出于一种责任,更是受到一种压力。简单说来,安全、维稳是一把悬在官员头上的刀,一旦处理不慎,官帽随时落地。
  当时他的眼神关注着窗外的一草一木,突然间我就觉得当个镇党委书记也很了不起,例如像现在,他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看到的每一片林木,都是他所管辖的领地。不由想起一句古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现在的他,有时心里应该也有这种自豪感吧,因为他的确是这片近200平方公里土地的“统治者”,5万百姓的父母官。可是,那时我还有个疑惑,按道理来讲,即便是从称谓上来说,镇长应该是统治者,可为什么书记比他大呢?
  过了很久,明白了这是特有的行政体系所决定的,我也见证了镇长为了夺权所做的一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成功与否,往后再细加分析。
  那一天的结果是,去党政办走了一遭,跟几个同事又见了一面,被书记叫去酒店吃了午饭。下午又跟着书记坐了另一辆车回到了市里,他说:“你回家吧,什么时候上班再通知你。”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那一天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不担心,反正工资已经从报到那天起开始起付,我现在多玩一天就赚一天,这也许也是公务员的好处之一吧!
 楼主| 发表于 10-3-9 11:06 |

Re:《80后女公务员》(人民日报出版社)选调生的悲欢人生路

3.    酩酊大醉——最终戏剧化的报到

  第一天的报到颇有点喜剧意味。
  上楼后,大家又隆重而严肃地介绍了一番,我也认识了将来的直接领导——党政办主任,是一个27岁矮个子的“man”。为什么称之为“man”,因为他的长相实在跟年轻人挂不上钩,大大的啤酒肚,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只有他满脸的青春痘在无时不刻地宣扬:我还“younger”(年轻)。
  书记慎重地说:“你是高素质人才,把你放在党政办是很合适的,这是一个综合部门,全镇发生的事都会在这儿汇总,而且镇政府的人员也都在这儿集中,对你熟悉同事、工作和环境很有帮助。”
  我只有点头的份,事实上我也很高兴被分在办公室,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去跟农民打交道,从心底很害怕农村工作,实在是太不了解了。有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有时我却觉得,无知者更畏。我害怕未知的、不可控的生活。
  事实上,在此后很多事情中,我逐渐发现,很多时候你将问题想得困难了,那它就会越来越困难,相反,如果你不去想,也许日子会好过一点。而且,问题一旦来了,也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经历苦难的领悟。
  严肃的座谈后,书记不忘叫人摆上了水果,刚刚洗好的水灵灵的苹果,还有切好的西瓜。送水果的是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我很意外,这么笨重的身子还要忙上忙下。
  后来得知,她是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大家称她于姐。还好,我很快过来接她的班,她也可以安心休产假了。还有一个笑容和善的年轻小伙子,是刚开始下楼放鞭炮的人,又是上来给我们倒茶的人,也是我将来的同事,周哥。
  正事谈完了,主任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书记聊天:“你们这儿是农业大镇,这苹果应该是本地产的吧,价格应该比市里要便宜吧?”
  书记的回答出乎意料:“这个地方苹果难以种出,而且现在7月份本地水果还没上市,这些水果都是从市里的中心水果市场转运回来,路途比较远,价格比市里的还贵呢!”
  原以为吃到的是农民自家种的水果,却没想到,水果也跟我一样,长途跋涉来的。
  临近中午,书记设宴款待。虽然主任再三嘱咐要简餐,书记也再三答应随便吃点,可还是去了酒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当地最好的酒店,而且远近闻名。
  不过,满桌的菜我没吃出什么滋味。酒桌上大家觥筹交错,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我不喝酒,我也害怕大家向我敬酒。可是不得已地成为了主角之一,我怎么能够逃得开大家的围攻,实在推不掉的,只有勉强喝上一两口,脸立即就红了。
  酒桌上,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高升!”
  书记和主任更是你一杯我一杯,左一个“高升”,右一个“关照”……
  我心里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大家要讲空话,明明每年能高升的人只有几个,为什么还要说这种鞭长莫及的话呢?
  日后,我想明白了,在官场酒桌上的“高升”,就像生意人在酒桌上说的“发财”一样,虽然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能发财,或者是两个人同是竞争对手,根本就是希望对方亏得血本无归,但口头上仍然要说:“发财!”做官也是一样的。也许是口头的寒暄,也许只是表达良好的祝愿。
  这个简单的道理,是我一年之后在另一个酒桌上突然想明白的。
  吃了一半,突然闯进一个穿着时髦、讲话却大大咧咧的年轻女子,她一看见我就说:“这就是我们镇里新来的大学生啊,美女啊!”接着转头跟书记和主任说:“乡镇里实在应该要多过来一些女干部了,太缺乏了!”
  我正在猜测她的身份,书记马上介绍了起来:“她是我们镇里的副镇长,由于名字里有‘妃’字,大家索性就叫她‘妃子镇长’。”
  呵呵,很有意思!“妃子镇长”是个直爽的人,一上桌就跟主任碰了四杯,再加上其他的副镇长、副书记们轮番上阵,我也不记得主任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很快,主任就被放倒了。
  所以,有趣的报到结果是:最后醉的不是我,而是主任!
  原以为当天我要上班的,结果午饭后,书记说:“镇里还没安排好你的住房,你陪主任先回市里吧,到时候这边房子安排好了再通知你正式上班。”
哈哈,没想到那么轻松地,我又回到了市中心的家,一玩就是十天。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6-27 18:44 0.034216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