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4|回复: 7
收起左侧

[杂谈] “关于后会无期的影评   好长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4-7-29 15:55 | |阅读模式
我对结局的看法:江河浩汉和马达都死了,胡生回到东极岛。东极岛还是繁荣了,但与江河浩汉无关。周沫、苏米、刘莺莺、阿吕各自走在各自的平凡之路上。所有人一经分别,后会无期。
以下是分析:
先来进行两个推理,了解一下此行的背景。
从1994年的14号台风,父亲出海时浩汉10岁,莺莺口中的19年前,旅行者1号飞出太阳系,周沫所在的某中国南部影视城的黄叶满,苏米口中的天气马上变暖地这些线索基本可推知:三兄弟出发的时间大概是2013年冬天,浩汉2013年29岁左右。此行的出发点是东极岛,根据发射地点在印度,江河口中的3980公里(图上直线距离,因为浩汉偷蛋的情节里江河拿出地图说到了比例尺),基本可推至目的地在中印边境的西藏南部。
人物分析。电影里,所有人都是骗子,也都被别人骗了。高明之处就在于,他们说的假话,骗了电影里的人,也骗了电影外的人。
【胡生】
胡生这站,叫乡情。
如果你以为傻子就只是傻子,那你就错了。
胡生其实很明白,自己根本不适合外面的世界。在周沫工作的那个影视基地,你可以看出他对外面世界的巨大陌生与疏离。所以他骗了江河浩汉,说是去抽烟,个人觉得更有可能是他自己思考了许久,见江河浩汉已走,便自己回了东极岛。
依据是,浩汉打电话问宾馆前台,宾馆前台就没看到过“抽烟”的这个人。当然你会反驳,前台根本懒得理他们。但是按出发前江河给胡生的指示,“无论你在哪公里走丢,只要回到原地等就可以,至于其他的,我都安排好了”。所以如果胡生在原地等,宾馆、电台是一定会找到他的。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样一句话,“大家都说我脑子有问题,他们(江河浩汉)说我是正常的。”原因很简单。江河没观过世界,有着老师一样平等待人的善良。而浩汉则是因为,胡生是东极岛上唯一说他“很坚强”并且“很欣赏”他的人,所以作为本能回馈,说他脑子没问题。
然而事实是,当胡生丢了的时候,江河浩汉根本就没回头找他。只是在电台广播登了一条寻人启事。然而事实是,当寻人电台反问浩汉所寻之人是智障否的时候,浩汉没怎么犹豫就回复了“啊,对”。然而事实是,甚至在江河的幻想中,邻居周沫姐姐成名了,兄弟出书衣锦还乡了,根本就忘了有他胡生这么个人。至于为什么是江河的幻想,后面说江河的时候再解释。
胡生跑回岛上,等了他们所有人3年。从岛歌时的破败荒芜到最后的开满烟花,都没能再见到家乡曾经的朋友。胡生自离开东极岛的第一天晚上私自跑回家乡,他熟悉的,没有第二个人的东极岛,找回属于自己的平凡之路,和所有人,后会无期。
或许胡生的结局,是所有人里最好的。
【周沫】
周沫这站,叫友情。她有点像《1988》里的孟孟,但却不是。
你身边一定有一个叫周沫的人,她儿时同你一起成长。后来,你们分开,但是,你们都没忘了彼此,偶尔联系一定会说,有机会一定一起吃个饭,或者是,要常聚常联系啊。
而她却已不是当年的她:“大城市就跟这个片场差不多,没什么意思”,“往上爬,得靠人际关系,家庭势力”。虽然自己只是个替身,不过依然乐观。因为她坚信,“背井离乡就得要出人头地”。
其实哪有公平呢,当他们走在影视基地里时,一旁的群演三五成群的聚成一堆,替身从空中吊着威亚落地,蓝色衣服的八路、绿色衣服的伪军、黑色衣服的国军打成一片,或许在镜头之外,许多正演在那边补妆吃饭,而很多想演群众演员的路人正在门外等待。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只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又有多少人是真的有怀有一个演员梦。片场里,一行人穿过影视基地,其实是穿过了太多人的人生和喜怒哀乐。
在江河意淫的结局里,她红了,结尾船上的电视里,她成为万千人的偶像。或许她真的红了,因为她有一天摸透了这个行业真正的规则;或许她依旧只是个小演员,在为自己的前途努力打拼。
然而在真实的场景里,周沫骗了浩汉。
她先是试探的问了浩汉关于莺莺的情况。浩汉说自己“混得一般,留个念想”。看到浩汉依然对莺莺念念不忘,她自己找了个台阶:“幸亏我10岁的时候,就及时不喜欢你了”。或许周沫10岁那年,浩汉的父亲离开了浩汉,或许周沫10岁那年,浩汉开始与莺莺通信,从此心中只有莺莺。
然而喜欢就是喜欢。不然怎么会那么努力,去找浩汉喜欢的明星要签名照?不然在分别时,怎么有那么深情的一个回眸?
然而,粉转路人,以及,浩汉心不在焉,这才是事实。
浩汉说粉转路人的时候,周沫的脸上,先是笑脸,然后僵住疑惑,接着是自嘲似的淡笑,最后是巨大的失落。自信满满希望能让对方喜欢,却换来一个残损的回应,浩汉啊浩汉,你哪怕是安慰我一下也好,为什么就那么忍心伤害一个喜欢着你的人?
因为对恋人,我们习惯说假话,对朋友,我们习惯说真话。所以周沫和浩汉,只能是朋友。
然后浩汉继续补刀,说周沫“这身衣服没刚才那件好看”,周沫终于从对浩汉的幻想中走出,“这衣服也不合身,头发还是假的,你以为我有的选啊”。
你。以。为。我。有。的。选。啊。周沫的悲剧就在,她没得选。喜欢的角色没得选,喜欢的人也没得选,一切都是因为,走上的路让她没得选。
完美时不真实,真实时不完美。你看我完美时,我不过是替身。你看我不是替身时,我却只能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带上假的头发。
浩汉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但却说不算青梅竹马,希望两人时常见面。周沫此时的脸上,洋溢着巨大的喜悦。没关系,你记得我们一起长大就好,没关系,你希望时常见我就好。
她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用真实的完美的站在儿时喜欢的浩汉面前。就像是他们在电影里第一次相见时那样,浩汉和他就这么互相凝望对方到出神。
她不想去接浩汉送她的花,我猜不是因为“不好拿”,而是她怕那束花侵占了拥抱浩汉的空间。她是多么希望和自己哪怕是曾经喜欢的人在可能是诀别的那次分别前互相拥抱。
然而只能是,朋友。所以,什么都没发生。周沫说去下一部戏,浩汉说去下一个地方。周沫的下一部戏,是被枪杀,是终结,是死亡,或许,也是释然。浩汉的下一个地方,据胡生的交待,是莺莺,是浩汉从未见过的lover,是希望,是新生,是浩汉在外10年的支柱和动力。然而事实是,殊途同归。
“幸亏我10岁的时候,就及时不喜欢你了”。在说这话之前,周沫用手把浩汉英俊的脸扭向自己。这个小动作像极了情侣之间信誓旦旦前的准备活动,然而周沫说出口的不是“你知道吗,从10岁那年我就一直喜欢你”,而是她知道,只能是朋友,不然连这样轻松逗弄你的机会,都没有了。
“记得啊,要是你们以后还混得不好,可以来找我”,“混得好,你们就不会来找我了”。这话虽说是“你们”,但却是对浩汉一个人说的。潜台词是“浩汉,如果你落魄,我会一直等你”“浩汉,如果你成功,就去给你爱的人幸福,那个人,一定不是我”。周沫说这话时云淡风轻,就像是对自己说一样。
我没有一个字说我爱你,但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在说我爱你。因为你粉转路人,因为你心不在我。所以,你。以。为。我。有。的。选。啊?我能做什么?我只能默默地,凝望你,祝福你。
这份情感,像极了莺莺口中的“但爱,就是克制”。这克制,在片场你望我的时候,在路上我逗你的时候,在桥头你伤我的时候,在路上我离开的时候。
周沫留下的那个美极了的回眸消失在浩汉继续前行的路上,眼神里,是对浩汉单纯而炽烈的情感,或许你的视线里早已没有我,但我知道,你肯定会在那个方向,转身离开。所以在你消失的那一刻,我依然可以,挂着幸福的笑。
一声枪响,在替身小演员的平凡之路上,周沫和所有人,后会无期。
然而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姑娘。
【苏米】
苏米这站,叫爱情。他有点像《1988》里的娜娜,但也不是。
苏米也是个骗子,不折不扣的,正义的,组团来的,骗子。
同江河的相遇,就像是江河给那个宾馆下的定义一样:“顺路又便宜,缘分吧”,于是此等便宜且顺路的“好事”,摊给了江河。
仙人跳的过程从一开始就埋好了伏笔,此时故事双线开展。浩汉注意到的那辆满身泥点的黑色轿车,这便是三叔团伙的线索。
然后电影是一段复制《1988》的开房经历:保安裹着军大衣背对着路睡在迎客松的招牌下的沙发上?前台的服务员不知去向。我叫了一声服务员,保安缓缓伸出手,把军大衣往空中一撩,放下的时候那里已经半坐着一个女服务员。服务员边整理头发边梦游一样到了前台后面。
于是转角遇到爱。苏米出场。
苏米接到了三叔发来的暗号,就是那首《Que Sera Sera》。江河当着苏米朗诵歌词中文版的时候,我想不只是苏米动了心。一个满脸沧桑,一本正经却浪漫文艺的“大叔”放在任何女生面前,都具有足够的杀伤力。就着辣酱面包的文艺大叔,让苏米认识到,这世上竟有在如此诱惑下依然淡然于此享受音乐美食的特立独行的可爱之人。江河顺手递给苏米他的黑暗料理,打断了苏米想要说的话。这时舒缓的钢琴曲盖过《QSS》,江河的单纯引发了苏米对儿时美好的思索,侧脸上,浮现了与行骗相悖的美好的笑。
这一刻,不管你时妓女也好,骗子也罢。都会疯狂对这个厨师产生莫大的好感,因为他烹饪出了,你心里怀念的味道。
他们的相爱。一个是装狠,一个是真纯。
然后是分属不同次元的二人光怪陆离的对话。
——老师,你喜欢脚啊?
——当你赤脚踩在地板上时,就不会有静电了。
这样的对话一出,便预示着二人便再无可能在一起了。最后船上的镜头,不过是《旅行者》里的镜像罢了。
“江老师,我不是你的学生,你不用对每个过客负责,也别去教路人该走那条路。”,“从小到大我都是优,你叫我怎么从良?”潜台词是:我怎么生活你管不着,你我不过路人。苏米是个有故事的人,这样的姑娘其实很难找到能说话的人。因为说出口的每句话都话中有话,可到最后你发现她通通是说给自己在听。好像肯跟着你去到天涯海角,真要离开的时候无所牵挂。
苏米虽然是个骗子,但本性依然有善的一方面。比如对肚子里孩子的绝对呵护。她关心面包里是否有防腐剂,她要赚钱在国外生孩子。她的价值观是:嫖客是错的,去赚犯错人的钱就是没错。看上去似乎有那么一点“以邪制邪”的正义。然而在三叔眼里,她和江河浩汉还都是孩子,因为“小朋友爱分对错”。
她想把自己的故事都将给江河听,这故事一定很坎坷,但无非如此: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问我的妈妈,我将来会成什么样呢?我会变美丽吗?我会变富有吗?她是这么的告诉我的——568包钟,868包夜。
于是在犹豫之后,她还是离开了江河。江河是男人,是男人就有成为负心汉王八蛋的可能。所以她最后还是踏上了三叔的车,带着江河给予她泯然前的挣扎,走上平凡之路,与所有人,后会无期。
【莺莺】
莺莺这站,叫亲情。
同样的,也是骗子,骗了浩汉19年。
在一开始,她是我们生命中最爱的那个姑娘,而她所在的地方,叫做远方。莺莺对于浩汉,在胡生一开始介绍形成的英文字幕里,就是“dream lover”。
浩汉紧张而又专注的望着莺莺老练的换着电灯泡,而后刘莺莺回头,浩汉挤出了一丝微笑,而刘莺莺却像见一个老朋友般,大大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自信的说出来自己的名字,浩汉伸手,却被两人中间硬隔着一个台球桌阻挡了。
横在两个人中间的,是隐藏了19年的巨大骗局。
浩汉为了掩饰尴尬提出了来一局台球,自信满满的浩汉认为拿下莺莺志在必得,不仅是球桌上的拿下。于是开球的他上来没有什么策略,就是“大力出奇迹”,即使莺莺把巧克粉放在浩汉旁边,示意让他做好准备在出杆,浩汉也丝毫不为所动。
结果自然是换莺莺上手。“你先听我说完,别问问题”第一颗球打进。
现在告诉你可能不早不晚,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久,但见面时间短。第二、三颗球打进。
19年前,9417号台风,你父亲离开了你。第四颗球打进。
你视父亲为偶像,你认为他死得其所。第五颗球打进。
其实他没死,而是来找了我和我妈。第六颗球打进。
他来换欠我们母女的债,而你也长大了。第七颗球打进。
天底下不是所有债都能还,而他对你则欠下了新债,他很想知道你的消息。第八颗球打进。
于是我们就“偶然的”认识了,我们通信,是你父亲想知道你的消息。台面上只剩最后一颗球。
然而莺莺打不下去了,收杆。因为,父亲死了,真的是真死了。莺莺一直都在说,你父亲。却从没说,咱爸。
当一场浩大的骗局在你面前被坦白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愤怒,失落,委屈,还是悲伤。浩汉拿着台球杆在一旁听完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言不发看着莺莺一个一个打进台面上的球,就像一层一层揭开少年时的疤。
莺莺把球半轻半重地塞入球网,一切尘埃落定,开门离开,“你消化一下吧”。
讽刺的是,浩汉眼中神话一般的父亲,不是死在搏击风浪中,而是喝了酒,抽了烟,点了房子,烧死了。
“每一封信都是我写的,”所以莺莺在乎浩汉;“只不过后来,只剩我一个人读了。”所以莺莺在乎父亲。
然而2013年,莺莺只在这个小镇,开了一家小台球厅。所以她留不住弟弟浩汉。浩汉在外打拼了10年,却只有一部车,又要送江河入职。所以浩汉载不走爱人莺莺。
“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浩汉临走前刘莺莺沙哑着喉咙告诉他这个道理。我想,浩汉对莺莺是放肆,而莺莺对浩汉,则是深沉的爱。既有男女之爱,也有姐弟之爱。
骗一个人19年,浩汉难过,莺莺又何尝好受。骗人的人永远比被骗的人痛苦,在她根本不想欺骗的前提下。命运可笑地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用一种以为是偶然,但是其实是必然的方式。
“你有我的一切联系方式,走吧。”。潜台词是,“我等着你回来,在任何你想回来的时候。”。
于是浩汉上路,他甚至还没决定选择哪种情绪接受这个现实。那个注定要错过的好姑娘,转身离开,在新的一桌台球里,踏上释怀之后的平凡之路,同所有人,后会无期。
【阿吕】
阿吕这站,叫无情。
他用高超的骗术,印证了歌词里那句“当一部车消失天际,当一个人成了谜,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回头再看,你仍然不知道他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我宁愿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永远猜不到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遇见阿吕。一个计划之中的转弯,一次计划之外的停泊,每一个转角都有可能遇见未知的旅人,但又未必就是他。
阿吕,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或早或晚,迟早要出现的那个人。
他幽默,豁达,身上背负着千山万水的情怀。他行程十几万公里,心中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遗憾。他生里来,死里去,看着最亲爱的人离开自己,又用自我的方式将她铭记——即便那不是真的。
阿吕像一个悖论,你希望成为他,但又抗拒成为他。他说,小伙子,你应该多出来走走的。江河下意识地反抗,可是我的世界观和你的不一样。于是他笑了,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儿来的世界观。江河无从反驳。
终究无法抗拒阿吕的魅力,于是你信任了这样的一个人。你觉得他可交,甚至愿意和他一起上路。你满心期待,准备转身告诉他这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接着你看到了他的背影。你不确定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能站在原地傻傻等待,心中怀有最后的欢喜。直到他放下了所有你的行李,也卸下了你所有的期望,你到那时才相信,他给你上了一课,却无情地收了高额学费。
或许他死了,和可笑的nt3m5p卫星一样没升空就炸了,因为在高温环境下,汽油车是吃不起柴油的。或许他没死,和旅行者1号一样冲破太阳系,运气好驾着骗来的车,回到东莞卖车买摩托娶个懂他的新老婆。
他到底叫吕洞宾,还是叫吕行者?总之,在放下马达的那一刻他驱车飞驰消失,走上荒凉的平凡之路,同所有人,后会无期。
【江河】
江河这站,叫兄弟情。
胡生对江河老师的评价是:“他人很怪”。连胡生都觉得他怪,东极岛民自然觉得他更怪。
自带“说教”光环和“全知”光环。书本上的东西,他全都懂,而且有个“我教你”的口头禅——“这是比例尺,我教你啊”,“我教你啊,面包和辣酱……” 面包夹辣椒,工作靠分配,不喜往上爬,从事小教12年。周沫说他不思进取。如果你跳出电影看这么个男人,估计哪个女的都不愿意跟他,窝囊。
然而就像阿吕说的,“有时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最后发现,只有一个人懂,这就够了”,对于浩汉,那个人是胡生,而对于江河,那个人是苏米。
三叔那条线,原计划该是“警察”查房,然后捉奸,敲一笔竹杠。一向正气浩然的江河表现出了一种少有的霸气,锁上门,踹开窗,带着苏米和浩汉开溜。这一切都是为了苏米那句“你要保我”,然而在全过程中,这种霸气只是一种看似冷静的霸气。因为他完全可以让警察进来,说这是我朋友和我妻子,这样或许胡生也就不会消失。在苏米“你要保我”的催化下,江河激发出的是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情怀,为了这个一见钟情的女子,一改以往“动口不动手”的儒士风范,做了带她一起上路的冲动决定。于是根本来不及思索,夺窗而逃。但这逃也是非常有趣的,来看看在“身败名裂”的危机关头江河的整套下意识动作:先送苏米出,再给苏米鞋,指了奶色的车,扔出行李,再掩护队友离开,随后自己跳窗,拉上心爱的女生,冲上车,并一度在惊吓中驾驶不肯让出方向盘。这套动作考虑全面几近完美,如果不是逃跑这个目的,那简直可算作《如何成为一个女生心中的男神》的教科书范例。在这样有情有义的男子面前,我想没有哪个女生不会对他产生好感。
此时镜头不断切换优雅的苏米,紧张的江河,腿麻而龟爬的浩汉,背景音乐重复苏米敲门进入时的诱惑音乐——于苏米这只是一个排演了不知多少遍的局,于江河浩汉则关乎“身败名裂”。这样的对比冲突加上背景音乐的烘托正搔到观众的G点,舒服的不行。
“我决定的事,不会被改变。”。江河认真了,或者,还没回过神。但无论如何,他单纯的可爱。
谈谈即将分别的时候。阿吕开走了浩汉的车,两兄弟在经历了一路和谐之后,终于在最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产生了强烈的矛盾。江河觉得他一定有苦衷,情有可原。浩汉觉得事实放在眼前,何必用那种话安慰自己。转而产生了彼此价值观的矛盾和冲突,谁都劝说不了谁,于是一场没有结果的争斗在一望无垠的道路上展开了。这场闹剧越发强烈——直到nt3m5p轰然升空,缓缓上扬,又忽然爆炸。
在江河心中,他被阿吕“你连世界都没观过”的话刺痛,因为说到自己痛处,所以他相信阿吕没有说谎,有苦衷。然而看到连阿吕的梦“破碎”了,还没迈出第一步的自己,又去和浩汉争论什么呢?
在这一刻,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想到《秒速5厘米》的那个片段。吐个槽,两人打得很出戏,即视感全无,根本不像是动手打人,这是我唯一找出的两个男主演的不好的地方。
在火箭残骸旁,两人最终告别。此时江河已经发生改变,他从一开始关注“入职”到关注“横穿整个中国”。改变他的,是阿吕,而浩汉与之刚刚相反,他的回复是“那有什么意义呢?”。此时浩汉也已发生改变,他从关注“横穿整个中国”到关注“意义”。改变他的,也是阿吕。
马达一定会选择江河,因为狗比人清楚,在没水,没车,没朋友的境况下,浩汉原路折返,能不能活着走出这戈壁,都是问题。这是马达设定的第一个必要。
马达设定的第二个必要,就是印证江河之死。一会再说这个问题。
说说让人觉得甚至有些生硬的“后来”。
一周目的时候,觉得这结局简直草率。直到四周目的时候,我似乎看明白了点。
江河回到东极岛时,下着大雨。然而东极岛的柴伯公雕像,就是那个自由男神,居然举着燃烧的火炬!
大雨和火,在东极岛之歌的尾声出现过短短一瞬,毫无疑问,火燃烧了一刹那,就熄灭了。然而在结尾,大雨之中火炬居然熊熊燃烧在天际。
然后是幽灵导游的出现。全场景,只有江河一个人在山上走。
接着是无厘头的“80集电视剧”和“观影狂潮”,以及超越《继承者》。这里又有个很大的矛盾,电视连续剧怎么能用“观影”呢?而且,这样天马行空的介绍甚至扯到韩国收视,未免也太天马行空了吧?最后导游的话是,“要买纪念品的朋友请往这边走”,整组画面依然是江河和山头。莫非是平行时空里天上的街市?
是否能这样大胆猜测,唯一解释的是,“后来”不过是江河《旅行者》里的镜像。也就是把小说里的象征性描写语言以画面的形式展示。柴伯公的火代表理想自由与探索之火,在现实的滂沱大雨面前依然熊熊燃烧。幽灵导游则是反映了东极岛被建设的十分繁华。
于是后面的情节也顺畅了起来。在《旅行者》这部书里,江河依旧没忘记自己钟爱的教育事业,东极岛又有了学校,于是你看到了孩子们满街跑。船上电视里放着火了的周沫,那个理解他,告诉他人各有志的女子(浩汉则一直对江河小教12年表示不屑)。跟他之前向浩汉所承诺过的那样(当时两个人在没有挡风玻璃的车里,最后还飘来一张报纸砸在浩汉头上),他没有给浩汉一个结局,而是把最后留给了苏米。船上,苏米依偎在他的肩头。
这是《旅行者》的结局,不是《后会无期》的结局。苏米要出国生孩子,江河在西藏支教,同时丢失了苏米的卡片。如果最后的“后来”是真正的结局,那么两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这部电影还会叫《后会无期》么?
这或许就是江河的一场梦吧,《旅行者》中,江河的幻想的镜像。
江河篇的最后,说说江河之死。
一开始,我以为江河不会死,他会安静的在西藏写字,教书。然后一个细节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没错,就是【猫狗人】。电影里一个出现了2次的npc。摘录猫狗人原话如下:
“我在这个城市生活6年了,可是一直没什么朋友。我养了4只猫,可是大家都说应该养狗诶,男的嘛,我觉得狗啊,是一种需要陪伴的动物,我是很喜欢狗的,但是我没有勇气养,可是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就看着窗外的车流,我觉得这个世上这么多人,可是没有人想听我说话。”
然后节目到点,猫狗人的话被停掉。
“你好主持人,我今天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我把那4只猫送给朋友了。我养了1条狗。”
“那我可以再迈出一步吗?我们现在在天台上。”
这就是两个故事:4猫换1狗+抱狗自杀。
这说的不就是江河么:怪,所以没朋友。4只猫,苏米、胡生、浩汉、阿吕,换1只狗,马达。这不就是这条无期之路么?到了西藏,他算是迈出了一步,那我可以再迈出一步么?那个地方,除了马达,以他的怪异,似乎叫不到朋友,而且那个地方,有几个人能通他在一个水平线上交流?写完了《旅行者》,他便没有什么期望了,苏米不知何处,而他又是个“等着分配”“不会争取”“不喜欢往上爬”的人,在没有什么动机,让他上路。
于是这个不喜欢往上爬的人选择下落。
“那我可以再迈出一步么?”“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在天台上。”
我们是江河、马达,当然,还有他紧握着的《旅行者》里的浩汉、阿吕、胡生、周沫、莺莺。以及靠在他肩头的,他再也找不到的,苏米。
发表于 14-7-29 16:04 |
真长
发表于 14-7-29 16:35 |
我不太喜欢看这一类型的电影,喜欢剧情紧凑、悬疑刺激或者宫崎骏的动画那般能打动人的
最后来句,什么小时代,真的是太污染眼球,就像路边放的网络歌曲一般污染耳朵,把耳朵堵住都不行
发表于 14-7-29 16:45 |
过度解读有意思吗
发表于 14-7-29 16:46 |
我讲幻影车神更好看,阿米尔汗果断又一次征服了中国观众的心
发表于 14-7-29 16:54 |
看来我得再去看几次
是我太肤浅么
发表于 14-7-29 17:12 |
我竟然看完了。。。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8-20 13:46 0.029070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