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96|回复: 12
收起左侧

[经验感悟] 基层女公务员:月薪不到1500元 成天被“使唤”(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5-5-3 00:57 | |阅读模式
原标题:一个乡镇公务员的自白:我一定要考到城市里去!

曾以一篇《博士春节返乡记》引起举国关注的王磊光博士,与一名乡镇公务员隽儿做了一番对话。这篇文字,或许会让你对乡镇公务员这个群体有更深的理解。我们很好奇:你那里的基层公务员是怎么样的?或者,你自己就是在浙江的乡镇当公务员,有没有想要逃离?谈谈你的感受吧,不要藏着掖着!

九年前,我认识了隽儿。那时她正在重点高中读书,不是十分刻苦,但在班上总能保持中等偏上的成绩。在大人面前,她话不多,有几分羞涩。她有着敏锐的感受力,热爱写作,文字优美。与她接触,你便会感觉到,她是一个多么热爱生活的女孩。

隽儿出生在一个山区县城,父母都有体面的工作,家庭条件优越。“比起农村孩子,我很幸运,但是比起我的那些大学同学,他们很多是生长在大城市,就要差很远了。”当我再次见到她时,她这样说起了自己的家庭。“我爸是干公安的,高考报志愿时,他把我填报的师范院校改了过来,要我报公安院校。——其实,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老师,因为我喜欢跟孩子打交道。我觉得吧,老师,还有医生,是两个特殊职业,是真正关乎民生国本的。结果呢,大学毕业那年,我报考公务员,还真考上了,然后就来到了这个鸟不下蛋的地方,在镇政府当科员。规定总是跟年轻人过不去,要求应届毕业生在基层必须待满两年。”

“看来,你对自己的现状不是很满意?那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考公务员?”

“等到大学要毕业时,就业非常难,我们那个学校大部分人都在考公务员。家里人对我督促得很紧,就这样,我考上了。我当时的理想是,考到我男朋友的城市,当公务员;跟他结婚,组建自己的家庭。我男朋友有大学文凭,但其实不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因为是退伍军人,考公务员比我容易,他考取了他所在城市的政法干警,不能离开当地,结婚的房子也在那里。结果,我考到了这里。

而且,我之前并不知道乡镇机关的含义,报考的时候也根本没多想。当时就想着,只要是个公务员,总不会差的。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人把当公务员作为最高理想?甚至我还觉得,乡下有好山好水好风光。

来到这里,才知道什么叫农村。整个镇政府养着30多个人,就我年纪最小,成天被他们当奴隶使唤。早上起得最早,烧开水,打扫各个办公室的卫生,然后接听电话,通知会议,复印材料,做会议记录,管理公共财产等等。晚上睡得最迟,要去完成领导布置的新闻稿和总结类的文章,全是歌功颂德,其实哪儿来那么多丰功伟绩啊!全是官样文章,——我现在真是讨厌写东西啊!其他人,平均年龄45岁以上,什么事也不做,总在倚老卖老,成天就在那里喝喝茶,上上网,翻翻报纸,或者干脆不来。很多人就是寄生虫。比如这里有一个40多岁的女的,他爸以前是个小干部,她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先是在政府打杂,后来却转成了公务员,每天来政府溜达一圈就走了。大家的工资也不高,但大多数人有车,成天开车上班,还动不动出去旅游,也不知道钱是从哪里来的。你说,在这样的地方,有什么前途?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明白。”

“关于你在乡下的见闻和感受,能展开谈一谈吗?”

“农村的问题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比如说老人吧,太悲惨了,经常有老人死在家中尸体发臭,还没有人去管。中国的农村永远都这么可怜,永远都比城市穷,而且差距是越来越大。镇除了利益还只有利益。比如说吧,国家给这个镇拨了十万扶贫款,结果到村里只有七万,镇政府拿走了三万,莫名其妙地拿走了三万,还有,你根本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样将非法收入转为合法收入的。只要上面有钱拨给农民,就会被盘走一笔。上次镇政府以某村要修补一个水库的名义申请钱,上面拨了好几十万,实际上,那个水库根本没有修补,国家的钱就这样被瓜分了。上面来的各种款项,层层克扣,真正贫困的很少能享受到补助。镇长书记一年的正常收入可能就在四万多,但事实上,他们的收入大得很。(注:资金被“雁过拔毛”的现象的确比较普遍,根据此前新华社对危房改造资金的报道,克扣资金的有村干部,也有乡镇干部。)

还有,我去年负责了一个雨露计划,就是专门帮助贫困大学生的计划,镇政府这群人懒得很,把所有事都交给我做。镇政府不是有好些人的子女正读大学吗?于是乎,他们都给自己的子女申请了,而许多真正需要照顾的,得不到照顾。”

“面对这一切,你愤怒吗?”我问。

“我愤怒他们什么事都交给我做,自己什么也不干!就知道欺负年轻人,总喊着什么年轻人就应该多吃苦。年轻人吃苦是可以的,但就该这么被你们糟践是吧?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懒惰和渎职找借口!我敢说,这里的人,出了镇政府,去社会上就是废物。有些普通科员不是嫌工资低,跑出去打工吗?没出一个月,就回来了。为什么?在政府呆久了,根本适应不了外面的苦日子!”隽儿越说越激动了,“好几次,我都想着辞职不干了,但想到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也曾想着去考编制当老师,但是,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只见过纷纷放弃教师职业去考公务员的,没见过公务员辞职去当老师的。我们的工作毕竟比做老师轻松多了。在这里,你想来就来,想不做事就可以不做事,在外面,一天八个小时,还要加班,他们这群寄生虫怎么受得了!我上周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不会扣工资,理由是我病了,事实上,是我失恋了。我的男友,现在应该称呼前男友了,为了工作的升迁,背着我去找了一个比他年纪还大的女人,那个女人的父亲是领导。你看,一个很好的人,很快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社会真是个大染缸啊!

“你问我贪污腐败愤怒吗?愤怒有什么用!我能改变什么?你愤怒有个毛线用!我们跟社会过不去,社会就会跟我们过不去。我受不了这种环境你晓得吧?我都看透了,我学不来厚黑学,只能洁身自好,在这里卑微地生存,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只得无奈地苦笑,问起她今后的打算。

“我一定要考走,就算为了下一代,也不能留在这个大山坳里。好些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我都拒绝了。这是个恶心的地方,我一定要考到城市里去,至少是个地级市。”隽儿非常坚定地说,“你不知道,这里人的素质要多低有多低,简直就是野蛮。昨天早上,我在小饭馆里点了一碗面,结果一个大男人进来,直接端走了我的面,说是他饿了,先吃。我已经是第二次碰到这种情况。还有一次乘车,天很冷,窗边的男人竟然把窗户整个打开,我身边的女人实在受不了,就去把窗户关上了,结果那男人破口大骂,还要打那女人,连我也要打。你想吧,长久地呆在这样的鬼地方,我真的会发疯的。

像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是经常出入于商场,经常外出旅游,而我呢,每个月的工资不到1500,还要扣除餐费、报刊费,以及上面按定价摊派下来的各种书籍的费用。去参加各种培训学习,单位只给报销培训费,连餐费和路费都得自己掏。每年从十一月份开始,单位就停发工资,快到过大年时,一连发几个月的工资,一直发到二月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大笔年终奖呢!对于我们这些无职无权的人,公务员的工作就是给人一种虚假的幸福感!你看我弟弟,今年刚大学毕业,进了个大公司,年薪就有十几万!”

隽儿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但乡下行政生活的百孔千疮已让她纯洁的心灵蒙上了沙尘,乡下的环境让她的日子充满了挣扎。或许,我们都很困惑,到底是隽儿不能很好地适应这种生活,还是社会生活本就如此?如果我们说,生活原本不是这样的,那么它是什么时候才变成这样的呢?

“逃离乡下,定居城市”已经成为隽儿当下唯一的的理想。我想,凭借她的聪明,在不久的将来,她一定会实现这个理想的。但是,对于那些无数的农村青年,他们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没有富裕的家庭作为后盾,更没有一份体制内的工作让他们得以安定,而家乡又养不活他们,他们又能向何处逃离呢?

谈话结束的时候,隽儿问我:“你当作家,写的这些能引起上面的重视不?”我讪讪地说,恐怕不能。“那你还当作家搞啥子?你只能写,不能改变,有啥子用?别人也就看看,好点儿的会在心里泛起点涟漪,过后该怎样还不是怎样!”

隽儿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早已增添了几分泼辣劲,以致于我再也不能将她与当年那个清秀而羞涩,且善于发现生活之美的女孩联系起来了。
发表于 15-5-3 01:08 |
上错岸不如不上岸
发表于 15-5-3 01:09 |
关键是试用期结束前为什么不提出走人,转正定级后就没机会了。
发表于 15-5-3 09:56 |
说多了都是泪
发表于 15-5-3 12:10 |
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发表于 15-5-3 14:22 |

回 水水更健康 的帖子

水水更健康:关键是试用期结束前为什么不提出走人,转正定级后就没机会了。 (15-5-3 01:09) 返回原楼层
试用期结束前提出走人有什么好处?
发表于 15-5-4 10:48 |
【转】曾以一篇《博士春节返乡记》引起举国关注的王磊光博士,与一名乡镇公务员隽儿做了一番对话。写了《一个乡镇公务员的自白:我一定要考到城市里去!》的文章,认为会让人们对乡镇公务员这个群体有更深的理解(5月2日《人民日报》)。

  笔者曾经是一名乡镇干部,并且刚脱离乡镇岗位,自认为对乡镇工作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看了这篇文章,感觉其中充斥着一个新入职公务员来到农村后的牢骚与埋怨,傲慢与偏见。她抵毁了乡镇干部和乡镇工作,把整个农村干部、农村生活、农村群众说得一无失处。并且观点前后矛盾,逻辑混乱,完全是怨妇作派。我不知道这个对话,究竟向人们传达了什么?

  我国的农村还很落后,农村干部的整体素质还不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中少数干部混天度日、无所事事、目无法纪、“雁过拔毛”的现象也确实存在,但这并不能代替农村工作和农村干部的全部。说大多数干部“什么事都不做”、“是寄生虫”、“懒得很”、“去社会上就是废物”,这样论调不仅不符合事实,更是对广大农村干部的侮辱。

  这名叫隽儿的刚入职的女公务员,我姑且不说她到底在乡镇呆了多长时间,也不说她到底对农村了解多少,我只想谈谈她观点的逻辑问题。

  观点一:只有我做事,别人什么事都不做。她说:“整个镇政府养着30多个人,就我年纪最小,成天被他们当奴隶使唤。”“其他人,平均年龄45岁以上,什么事也不做,总在倚老卖老,成天就在那里喝喝茶,上上网,翻翻报纸,或者干脆不来。很多人就是寄生虫。”她无非是说,镇政府的工作就是她一人干的,别人都没有做事。我们不妨看看她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无非就是烧开水,打扫各个办公室的卫生,然后接听电话,通知会议,复印材料,做会议记录,管理公共财产,写新闻稿和总结类的文章。难道镇政府的工作就只有这些?发展经济、招商引资、计划生育、综合治理、信妨维稳、社会事务这都不是事儿?如果说镇政府的事全部都是自己做了,可能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观点二:只有我能干,别人都是废物。比如她说:“我敢说,这里的人,出了镇政府,去社会上就是废物。”并且还有依据:“一些普通科员不是嫌工资低,跑出去打工吗?没出一个月,就回来了。为什么?在政府呆久了,根本适应不了外面的苦日子!”一方面说别人是“废物”,但她自己又咋样呢?不是厌恶这里的干部吗?不是厌恶这里的工作吗?不是自己特别能干吗?可以不干公务员嘛!但她自己也和其他公务员面临同样的问题:“都想着辞职不干了,但想到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说别人离开了镇政府就是废物,那自己离开镇政府又咋样呢?

  观点三:我一刻都呆不了,别人就该呆下去?这名叫隽儿的公务员,说到底是她从内心地就憎恶她所工作的这个地方。她认为这是一个“鸟不下蛋的地方”,一个“恶心的地方”,“这里人的素质要多低有多低”,“长久地呆在这样的鬼地方真的会发疯”。点了一碗面被一个男人直接端走,天冷要求关车窗差一点挨打,也是她对这个地方民风认识的全部。“每个月的工资不到1500,还要扣除餐费、报刊费,以及上面按定价摊派下来的各种书籍的费用”,可以说,无论是这里自然环境还是社会环境都相当恶劣。“逃离乡下,定居城市”已经成为隽儿当下唯一的的理想。对一个地方的作出上述评价,我只能说隽儿骨子里就有一种憎恶。“恨”物及乌,自然恨这里的一切。我想说,作为一名新入职的公务员,在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一刻就呆不下去了,而我们的这些乡镇公务员一呆就是好几年,甚至数十年,你不觉得他们值得我们学习和称颂吗?

  开始我说隽儿姑娘是怨妇。写到这儿,我完全可以叫其泼妇了。因为在谈到农村问题时,其用词刻薄,语言几近谩骂。她骂农村、骂农村干部、骂农村工作。面对农村的这些问题,没有丝毫的建设性意见,全是埋怨、指责和失望。这对解决农村问题有益吗?

  作为曾经的一名乡镇干部,我以过来人想说几句:不要把农村说得这么让人失望,我们的新农村建设已经起步;不要把农村干部说得如此龌龊,他们是我国农村工作的基础,农村的发展和稳定还全靠他们;不要做了一点事,吃了一点苦就受不了,这对年轻干部成长进步有好处。上述博士与公务员的对话观点,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刚走出象牙塔的学生的一家之言,或者是对刚步入社会的小公务员的迷惘或者牢骚。如果将其作为农村的“现实”告诉大家,可能就是误导大家了。
发表于 15-5-4 11:55 |
在乡镇公务员[微博]隽儿眼里,即使考不上城市里的公务员,也能保住现在的饭碗。考试提供了一个改变命运的虚幻途径。殊不知隽儿已经被这样的美好设想骗过一次了。

  曾以一篇《博士春节返乡记》引热议的王磊光博士,与一名乡镇公务员隽儿做了一番对话。人民日报微信公号5月2日刊发了王磊光的这篇文字。隽儿对基层公务员收入及工作环境有诸多抱怨,起早贪黑工资却只有1500元、“成天被他们当奴隶使唤”,一时成为热门话题。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隽儿的抱怨至少说明她没有同流合污。如果面对游手好闲的同事、雁过拔毛的领导、为工作升迁背弃自己去找领导女儿的前男友,年轻的隽儿不是抱怨,而是认清形势,按他们的规则“努力奋斗”,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不过,我虽然能够理解隽儿的痛苦,但不能认同她改变命运的手段。她说得很清楚,“我一定要考到城市里去,至少是个地级市”。她只说考进城市,没说考什么,但想想就知道,不是事业单位就是公务员。在她看来,似乎只要考进城市,就能摆脱在乡镇机关不如意的一切。

  但即使真的考上城市的公务员,隽儿就能满足吗?论资排辈、人情政治这一套可不仅仅存在于乡镇一级的政府机关。逃离基层,未必能远离乡镇的那些丑陋现象。

  在隽儿的眼里,往上考是她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就像当初大学毕业时考公务员是她唯一的就业途径。这才是我最值得关心的问题。这种“考试决定命运”的思维模式是如何形成的?

  “干不了辞职啊”还真是众多基层公务员难以面对的诘问。比如她说,“好几次,我都想着辞职不干了,但想到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她也曾想着去考编制当老师,但也打消了念头,因为“我们的工作毕竟比做老师轻松多了。”

  隽儿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有许许多多。他们说起自己的处境总是叫苦连天,但是一说起改变,他们却一点也不愿承担风险。就好比许多公务员对“在外面 工作”有很强的心理抵触,他们往往夸大在外打拼的辛苦,或者对外隐瞒了在体制内工作的好处。他们能够想到的改变命运的方式,就只有“考试”这一条路了。

  考试没有风险。即使考不上城市里的公务员,也能保住现在的饭碗。考试提供了一个改变命运的虚幻途径,就像鲤鱼跃龙门一样。殊不知隽儿已经被这样的美好设想骗过一次了。以前是“考上公务员就好了”,现在是“考进城市就好了”。

  人总要在现实中生活,认清现实不等于认命,认清现实才能选择自己真正想走的路。对于年轻一代来讲,如果只把命运寄托给考试和偶然,那就是十足的悲哀,因为这改变不了现实,只会成全残酷现实的又一轮循环。

   
发表于 15-5-4 12:30 |
文章写的还是有一定现实性
发表于 15-5-4 12:46 |
浙江妹子火了
 楼主| 发表于 15-5-4 22:47 |
深在基层一线,文章确实贴近实际,要不然现在乡镇招人会要求5年服务期限吗。不信的话,可以借调到基层干一年。
发表于 15-5-5 08:36 |
乡镇没有隽儿说的那么糟糕,没有她说的那么不堪,偌大一个乡政府不是一个人能把事情都做得完的,刚上班的年轻人都是要多干活的,如果抱着这样的心态无论考到哪个单位也不会让人喜欢,同时自己也永远不会如意。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8-21 20:07 0.031200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