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八旗王爷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诚惶诚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6-6-30 08:05 |
本帖最后由 八旗王爷 于 16-6-30 08:51 编辑

关于崔副主任和钱副主任,我更喜欢后者。说实话,来研究室这几年来,我基本上没跟崔副主任有什么交集,我也不在他分管范围内,偶有同路调研或者共同的酒席,点头之交、相安无事,我本也不属于话多那种类型,而崔副主任也是一个比较拿范儿的领导,我尊他的范儿,他也没有过为难我的情况。而钱副主任则不一样了,当初我在BOSS身边工作,钱副主任几次深夜“汇报”工作都经过我的安排,可能是因为“汇报”分量不够,并不怎么见效,那是后话了,至少钱副主任对我的帮助深感谢意,这表现在语言和行动上,他曾经私下给我一对手表,当然,被我还回去了,我的理由是:兄弟之间,不必客气。我的想法是真诚的,我更怕这事被他拿到手里当段子。包括我后面来到研究室,他一直对我比较客气,安排调研也通常挑选好一点的路线安排我去。
周末的时候,我去看望了老顾主任,情况真是出乎意料,几天不见他的变化真的很大,人好像一下子精神气就没了,穿着那身病号服躺在床上,感觉真的像是人生的句点来到了。本来,我是期待崔副主任他们能张罗一下大家一起来看望一下,可是崔副主任好像没事人儿一样,绝口不提这事,我也没人商量,干脆一个人来了。
老顾主任看到我进来显得很激动,他想坐起来,我示意他躺好。我眼睛看着他,一度不知道说什么好,老顾主任什么还没说,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下来。老顾嫂子在一边说,他现在很脆弱,见到熟人就落泪。我紧紧握着老顾主任的干瘦的手,我说,顾主任,您别想多了,我听大夫说了,您这个情况不算什么大事,好好配合治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老顾主任平复了一下情绪,他说,小柳,你是咱们室唯一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的人。说着老顾主任又要落泪。我很吃惊,老顾主任做人没得说的,与世无争、业务精湛,对同事又很照顾,尤其是前几年新来的张佳,深受老顾照顾,从怀孕到生产、哺乳期,几乎没怎么上过班,老顾基本上是让她回家休息。难道她也没来看望老顾?我磨磨蹭蹭到这个时候才来看望老顾,主要是不想碰到同事,让他们先来,结果他们居然都没有人来。
从老顾病房出来,我感到特别虚脱。是为看到人生终点的苍白,也为人性的粗鄙,更或许是悲人及己了罢。老顾主任和崔副主任不合这是多年的公开的秘密,崔副主任比老顾主任小2岁,俩人性格却完全不一样,老顾主任为人和善,重视大局观,善于服从,而崔副主任则锋芒更健,爱憎分明,个性强势。老顾主任先人一步抢了位置,一座就是八年,崔副主任再强势也只能甘为人下,只是王国之下再搞出一个小王国,有一帮人围着崔副主任天天前呼后拥,老顾主任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有看不过就在会上点点名,每到这个时候崔副主任都会立刻反击,仿佛就在等着这种机会。现在,老顾主任出事了,崔副主任被认为是研究室接班人,毫无疑问,接班人的喜好就应该是全室所有人的喜好,这是站队,也是表态。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还好没有碰到任何熟人,我也希望老顾主任和他的家人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我曾经来看望过他的事。
 楼主| 发表于 16-6-30 08:36 |
妻跟我说,她弟弟要买房。
妻弟初中没毕业就出来工作,先是生产线上打工,后来又到小餐馆打工,再后来开始做小餐馆厨师。由于脾气暴躁,经常干不了多长时间就换工作,这么些年了,一点积蓄也没有,还不时跟人打架,要不把人打了,要不被人打了,这时候妻就要放下工作回到老家去处理,贴钱贴时间不说,得忍受岳父的唠叨,岳父母一辈子农民,没出过县城,但见过一个又一个从乡村飞出的凤凰,于是也以这个标准来要求他们的女儿们。
妻还有个姐姐,姐姐有个儿子,姐夫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生产线工人,姐姐没有工作,一家三口就靠姐夫工资过日子。姐姐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也没读几年书,家里的事指望不上,就只能靠妻去张罗各项事儿。去年,姐姐考虑儿子将来上学的问题,东拼西凑借了些钱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我家出了三分之一。我跟妻说,这钱基本上咱们就是赞助出去的,想要回来,难。妻鄙视的看我一眼,说你的出息就盯着借出去的钱!我无言,我只是觉得,姐姐买房我们出三分之一,那弟弟买房呢?关键是,我们上有老人随时有就医需要,下有孩子,看着人家的孩子吃好的玩好的,我们心里实在心酸,银行账户上始终就那么几万块钱,实在是托不住生活的安全感。这几年天天怕妻弟突然说买房,怕什么什么来,该来的总会来啊。
我说,妻弟买房是好事,我回头把我银行里的钱都转给你,你把钱汇总一下寄过去吧。妻显得很生气,她说,她就这一个弟弟,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我打断她,我说,我知道啊,所以我们全力支持他买房、娶妻,他年纪也真是不小了呢。妻骤然暴怒,手里拿着一本书朝我扔来,她说,你这是全力支持吗,你卡里多少钱我还不知道?有你这样的吗!你怎么这么小气、小心眼!我怕住在客厅里的父母听到,我压着火气,站起来,我挥着手势,压低嗓子说,那你要我怎么样?我自己住的环境这个样子?我还要支持一个不务正业的混子去买大房子……大半夜的,吵什么吵!不知什么时候老爸站在卧室门外说到,我和你妈这边有几万块钱,还要你姐那边拿一点,你们先拿去用。我突然觉得我一下子掉入黑暗的深渊,我拉开门,跟老爸说,你睡觉吧,事情我慢慢想办法,然后甩门而去。
来到路边,走在寂静的深夜里,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喘息不过来,我推开漆黑的夜色,还有一层漆黑,一层一层漫无边际,人生真的是炼狱了?还是懦弱如我到了今天才展露出真实面庞?我曾经发誓让父母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我在漫漫求学路上也是不断的用这个目标去引导自己,而这一瞬间,这一切,让我彻底开始怀疑我的过往。一辆敞篷跑车刺眼的大灯划破夜空,呼啸而过,车上放浪妖冶的年轻男女们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
发表于 16-6-30 12:44 [发自手机] |
支持楼主,省级机关已是多少人穷尽一生而不可达
 楼主| 发表于 16-6-30 21:19 |
日子还要过。我打电话给黄子业,约个饭局。这厮是我的高中同学,当初我上了中国政法大学,他则到省城读了宁城理工大,我是穷乡僻壤出来的,他爹是我们当地有名的企业家,我本科毕业又读研,然后在京城就业,他本科毕业进了省电台,干了几年采编,后来自己成立文化公司,风生水起。我们虽然不属于一个阶层——至少我这么认为——但是他一直跟我很合得来,我欣赏他的洒脱,他欣赏我的才气,我们一起感觉无比畅快,我们一起在江边酒后撒野,一起去朝着女孩子们吹口哨,甚至一起在迎宾大道迎风撒尿……仿佛回到年少轻狂的年代,感觉总是挺好,多年后,我意识到,这种畅快可能仅仅源自我自己,而他,仅仅是礼貌陪同。我们在一起从来都是他买单,他的口头禅是:钱财就是王八蛋。我也听之任之,毕竟,我没他宽裕。他在省电台工作期间,被一个小姑娘看上,死缠硬打,终成眷属,女孩子是江东省广电总局副局长顾成义之女顾小雁,也是江东有名才女,目前是省有线新闻在线节目女主播。
给我打二十万吧。我见到黄子业第一时间先是甩出这句话,黄子业屁股还没落在椅子上,我艹,你丫平时不待见我,今天是冲这二十万约我的对不?黄子业没心没肺,嗓门一如既往的大,邻桌的瞟过来。我说,是的,我现在需要钱。我不想把故事的原委说出来,心情还是很沮丧。黄子业继续大大咧咧,一万一杯,看你自己表现吧,平常装孙子,今天看你咋样吧。我大声的朝着服务台喊道:来一打雪花!
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冲进我的脑袋,我得抓紧时间赚钱了。手头上一篇东西截稿在即,按照局里规定,这篇东西大概能评内部分3分,意味着3000块可能要到手。我琢磨着,我是不是该向崔副主任示示好?
中午食堂,我瞅准了催副主任一个人打了饭菜坐下来,我抓紧行动起来,端着饭盒坐到他对面,崔主任,正好有个事想向你请教。我一边坐,一边不经意的说道,又显得极为诚恳小心。什么事?崔副主任抬头看我一眼,继续低下头吃饭。我说,省里结构性改革促进方案的量化推进模型,我做出来了,可我完全没有自信,我是想看看您是不是有时间给指导一下、审核一下?崔的眼神忽闪了一下,我意识到这东西打动了他,他需要业务上的东西来充充脸面的,尤其是有质量的东西。哦?下午到我办公室看看吧?他仿佛随意的说道,我忙说,好的,我下午2点准时到您办公室。一切在我想象中,暗自得意。
实际上,崔根本不懂业务,尤其是统计学基础上的计量理论,他简直是小白,而我,也不想让他指手画脚,我只想把他放在第一作者,而这一切必须有合理的理由。
崔虽然没有业务,可是他有名声,系统内的业界掌权派还是看他的面子的,这也与我的方案形成了相辅相成互为推进的关系。文章顺利发出来,他是第一作者,我是第二作者。

 楼主| 发表于 16-7-1 17:14 |
手机收到一条汇入款额信息,25W,跟黄子业开口,他总会不问过多,但会过多的做一点,让人心里暖暖的。我给黄子业发去短信:款已收到,以腰子担保。黄子业秒回:卧槽
新一刊的《业务研究》到刊了,钱副主任是《业务研究》的忠实读者,他每年都会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证明以他高龄从来没有停止过业务上的研究。内勤小周总是最迅速的把刊物第一时间送达各位,当小周把刊物送进钱副主任办公室后不到三分钟,钱副主任办公室传出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了。
我心头一惊!突然间恍然大悟,一下子特别懊悔,我是不是太太太愚蠢了。
人家选边站队都是悄悄进行打枪的不要,我这这这这明目张胆:一个钱分管的人,跑到崔面前谄媚,这本身就是一个特别让人瞧不起的行为吧!我的办公桌离钱副主任办公室很近,我很想站起来,去到他办公室去说明一下情况——可是如何说呢?越描越黑!我们是一个业务职能单位,业务能力被认为是一个领导干部非常值得炫耀的东西,除了各种证件及系统内的考试以外,内部评分规则就成了最具有说服力的指标,内部评分主要源自发表在各种档次、层次的公开刊物上的文章。当年崔副主任就是因为每年业务得分比顾主任少,惜败于顾,而今,我这是唱着高调给崔送去弹药,某种程度上,我是不是属于“叛徒”……想到这里,我为自己的仓促和幼稚感到无地自容,一把年纪了,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别说现在崔钱二虎相争,目前来看不分伯仲,就是情势明朗,也不能这么贸然的跪舔,这会让人瞧不起,最重要的是人家可能会另眼看我的人品
去跟钱解释,显然是不理性的。既然路走错了,自己把自己这个棋子交给了人家手里,就一条路走到底吧,硬着头皮顶下去吧,愚蠢的人儿!
发表于 16-7-1 18:06 |
楼主写小说的?
发表于 16-7-1 18:39 [发自手机] |
求更新
发表于 16-7-1 18:39 [发自手机] |
求更新
发表于 16-7-1 18:39 [发自手机] |
求更新
 楼主| 发表于 16-7-4 08:11 |
本帖最后由 八旗王爷 于 16-7-4 08:15 编辑

钱副主任真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为人恶毒、小人做派。虽然我做的有些傻,虽然我做的过于冲动,但是以我大头兵一个,哪怕就是名目张胆跟崔站在一起,那又会对钱产生多大威慑呢?再说,当初钱为了觐见BOSS,多少次让我给他创造机会,而我也确确实实在BOSS的各种场合下给了钱机会。而今,就为这一件事儿而打击报复我,全不顾以往交情,这也太狠了!
今年室里有一项年度重要课题,课题来源方是总局教育中心,期间跨度为一年,钱作为副主任牵头主攻这项课题,去年这项课题立项的时候,总局教育中心一处的处长下来,BOSS作陪,开了动员会,说是总局党组很重视,因为江东地方有着明显的区位代表性和典型性,要在江东案例上总结出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为总局决策层提供思路。这么高大上的说辞和高段位的配备,普通课题是无法享受到这些待遇的,当时BOSS当着教育中心一处处长刘琴的面说,钱副主任的这个队伍必须要高站位、出精品,关于后勤保障,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而今,钱居然利用这个由头对我打击报复:在江东省最穷的县城淮县做实训调研,期间6个月,钱要我去蹲!而且,这个事由远在京城的BOSS紧急批复了!须知,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须知淮县穷乡僻壤,须知我一肩这么大由头,得出活,得出细活,否则钱完全可以把这些课题的瑕疵推到我头上来,六个月啊!还让不让人活!而BOSS此举,也让我心头一凉
 楼主| 发表于 16-7-4 08:47 |
其实,让我离开宁城去地方,我是很乐意的,省局的大头兵下去,地方上也会以贵宾相待,更要紧是逃脱柴米油盐,更能追逐“虚无”。可是这种挫败感、被动感令人感觉很不是滋味,即刻启程、限期报到,这怎么听怎么像是放逐,尤其是感觉自己特别愚蠢,再就是新BOSS、年轻的马局长马上就要到任了,虽然我过着闲云的日子,但是在我心底里隐隐的还是想从人群中往前挤一挤……
王晴发来信息,祝贺柳局长上任!我没好气的发过一颗炸弹表情和惊讶表情,王晴说,你还不知道吧,这次你时间比较长,为了方便工作,局里决定让你以挂职的方式下去,挂职淮县局副局长!文我已经在走程序了,估计一会程序走完就可以下发了,该请客了吧!我很惊讶了,有点小惊喜,有点小迟疑,下去挂职当然挺好,一是补充基层经验,二是带着红头文件的挂职还是比较受认可的,工作开展起来方便的要多。可是,我这次只有6个月,正常的挂职一般不低于1年,不过好在有文。我还想问问我这次故事的来龙去脉,想来,还是算了,问清了又咋样呢?还是安之若素吧!又不是被QJ了第一次了!
下午简单收拾了一下,跟室里其他几位同事交接了一下工作,政治处的安排是第二天早上10点派车送我去,王晴陪同并宣布挂职事宜。
下班路上,老姜头给我打来电话。我很沮丧的口气,说,我这糟糕的棋局你都看到了吧。老姜头倒是不含糊,看到了。不过呢,蠢招或许有蠢福。我心头一动,怎么说?新BOSS马上就来了,我却被支下去了。老姜头说,未必要你来,或许需要他去!老姜头居然在这个时候说相声,老姜头继续,总局老大是教育部出身,来到总局后也打教育牌,而将要到任我局的马毅明原来的分管内容也是教育,最关键是的中组部部长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后备班开班仪式上的讲话上谈到的,你看了吗?我有点懵,我实话实话,我没看,说了什么?老姜头卖关子,自己回去看吧,看来你对你手头上的工作很不上心啊!我哑口无言,的确,这种横向课题相比当年在学校里做的简直太LOW了,你只需要稍微加点工具,你的受众就看不懂,又何必去钻研呢,天天上上网看看帖子、新闻,一天就过去了,等到课题快要到结项期了,拿出一两个晚上,美名其曰加班的拼凑起来就OK了。我对工作好像是太不上心了!
挂了电话,我立刻在网上搜了一下,新闻题目赫然:要将干部教育工作摆到干部工作中的核心战略地位上去。
发表于 16-7-4 09:26 |
楼主加油写的很不错,有点我与上一代人的斗争的意思
 楼主| 发表于 16-7-4 20:23 |
妻听说我要下去挂职,挺高兴,兴高采烈的买了菜回来,亲自下了厨,说是给我饯行,尽管她手艺并不怎么样。看着忙碌的穿着廉价衣服的妻的背影,心里也酸酸的,尽管妻的脾气有时候有些急躁,说起话来也不管不顾,但是妻毕竟是妻,跟着我这么些年,也没享到什么福,一直生活在比较拮据的生活中,连跟同学聚会这样的活动,妻也是能不去就不去,为的是省下些许费用,更或许是不想把自己的窘境展现给她的那些同学,其中还有些她当年的追求者。想到这里,前些天因为妻弟买房带来的不愉快也就一扫而光了。
用当下流行语来说,妻算是凤凰女。妻的学生时代非常优秀,第一次去妻家看到的是破败的小屋里满墙的妻的各类奖状,令我叹服。妻是她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当初岳父是不想让妻去读大学的,在岳父的传统观念里,女娃早晚都是人家的,不能投入太多,毕竟一个学期几千块的学费对一个农家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再说妻还有一个弟弟需要重点培养。当时的村长得知这个情况后,找到岳父,以村里负担妻第一年学费的条件说服了倔强的岳父答应送妻入学。妻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跳出农门改变命运也就这终南一条捷径,所以大学里积极表现认真学习,不光年年拿奖学金,还通过各种勤工俭学项目赚到了学费,所以除了第一年村里负担的学费外,大学四年妻没有跟家里要过一分钱,这在当时的系里传为佳话,这也是当初我被她吸引而至爱慕的非常重要的理由。后来我读研北上、妻本科毕业即参加工作那是后话。
 楼主| 发表于 16-7-4 20:56 |
本帖最后由 八旗王爷 于 16-7-4 21:07 编辑

王晴做事的确干练,头脑清楚、逻辑性强,第二天一早,我按时下楼,她已经摆布停当在向局里申请老款雅阁里等着我了。
王晴是局里有名的局花,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其中钢琴十级,这在全局机关也没几个。王晴不光面孔靓丽线条感强,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加上她穿衣打扮入时而又有彰显品味,浑身上下散发着职业女性特有的魅力,听人说她的每件衣服都价值不菲,光做一次头发都顶的上我半个月工资。每当局里有公共活动,王晴总会被挑选出来担纲女主持人,主持风格有央视一姐董卿的风采,遇有庆祝类联欢性质的活动,她偶还会上台表演节目,我曾经看过她的舞蹈和小提琴节目,感觉专业性很强。如果这么一个女人,再加上她熟稔的交际手段,那么可以推导出优秀的事业成绩来。可她偏偏效劳的是我们这么一个僧多粥少的业务单位,能人很多、岗位太少!到目前仅仅是正科级干部。政治部有三个年龄梯队并没拉开的老同志占着位置,这三位除外,一号接力手非王晴莫属。跟王晴相处,总是会感觉到如沐春风,她睿智的话语、优雅的肢体会让你在这么一个性感女性面前变得特别纯净,而与此同时你对她的信任却变得无以复加,我想这可能就是优秀的教养吧!我和王晴交往较多,但是我从来不问及她的私事和家庭,听同事说,王晴的先生是一名国企高管,两人育有一个儿子。
一路上我和王晴在随便聊天中过的飞快,时到午前车子下到高速路口,遥远的看到高速路口等了一拨人,居然是淮县县局局长马向阳带着一干人等早已在等候。我与马向阳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来省里参加全省业务工作会议,我和顾主任经过会场,他飞奔出来跟顾主任打招呼。马向阳也有五十多了,担任淮县局长也已有一个任期,比较好的安排是再干一个任期,然后到地市局任个副职,待遇上解决副处级,安心退休。用句官方话来说,那就是还有进步空间。对他自己来说,那就是还不能太消停,不能太超脱。
对地方上夸张的接待方式我早有耳闻,但是今天马向阳这么大动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车子停当,我和王晴下的车来跟马向阳等一一握手,互相介绍,马向阳夸张着动作和表情,全局五个副手系数到场,办公室主任、接待办主任等各科室负责人也在列,这么大的阵势让我忽然意识到异样:今天这排场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政治部,或许是为了王晴,但绝非是为了我。如果为的是政治部,王晴在几年内进入上升快速道虽然可以预期,可是即便是政治部主任到场,也未必要这种规格,或者说王晴背后还站了什么人,我有些迷糊,今后看来王晴不能平常对待了。
发表于 16-7-4 21:26 [发自手机] |
关注楼主
发表于 16-7-4 22:45 |
写的到位额
发表于 16-7-5 15:21 [发自手机] |
继续啊
 楼主| 发表于 16-7-5 17:41 |
中午的宴请安排在县局食堂三楼,分餐制西点,点式新颖,餐具精致,单品制作精细,餐间文化也讲究,包括走菜程序都极为严谨,服务生都清一色着礼服的小男生,考究的这一系列让我改变了对肥头大耳的马向阳的看法。席间,马向阳如数家珍的向王晴和我介绍了每一道菜点的西方历史、中方改进已经到了局里之后的改良,甚至还将制作精良菜品的厨师请出来作了介绍。置身这个江东省人均产值最低的县,在这么一个环境中享用了这么一餐哪怕在省城都出类拔萃的西餐大宴,我有些恍惚。马向阳啊马向阳,是个人才,甚至去给大餐厅做首席总厨都不为过,可是这么玩得花多少钱啊,地方人头经费经得住么……我是乡村里出来的,思维方式总是脱离不了屌丝模式
下午,县局召开局机关全体人员大会,由王晴正式宣布我挂职上任,我随后发表了简短的就职讲话,不痛不痒,打打亲情牌,完全一副学生姿态,也的确,我一个挂职副局长,有什么好拿拿架子呢。讲完话,马向阳带头鼓掌,并表态将按照省局党组和政治部各项部署要求,配合好、安排好、照顾好柳副局长在淮挂职各项事宜。任职宣布大会在安静祥和喜气洋洋中,愉快结束。
发表于 16-7-5 18:33 |
o^_^好文好文。。。期待更新
发表于 16-7-6 00:26 |
顶起顶起。期待更新。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6-23 22:14 0.032938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