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八旗王爷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诚惶诚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6-8-19 23:15 [发自手机] |
特意过来点赞,期待更新
发表于 16-8-20 20:55 |
期待更新哈
发表于 16-8-20 22:58 [发自手机] |
难度要太监?
 楼主| 发表于 16-8-24 09:05 |
上次“誓师大会”开过后好几天心情晴朗,配合台风过后的晴空万里,这感觉倍儿爽!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我在淮县的工作一开始就顺风顺水,我想到的想不到的,局领导们都想到了,一系列工作铺陈马上展开,系列政绩仿佛马上就要陈列在我的眼前,令人无限畅想。这几天的晚饭我特意都没去食堂解决,到外面我总是去的那个小店,叫上一个炒菜,点上一瓶啤酒,依然沉浸在欢乐之中,胸前波涛起伏的店老板娘这几天也每每跟我搭讪上几句,她也仿佛被我这几天的情绪所感染。
晚上给妻打电话报告了这些进展,妻显得很高兴,她说,我就知道你行的,你人很聪明,只是没有合适的契机,你要抓住机会好好干,要用干事业的热情去对待每天平淡的工作,把自己当傻瓜,不要计较得失,这样工作才能干出成绩来。我连连称是,我说,我最近在这边顺风顺水就是太忙,等忙过这段时间,你带着孩子老人也过来玩玩,淮县真是个好地方的,民风也好、风景也美,适合度假。妻说着好啊,但是语气中有些犹疑。我就问妻怎么了,她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以为家里又发生什么事,就着急忙慌的问她,她迟疑了一会,忽然冒出一句来:我们离婚吧。
我一下就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儿?生活中虽然有各种不顺心,但是我对妻的价值观人生观是认可的,甚至是欣赏的,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也没到离婚的这个地步,虽然我每每见色起意,但是离婚这两个字我是从来没有想过的,现在妻突然提出来离婚,吓我一跳,这是万万不可接受。我提高嗓门说,你疯了吧,怎么说这种话?妻幽幽的说,你别急,我说离婚自有我的道理。我没好气的说,你倒是说说你的道理呢?妻说,我们这算是假离婚。我咨询过了,我们离婚后我作为单身妈妈生下二宝,这样就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了。现在刚刚确定怀孕,还可以抓紧把事情办了,如果再拖延些时日,恐怕到时候想离还需费些周章。我很生气,粗着嗓子说,就为这个离婚,你也太没有谱了吧!我们是有追求和信仰的,我们向往的是未来美好的生活,在这种小磕磕绊绊中就放弃坚持和坚守,这是对灵魂的亵渎……说着,我自己也有些心虚,关于这些语言,我太久太久没有使用过了,那只是在谈恋爱的时候用来“空手套白狼”哄骗无知少女的把戏,而如今,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我,突然使用这些语言,显得过于苍白和虚伪。妻也“噗”笑出声来,我尴尬的收住声,沉默下来。妻说,这是战术不是战略,战术是不会影响你的这些“坚守”的信仰的,只要信仰在,路怎么走是其次的,终点不变就好。妻凄凄切切的说着,也是无奈,或为劝慰,更多在体味风险。我无言以对,妻说的当然不无道理,而且说起来也是终南一路,别无他途。我继续沉默着,妻说,这个事情我决定了,你看看你的时间,近期请假回来办一趟手续,后面的生活还是一如往常,父母和孩子方面,我们就不说了,等今后有条件了,我们再复婚。
挂了电话,胸口感觉极其憋闷。走出去来到院子里,看着星空繁繁,一眨一眨,并不为世间俗人而改变一如轨迹。看着星空点点,星空下的同龄人们,他们过的可好?不知是否也遭遇我的这些困惑,我是特例?还是特定年龄段所普遍面临的窘境?
 楼主| 发表于 16-8-24 09:06 |
新工作,新岗位,要适岗,还要考试,新的挑战,新的压力,更新会慢一点
发表于 16-8-24 10:08 |
期待更新
发表于 16-8-24 10:08 |
期待更新
发表于 16-8-24 20:21 |
厉害,佩服。继续更新啊。
发表于 16-8-25 16:12 |
好文,欣赏。真的可以和一些个大家的描写“小公务员”的小说相媲美。就是前几段太隐晦了
发表于 16-8-25 16:28 |
更新太慢了。。。。
发表于 16-8-25 16:33 |
官场小说看多了
发表于 16-8-25 18:32 [发自手机] |
加油!期待中
发表于 16-8-27 09:06 |
继续啊
发表于 16-8-30 09:08 |
继续啊,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6-8-30 15:51 |
妻是一个做事干脆利落的人,每当我犯拖延症的时候她总是会因为看不过去而厉声斥责。离婚这事儿上也是,她很快的准备齐当各类文本,让我回一趟省城。
我还是犹疑不决,我是不是应该坚定的站起来反对这种勾兑,坚定的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左手伟岸,右手苟且,可是情怀之外,我却别无他法。
妻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就像是添加了酵母的面团,时间一久,事情便会复杂,理性来说,君子不坐以待毙,解决问题事不宜迟,更不能麻木以对,是应该采取措施了。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从民政局出来,心情异常复杂。有人说被生活强奸多了也就习惯了,甚至会嗨,可我都这么多次了,每每还是感觉痛彻心扉生无可恋。抬头看到脸色苍白的妻,不知是由于刚刚心情波动还是办证室温度偏高,妻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头发凌乱的粘在两鬓。妻也抬起头来看我,四目相对,突然有了一种别样的氛围。人心深似海啊,哪怕就是我这样的屌丝,内心依然充满着连自己都未可知的黑洞,深不见底,炫耀着强大的吸力,仿佛要将五脏六腑全吸了进去。混账东西!我心里骂着自己。

如妻所设计的,一切并没有其他变化,我们一如往常的生活着。我没有向任何人提及我婚姻变化的情况,我不知如何去提及,仿佛也不敢去触碰,那仿佛是我生命中不堪的所在,抑或又是复读在即。在我整个生命的维度里,我都不想去触及,我想回避,我想逃离,去争取片刻的超脱。
然而我知道,我必须要提及,否则,离婚的意义又何在呢?可我,眼么前不想去想这桩事体。胸前仿佛压抑着一块大石头,一想这些事,这块大石头就要膨胀,就要爆炸,喘息不过来。既然难以承受之重,索性麻木的活着,不去想,不去忆,过一天算一天去吧。
 楼主| 发表于 16-8-30 15:52 |
我连续一星期睡在办公室里,醒来就写,困了就睡,写出一篇吹牛长文。我把工作设想为两个拳头出击,一个拳头是融入体系,争取体制内支持,向上、向外谋资源。另一个拳头是出实绩,由四个一组成:建一套能力评价体系,出台一套评定标准,建设一套提升路径,搭建一个培训学校。我认为,课题组要出成绩,要将主要精力放在第一个拳头上,第一个拳头硬了,自然就能带动人力物力来助我们完成第二个拳头的工作。反论之,第一个拳头没打好,第二个拳头就完全丧失了施展的空间,以我当前三个兵的队伍力量来看,全军覆没在文山会海、推三阻四的劳苦分神里头也未可知。
目前的队伍里,小郭家庭条件最差,天资也最低,各方面素养和能力也都平平,但有一点,他上升的动力最足,工作热情最高,也愿意做“先牺牲后壮烈”的梦,这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对于这种阶层出身低微、处于目前无望阶段的孩子,我是最能理解和把握心理的,我打算把他放在第一个拳头的攻克工程中,这项工程重在搭架子,不需要有多突出的能力,是个人都能干,只是需要牺牲自我的时间,甚至是精神。我能想象正处于婚恋年龄的小郭在今后繁如烟海而又枯燥无味的简单重复劳动中总有一天会心生厌倦,但我有相当的信心用只言片语来激发他无穷的精力和昂扬的斗志。没办法,总要有人牺牲,舍他其谁。
陈萌的表现超乎想象,短暂的接触下来她已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仅最初的几件事情就迅速扭转了我对她“纨绔”的偏见,与她相处的感觉越发好起来,这是个悟性非常好的孩子,知识面非常宽,点子多、思路广、有见识、有担当,办事稳妥,闭环做事风格很遂我意,与人交往不卑不亢有张有弛,就是连她穿衣风格和香水品味都令我暗暗欣赏不已。我打算好好用用她,发挥她的潜力,让她担责更重要的角色,也算是培养她罢——这根杨育红处长的委托和陈萌的家庭背景毫无相关,仅仅是出于我的爱才之想。
至于陈艳,我意主要以配合陈萌为主,不能让她有太多主见,凡事必须要经过陈萌和我的同意之后再去开展。
想定之后,我对工作分工进行了细化。同时把我的整体思路向张伟副局长作了报告,张伟像以前一样,爽快表态,一如既往的支持。
在犹豫很久之后,我决定将我写的吹牛长文发给BOSS。按说,这篇东西一定很合他老人家胃口,他也一定喜欢这样的行文和行事风格。而且,我这项工作绕来绕去,也无法绕过总局党校这座大山,总局党校行政能力测评中心闻名全国,拥有大量账套、测评数据、能力公式,如果我能拿来主义的“借鉴”一番,那这项课题就成了八成了。可是,我又吃不准BOSS目前的状况,二嫂前面跟我联系说BOSS工作尚未受影响,但是调查并未结束,调查范围还在扩大,这次大有不查出问题不罢休的架势。这个时候任何的打搅都会让当事人感觉烦躁,又有可能给调查者导入新的调查线索。
考虑归考虑,我还是把东西发给BOSS了。行文良久,还算满意,如不能给欣赏者共赏,那简直就是锦衣夜行,暴殄天物,去他娘的调查呢。

没想到,就像给我回复短信一样,BOSS很快回复了,还是一副吊吊的口气:很好,好好干!
尼玛,也不说说具体好在哪里,不知道现在我沾沾自喜,特别喜欢具体的表扬么!不过,我还是抓紧抓住他回复的时机,写了一篇复信:谢谢首长肯定,我会谨记您的指示,毫不松懈的继续好好干下去!如果方便,我想在恰当的时机,谋求一个跟测评中心领导学习的机会!
BOSS还是很快的回复了,就一个字:好。

好吧,如果我不知道他的脾气,或许会以为是吃了软钉子,这实际上是给我打开了一扇门。我得好好谋划一下了。甚至,心底里想着,得抓紧把这个事项办了,在BOSS还"稳"的时候。
发表于 16-8-30 15:55 |
真不错,刷完了,期待更新
发表于 16-8-30 17:02 |
更新太慢了。。。比海贼王还慢,不过现在海贼王已经狗屎了
发表于 16-8-30 17:10 [发自手机] |
王爷快更
发表于 16-8-30 20:53 |
我还是犹疑不决,我是不是应该坚定的站起来反对这种勾兑,坚定的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左手伟岸,右手苟且,可是情怀之外,我却别无他法。

写的真好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6-25 20:29 0.042241 s, 10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