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48|回复: 20
收起左侧

[原创大贴] 从村官到省直机关公务员:讲述我的公务员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3-13 20:11 | |阅读模式
     最近逛论坛,看到很多朋友在开贴讲自己的公务员指路,仔细算算从第一次公考到今天,也有10个年头了。回首10年,自己从一名大学村官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省级部门,有慷慨激昂、仰望星空,但更多的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辛劳付出。
     今天,就开贴讲讲我的10年公务员之路,由于是休闲文字,就不讲究什么结构、炼字了,按时间线以流水账的形式,讲述我所经历的平凡、真实的事情(由于本人时有加班,所以更新时间不固定,有空就写一点)。
     我是2008年毕业的,大概在2007年底,同学就陆陆续续出去找工作了,我也和大家一样面临着找工作的压力。由于我所学的专业是行政管理,老师鼓励大家考公务员,正好在07年下半年,全省公招公务员,班上报考的同学挺多的,我也就本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心理,报了个偏远县的工商局。说实话,当时虽然是学的行政管理,但对这些一点都不了解,地理位置好不好、职位好不好、收入高不高、以后发展怎么样等,一点都没有考虑,纯粹是浑浑噩噩瞎蒙的。报了名之后,自己也没有怎么准备,一天忙着耍游戏(那时候比较迷天龙八部),到考试的时候,坐了个火车就去考试了。考完后,过了段时间公布成绩,运气不错,进面试了,是全班唯一一个进面试的。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好像是第二名,但分数不高,好像与第一名差3分多。当时,自己还是挺高兴的,哥好歹进面试了不是。同时,心里又挺矛盾的,既觉得分数太低,没什么戏,又心存幻想,觉得万一运气好前面的人发挥失常、或者放弃了呢,总之患得患失、辗转难眠。自己当时对公考也是一团混沌,根本就没想到买点题看看、临阵磨枪,更不用说报个什么提升班、包过班之类的了。就这样毫无准备地走上面试场,结果当然是毫无意外的死得很惨。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公考,折戟沉沙、铩羽而归。明天接着讲。

0人赞赏

 楼主| 发表于 17-3-13 21:00 |
    第一次公务员考完,差不多这学期就结束了。第二学期是最后一学期了,同学们也差不多该实习的实习,该找工作的找工作,那段时间挺颓废的,一边在学校懒懒散散的混时间,一边在外面偶尔投下简历,这中间好像还经历了一次选调生考试,一次公考。这次公考没有报名,选调生考试倒是准备报名的,不过错过了报名时间。有个同学运气好,通过选调生考试成功上岸。说到这里顺便吐槽一下,当时为了提高就业率,只要有人愿意参加选调生考试,不管符不符合条件,学校就都给出证明,那个同学就是这样取得资格的,听说他后来混得还不错,昨年换届差点当上副县长。闲话少叙,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号公务员讲习所。继续说我的事情,由于我一直是学生干部,成绩也还过得去,老师对我的印象一直比较好,临毕业前,辅导员老师给我说,学校要招“西部志愿者”,我愿意去的话给我一个名额。当时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就笑笑没答话。
    就这样一直混到7月份,吃了“散伙饭”,同学们该回家的回家、该上班的上班。得,反正我也没有工作,就先回家去耍着。可能是源于对即将步入社会的恐惧吧,当时天天呆在家里,也不想去找工作。后来到了8月份,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县在招大学生村官,大概要招50人左右,只考行测,想着天天赖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就想去试一下。然后去现场报了名,顺便买了本培训书,再家里啃了几天就去考试, 90分钟的考试时间,大概40多分钟就交了卷(以后提前交卷的情况还会经常遇到),感觉还不错。在家里等了几天,估摸着笔试成绩出来了,就打电话去问考试情况,工作人员说进了面试,具体成绩等网上公布。过了两天,笔试成绩出来了,考了81分,排第5名。
    后来,又跑了几次,交材料、资格复审等各种事,然后就到面试了。面试一直是我的弱项(一是缺少急智;二是容易紧张),当时还是有点小紧张的,现在还记得在侯考室拿着从网上找来的热点问题反复背的样子。然而,虽然临阵磨枪,但结果仍然不出所料,答得一塌糊涂,基本上接近考官能给的最低分了,但因为有笔试成绩托底,还是顺利的过了关,成功混进了村官队伍。今天先讲到这里,明天接着讲村官生活。
发表于 17-3-14 00:28 [发自手机] |
不错,另外哪个省啊?选调生混得这么好?不像我这儿的。
 楼主| 发表于 17-3-14 09:49 |
师重远 发表于 17-3-14 00:28
不错,另外哪个省啊?选调生混得这么好?不像我这儿的。

    熊猫省。他走得快,主要得益于家里在当地有些关系,工作后不久就给一县领导当了秘书,还有就是比较会搞关系,大部分还是走得不快的。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17-3-14 13:01
天天有进步 发表于 17-3-14 09:49
熊猫省。他走得快,主要得益于家里在当地有些关系,工作后不久就给一县领导当了秘书,还有就是比较会 ...

说的是呢!!
发表于 17-3-14 16:07 [发自手机] |
厉害 有微信不
 楼主| 发表于 17-3-14 17:41 |

有微信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
 楼主| 发表于 17-3-14 20:03 |
     过了体检就是培训,记得培训是在一个大礼堂搞的,搞了一天,又是请之前的优秀村官传授经验,又是请政协主席讲文化方面的东西,然而当时对这些东西连最基本的概念都没建立,所以他们讲的东西对我并没有什么卵用。培训结束后,就是各乡镇领人,我去的地方是一个小乡,和我一起分到这个乡的还有一个姓唐的哥们。来接我们的是一姓付的副书记,由于乡上没派车,她就开的私车来,在车上一边走,一边给我们介绍乡镇幅员面积、人口、产业等基本情况,另一哥们在外工作过两年,有一定社会经验,就时不时的给她搭句话,至于我则完全撘不上话,好在这个乡镇离县城不远,10多分钟就到了。到镇上后,副书记领导一办公室,里面有个男同志,然后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曾镇长,简单问了些我们家庭情况,又叫一个姓王的老同志给我们安排寝室。由于寝室一时半会安排不少,加上我们也没带什么东西,又已经是星期五了,就叫我们先回家把需要的东西拿来。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件现在看来挺傻的事情,临走的时候,付书记叫我们把基本情况写一下,曾镇长给了我们一人一张A4纸,我们拿着刷刷几下就写完了。当时,也搞不清应该交给谁,就想当然的觉得付书记是副职,曾乡长既然是乡长应该比副书记官大,就把材料交给了曾乡长。后来才知道,为了以示尊重,也为了叫着方便,在称呼时一般会把“副”字省掉,直接称某某局长、某某书记、某某镇长,曾乡长是副乡长,而且是挂职的,主要负责党政办工作,相当于大号的党政办主任,属付书记直接分管。
    到了星期一,我们早早的就到乡政府,付书记带着我们看了安排的寝室。乡镇府后面有一个小四合院,大概有10来个房间吧,都是上世纪8、90年代建的瓦房,我和姓唐的哥们一间。房间不大,也不透光,挺潮湿的,房间内一横一竖摆了两张1.2米的旧床,是农村那种老式的木床(床上几根木条、需在木条上篾箦、再在篾箦箦铺干谷草、然后在谷草上铺棉絮的那种),还有一张老式的办公桌,由于地面不平,还在一脚垫了块砖头。不过咱从小在农村过过苦日子的,也不在意这些。除了我们两个之外,在这里常住的还有一个比我早一年的姓夏的村官、一个比我们早两个月的姓胡的西部志愿者和一个比我们早一个月来的姓万的村官,以及一个大龄未婚的计生办主任。这些房间,每个摆了两三张床,其他乡干部值班时就在乡上住。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除了住宿之外,乡上也包早饭和午饭,早饭一元钱,吃白水挂面(没有臊子、自己调调料),午饭凭餐票吃不出钱。把东西放在寝室后,付书记就带我们去见乡长和书记,乡长办公室在2楼,就先到他的办公室,付书记给他简单介绍了下,当时他正忙着泡茶,也没怎么理我们。然后出来,上到3楼书记的办公室,书记是个高大的胖子姓曹,叫我们再他办公室坐了会,简单问了下我们的想法之类的。当时,主要是姓唐的哥们在说,我也简单说了下,回答得并不好。后来才知道,由于我个子不高,人也比较木讷、老实,也不太会说话,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直到一年多后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在万姓同事的婚礼上敬他酒时,他才给我说起这件事,此时他对我和对唐同事的看法已经掉了个,得到了彻底的改观。今晚上还要赶个材料,就先写到这里。
 楼主| 发表于 17-3-15 21:15 |
    昨天说到见领导的事情,今天接着摆。见完领导后,又等了两天才给我们分配任务,我们两个都是到村上任团委书记。同时,还给我们安排了乡上的工作,社会事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这才是我们的主业,并且每8天还要值一次班。社会事业中心有4个人,1个主任、2个工作人员、1个村官,头上还有个分管领导姓孙,都喊他孙乡长;主任姓牟,是个女同志,大约30出头,人很能干,但性子急、脾气爆,喊他牟姐;2个工作人员,一个姓陈,男,45岁左右,很质朴实在的一个人,喊他陈叔叔;一个姓梁,男,当时不到40岁吧,人很耿直,喜欢讲点小笑话,喊他梁哥;村官姓万,就是前面提到的比我们早到一个月的女村官,他之前在另一个区当了“西部志愿者”,期满后转聘到这个乡当村官,和牟姐差不多,精明能干、心直口快,喊他万姐姐。值班组加上我共4个人,组长姓付,之前当过乡长,退“二线”后就协助孙乡长分管城乡环境综合治理。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付叔叔和我父亲同岁,为人耿直豪爽,在当时以及之后的众多同事中,他是对我最好的,后面会有一些小事,大家可以看得出来。顺便说一下,这个乡共有4名“退二线”干部,2人当过乡长、2人当过副乡长,但都没有架子,和其他干部一样的上下班、一样的干活、一样的值夜班,这种现象我之后在其他地方再也没有看到过,属于干部管理比较规范的地方。
    上面介绍了办公室和值班组人员情况,加上前面的夏姓村官、胡姓志愿者,这些人会频繁地出现在我之后的故事中,所以就多介绍了些。下面接着说工作,社会事业中心的工作,从大的方面说可以分成两大块,一块是城乡环境综合治理,主要由梁哥负责,当时省上抓这项工作抓得很紧,据说有两个乡镇党委书记因为这项工作没做好被就地免职,所以从上到下的压力都很大,但他抓这项工作抓得挺好的,他老婆在外打工,他又是外地人没人帮衬,他又要做工作又要带儿子,每天早上就一大早起来把儿子送去上学,然后骑20来公里路的摩托车赶到乡上,在8点钟之前把所有街道的清洁巡视一圈,9点以后就出去清理乱摆摊的、乱停车的,等等,我在那的近一年时间,他基本没出过纰漏,这一点对于一个处于旅游交通线、经常被各种检查的乡镇来说殊为不容易。社会事业服务中心的另一大块工作,就是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就业(这个县当时搞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试点)等涉及惠民的工作,我们其他几个主要就做这一块的工作。当时,乡上在离乡政府3、400米的地方租了两间门面,搞了个便民服务中心,我们3个村官的主要职责就是坐便民服务中心,负责办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才去的两个月,工作挺平淡的,就是波澜不惊的慢慢熟悉工作,每天朝9晚5的按时上下班,算是从校园走入社会的慢慢过渡。今天暂时写到这里,明天接着聊。
 楼主| 发表于 17-3-16 21:33 |
     今天接着摆。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在哪混了一两个月,和乡上的同事也就慢慢混熟了,除了自己的事业服务中心工作外,偶尔乡上也安排一些其他任务。到了大概11月份左右吧,当时由于四川发生5.12地震,几个地震重灾区需要招一批公务员,记得招的数量还不少。当时,由于只有这几个市招人,所以报名的人挺多的,乡上的几个年轻人都报了名,我报的岗位是招10个人,后来报名人数却达到了4500多人,是我所有考试中竞争最激烈的一次。看到报名人数公布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觉得不好了。当时,那个市还出了个地方保护政策,就是本市的大学生村官可以享受加分,干满1年的笔试成绩加2分,当年新招的加1分,外地的1分不加,那次考试只考行测一门总分100分。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考过试的都知道,这个政策的威力有多大,记得当时乡上两个同事报的同一职位,也就相差1分的样子,排名却差了100多名。我的那次考试考了71分还是75分,现在记不清了,排名大概在100名的样子,面试肯定没戏,但自己当时还有点志得意满的样子,觉得自己考赢了4000多人,简直不要太牛逼,现在想想当时挺傻瓜的。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这是第二次公考,依然是铩羽而归,不过这次考试却给我了父亲信心,据他后来讲,他把我的成绩和其他几个市的所有岗位成绩作了比较,都能进面试,瞬间觉得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工作了。
    工作上的事,大概就这个样子,很多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到是生活上的是可以给大家摆一摆,可以更好的了解乡镇生活。前面说到,这个乡的住宿环境并不好,当时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每次要洗澡,就趁晚上10点夜深人静以后,用电热水棒烧一大桶水,提到办公楼二楼或三楼的厕所去洗(主要是一般不会有人),至于两位女生则一个在里面洗、一个在外面守门,到了11月份左右,乡上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修了个小浴室,安了电热水器,不过每次洗澡前都要提前30分钟烧水,但好歹不用到厕所洗澡了,对当时来说挺重要的。前面还说到值班的事情,每个组一个月大概要值3-4次班,由于乡上周末和晚上不管饭,所以就给每个人每月发120元的值班补助,这个钱直接发给值班组长,用于值班期间吃饭的开销。付叔叔为人耿直,对我们几个小年青也挺关心的,每次吃饭都把其他4个年轻人也喊上,相当于4个人的钱管8个人的饭,所以钱老是不够,不过他从没叫其他组员出过钱,差额部分的都由他补上。还有,当时没有“八项规定”,也不禁止喝酒,所以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要喝点酒,喝的都是3元钱一两的泡酒。我们几个属于小字辈,除了女士可以不喝外,基本上有人喝我们都得陪着,那段时间感觉天天都喝,得出一个深刻的体悟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实在是很对,天天喝酒酒量确实会变大,不过后来喝得少了酒量也就正常了。记得当时的人大主席张主席,喜欢喝快酒,上桌子就连干两杯(半斤),然后吃饭,看得我们一票人脸都绿了,他还时不时甩出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点都不耿直,喝酒都慢吞吞的”。今天先写到这,周五、周六有空继续写,没空就星期天接着写。
发表于 17-3-17 10:56 |
赞一个!依然坚守在村官岗位的飘过~
 楼主| 发表于 17-3-17 11:49 |
myispp 发表于 17-3-17 10:56
赞一个!依然坚守在村官岗位的飘过~

 楼主| 发表于 17-3-19 20:01 |
今天接到扯。在乡上过了4、5个月,基本上就接近过年了,那年过年乡上给我们几个一个发了3000元的过年钱,第一次领到这么多钱,至今记忆犹新,回家就给父母一人发了1200元的红包,他们也挺高兴的,虽然钱不多,但毕竟不用伸手给他们要钱了不是。说到这里,顺便说一下我们的工资。当时的工资是,专科生900元/月、本科生1100元/月、硕士生1300元/月,我属于1100/月这档的,当时乡上还给每人发240元/月的补贴,这是固定的,每月1340元,虽然不高,但好在当时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也不用租房、交水电费,同学才毕业也没有谁结婚、生子,勉强够用。然后,乡上规定周末加班可以按1天100元报加班费,每人每月可以报400元,即每月有4天的有偿加班,其他时候白干。本来我们是没啥加班的,但牟姐、梁哥好心,每次加班都把我们叫上,这样每个月可以报一些加班费,不过不多,有时候100元、有时候200元,然后逢元旦、国庆这些大节,一般会发200左右的过节费,这就是全部收入。
过完年回来,就说便民服务中心要搬。之前的便民服务中心,是租的居民的房子,乡上为了节约成本,决定房子不租了,把乡上的两间寝室改造改造做便民服务中心。然后,姓唐的哥们也要拍屁股走人,他之前搞过一年房地产销售,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跑来当村官,当了半年发现实在不是想象的样子,就准备拍屁股走人。当然,也没有说走就走,他当时在准备考珠宝鉴定师,就一边看书一边干工作,准备等试考完再走,但走的风声已经放出来了。过了大概一个月的样子,新便民服务中心装好了,我们就搬回了乡政府办公。过了两个月,大概3月份的样子,姓唐的哥们正式走了,他负责的医疗保险工作就移交给了我,同时乡上搞实用技术培训,牟姐叫我和万姐姐协助他做组织工作,活一下就多起来了。
顺便说一下培训的事,当时市上的一个领导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说要拿出多少多少钱,对多少多少农民进行培训,让每个人都掌握一门技术,给我们乡下了500个名额,市上每个人补贴几百元学费(直接给培训学校)。当时到处都是媒体在宣传,说这是一项好得不得了的惠民政策,对农民增收致富又有多少积极意义,等等,等等。然而,在我看来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由于大部青壮年都出去了,来参加培训的基本都是老大娘、留守妇女,主要还是冲着培训结束后发的毛巾、盆子这些小礼品来的。有一次,我就专门问过来参加养猪培训的,培训究竟有没有用,他们的说法是家里就养两头猪,按培训老师的说法还要这样弄圈舍、那样弄饲料,折腾来折腾去,简直是在开玩笑;也有养猪大户来听,但听完一节课后,就再也不来了,他们觉得老师纸上谈兵、懂的东西还没自己多。从那时起,我就形成一种观念,一项政策好不好,不要看电视上、报纸上说得好不好,要真正去问群众他们的看法。有些东西说得天花乱坠,其实在老百姓看来屁用没有,纯粹是浪费纳税人的钱、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样的政策,我们今后还会看到很多。
发表于 17-3-19 22:18 |
期待更新
 楼主| 发表于 17-3-20 11:48 |

谢谢鼓励
发表于 17-3-20 17:21 |
希望LZ继续更新哈,很想了解基层公务员的生活
 楼主| 发表于 17-3-20 18:24 |
Lemon(ω`) 发表于 17-3-20 17:21
希望LZ继续更新哈,很想了解基层公务员的生活

会的哈
 楼主| 发表于 17-3-20 20:25 |
接到扯。前面说到姓唐的哥们走了,把他负责的医疗保险移交给我。由于当年的医疗保险系统进行了升级,加上他那段时间忙着走,所以录入的信息很多事错误的。有群众到医院看了病,但没办法报销,就陆陆续续发现了这个问题,每天都有群众来查阅信息、更正信息,印象是每天早上8点不到,就有10多个群众在那等着。最开始还没什么,但由于信息已经进了系统,要更正挺麻烦的,时间长了就有点烦了,加上有的群众一来就是恶言相向,所以心头很不爽,老觉得事情又不是我搞成这个样子的,现在给你更正就很对得起你了,凭什么还在哪指桑骂槐的说我。记得,有个老婆婆来要求更正信息,当时已经下班了,加上确实心头有口气堵着,所以态度很不好,还高声和他争吵了几句,现在想想挺不应该的。
还有一个老大爷,也是要求更正信息,由于当时数据已经提交到社保局的系统里了,他来了一、两次都没办法更改。后来有天,他又来找我,我说改不了了。他说,行,改不了了,我今年就享受不成医保,你把我交的钱退给我。我心头想着,行行行,我自己掏20块钱给你,当花钱买清净,就从身上拿了20块钱给他。结果他根本不是想退钱,而是挖了个坑准备埋我,他拿着钱就说,你们收的钱都应该交给财政所,没经过领导同意就退钱给我,是不是你把我的钱贪污了,我要去告你,巴拉巴拉一阵炮轰。我当时也是斗争经验少,被他噼里啪啦一说,心头就有点打鼓了,特别是当时没经过领导同意就退钱,捅到领导那里肯定没好果子吃,心头就有点发虚,口头虽然不认输,但还是作出了退步,承诺再找社保局协调一下。后来,在社保局汇报了好久,终于同意用一个变通的方法给他处理。过了几天,陪着他一起到社保局把信息更正了,本来他要付车费的,但我看他年龄也很大就没同意,来回都是我付的车费,所以他可能觉得我还是个老实孩子吧,就给我传授他当村长的时候与其他村干部斗争的经验。这件事情给了我两点体会,今天还教育着我:一是做事情前要想清楚,没有风险再做,做也要按程序做,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二是要帮别人真正解决问题,不然说再多的话都不起作用。
姓唐的哥们走后,大家都明白村官不是长久之计,都在考虑走得事情。前面说到,万姐姐比较能干,他负责的村劳保站建设、4050人员就业这些工作,迎接了县上、市上的两次检查,上面都挺满意的,县人社局负责这块工作的阿姨也很喜欢她,就给她说准备给领导建议,以后把她留到人社局解决事业编制,问她愿不愿意,当然这事最后没成。小胡的家里也在给她找关系,准备把弄回去当职中老师。就只有我和姓夏的哥们没有着落,整个人挺焦躁不安的,不知道将来是个什么样子,迷茫、恐惧充斥周围。姓夏的哥们那段时间去外地考过一次试,回来就给我说,这次上的把握比较大。然后给我讲,我这次去考试,住在一个小旅馆,半夜的时候梦到床边突然冒出个人,然后给他说我叫什么名字,你这次考试能考上,你回去后要给我烧多少纸钱(写这段文字的时候还觉得背后有点凉)。他说梦清晰无比,叫什么名字清楚得很,应该是真的,等考上就给他烧纸。结果,没过几天,牟姐下班回去,就碰到他在乡政府后面的河沟边烧纸。不知道他是梦做得不准,还是纸没烧够,总之这次他仍然没考上。
 楼主| 发表于 17-3-21 21:14 |
到了3月份,全省公务员公招考试开始报名,当时在网上东看看西看看就选了个招1个人的乡镇职位报名,大专以上学历、不限专业,大概有100多人报名。那段时间整个人还算自觉,晚上没啥事都在看书。看了大概一个月左右,到4月26日正式考试。考了下来的感觉并不好,行测有几道题都没来得急做,匆匆忙忙涂了几个答案就交卷,是唯一一次题没做完的。考完试后的一段时间,一边忙工作、一边在焦急忐忑中等待出成绩。中间,有一个地方招事业人员,和姓夏的哥们一合计,都觉得公务员没啥戏,不如去这个地方报名碰碰运气,然后我请了两天假去现场交资料、报名费把名报了,当时花了吃喝住行加报名花了600百元左右,挺肉痛的。大概等到6月10多号的样子,可以查笔试成绩了,当天一早我陪培训学校的老师到一个村去商量培训的事情,请他们帮我查成绩;大概10点钟左右,手机收到公务员培训学校发来的一条广告短信,悄悄找其他几个人问了下,他们都没收到,当时觉得可能是进面试了。11点钟左右,他们把我的成绩查到了,感觉并不是很高,有点小失落。回去后和他们比了一下,觉得分数还不错啊,顿时又恢复了希望。又过了两天,所有参加考试人员的成绩都公布了,我的笔试成绩在本职位排名第一,折合分比第二名高2.6分,在所有报考乡镇的人员中也是最高的。
当时虽然笔试成绩还可以,由于前几次面试的糟糕表现在前,想来想去都觉得心里不踏实,一会想会不会被反超、反超的可能性有多大,一会又想拿到多少分就可以确保万无一失,在脑子里心神不宁的琢磨来琢磨去。后来,还是觉得有备才无患,就跑到书店里买了本面试培训试书,有1000个例题,每天晚上就看书,一点一点地啃书。当时,乡上的同事也挺关心我的,还有的给我支招,叫我去找曹书记帮忙找找关系,说我所考市的常务副市长曾经在这个县当过组织部长,而曹书记当时是干部科的干事,他们能够搭上关系、说上话。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公务员讲习所。由于我当时有点怕他,在加上脸皮实在太簙,也没好意思开口求他。办公室的陈叔叔,之前在武汉当过兵,经常给我们说,他当兵时给中央某大长老(在武汉当过书记)做过警卫,某年该长老回武汉,开口就问小陈哪去了?第二代领导人中某长老(李木匠)的女儿也和他又关系,觉得他人很老实,把他当侄子看带,还专门来看过他,等等。我进入面试过后,他说他和这个市的市长关系很好,说这个市长是中央某大长老的外甥女,还说该市长什么什么时候陪她母亲出来散心,他就是在这个饭馆(我们常去吃值班餐、加班餐的小饭馆)招待的他们。后来某天,他突然给我说,我给某某市长打了电话,请她在面试的时候关照下你,她说面试不行等以后考上了可以关照,你要加油。后来到这个市工作了,他某次打电话和我聊天,又说他给某市长打了电话请她关照我,说这个市长还记得我在那个乡镇,答应以后会关照我的。我在这个县工作了6年半,这个市长后来升任为市委书记,听说最近要升省部级了,在我迷惘、无助的时候,多么盼望她突然想起关照我的事,给县上下个指令把我调走或提拔我一下,但这样的消息一直没有等来。一直以来,我都怀疑和好奇,陈叔叔究竟有没有这些牛逼的关系,不相信他吧,他又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朴实、老实的;相信吧,从我后来的经历和侧面了解的情况看,又觉得他和这个书记的关系、这个书记背后的关系这些可信度都很底。大家帮我分析分析,他究竟有没有这些关系?今天扯得有点远,明天接着聊。
发表于 17-3-25 21:34 [发自手机] |
哈哈,继续啊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7-6-24 16:50 0.032699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