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84|回复: 1
收起左侧

[其他问题] 仕族的没落与重新崛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9-4 20:18 | |阅读模式

当代公务员考试选拔国家人才大抵与科举相似,公务员在我看来就是当代的仕子,从文官制度兴起以来,仕子莫不作为王朝的中流砥柱对待,李斯言道:郡县治,则天下治。郡县之根基,不过是庞大的仕子默默教化当地民众,传承王朝旨意和开拓进取等不断薪火相传的默默努力。

李世民曾望着络绎不绝的天下仕子,喜不自禁的说道:“天下英雄皆入吾綔",这是一代天可汗对我们芸芸仕子的评价,吾辈能不以此自勉,砥砺前行。

可以说,华夏史上有我们作为仕子阶层的浓墨重彩的奋斗历史。

可反观现在,公务员作为当代仕子,你金榜题名还可以看尽长安花吗,不过是沦为媒体嘲讽的混不好就回家的北上广漂失败者而已。

  我一个朋友告诉我,上学时他对罗伯斯庇尔、列宁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很好奇,有意无意地去复制他们的那种人生经历,尝试通过亲身经历去挖掘革命冲动的源头。所以硕士毕业后,他当时没要上海户口,反而在边缘社会瞎混。但是第二年就后悔了,因为很难找到对应专业的工作了。有段时间,实在穷得没办法,就去应聘街头发传单的客户经理,甚至当过保安,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了什么是改造世界的革命冲动。

发传单、当保安的营生,对于其他工友们来说,是一个赚取收入的好机会,能够拿到工作,他们会很开心。但对他这种名校出身的硕士来说,却是实在难以忍受的鞭挞。领队的训斥,工友们觉得理所当然,而他却感觉像钝刀一样抽割着自己的尊严。他的学历、学识、眼光,不但不能缓解我的经济处境,却成了他工作和思想的累赘,让他备感羞辱和痛苦。当时他对社会充满憎恨,对政治的热情也急剧增加。

直到那一刻,他突然理解了很多东西。为什么墨索里尼这种在维也纳博览群册的街头浪人,会变成政治上的激进分子,并对大众的心态做到了如指掌?同时他也意识到,贫困并非革命的源头,就像今天他很容易地就能洞察到,贫困并非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根源,现代化教育缔造的自尊心才是。他相信任何学校教育出身的政治学者都不可能真正理解这一点,但他也相信斯大林、列宁会和他有同样的看法。
这些东西任何书本都不会有,如同很多真正的道理一样,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得到。

同理,目前媒体和社会对青年一代公务员的妖魔化的评价正狠狠的鞭挞着年轻仕子的自尊心,很多时候,我们感觉到莫名的压抑和不开心,不仅仅是因为沉重的经济压力和成家后的责任,更是社会评价对你日益降低的一种自我认同焦虑。
  
翻开媒体一看,只有bat的商业精英们在拓展商业版图,各国政治的boss在焦点问题博弈,然后就是体坛的精英们在尽情的他们的舞台表演,再之后就是不断的娱乐局和小三的狗血纷争,如果有公务员的消息,一定是负面的诸如贪污和玩忽职守不是吗?

人民的名义里基层公务员要么是同流合污,要么是孙连成一样的不作为,即使有一两个兢兢业业干正事的仕子,也不过是为了衬托主角伟光正的,把一切事儿基本上都给干砸的劣质人才。

可是事实上是如何呢,我们庞大的仕子队伍默默承担着国家经济、民生、治安、外交等除了军事以外几乎所有的事务,不仅仅是pla帮你负重前行,还有我们这群默默付出的仕子。

我现在发现论坛的人大多集中在经济待遇的讨论上,却涉及自身职业尊严被社会舆论和政府刻意作为替罪羔羊打压的境地,掩耳盗铃般示若不见,要不然就用自黑的方式提前对自己的尊严进行降维,在我看来这种行为不仅是一种在尊严上的集体投降,也会不断加重自我身份的焦虑感,甚至会引发群众的集体蔑视,对于目前发生的大量袭警,围攻政府办公场所,撒泼式信访越来越多也基于此,很简单,当群体的尊严被集体贬低的时候,只有被那些自我尊严受媒体吹捧的其他群体狠狠践踏。

当然,总有一批睿智的统治者会洞察到这样的问题,如朱镕基总理就会率先加大公务员待遇和保证央企的垄断地位来保证国家面临暴风骤雨般风险时,巨大的航船可以有主要的舵手和一批忠心的水手而安全航行。当然也会有人表演家醉心于福利传播者的炫目名声,将大批本该被仕子获取的荣誉,独揽一身,却给后世带来更为沉重的道德枷锁。这就是为何独裁的贪婪容易被阻止,人民的贪婪则难以杜绝;明目张胆的邪恶总能遭到抵抗,道貌岸然的邪恶则往往肆意无行。
  仕子阶级已经没落,却终将崛起。

我们甘愿冒着背井离家的孤独来到新的省市甚至农村去建设新家乡,本身就是一个时代的壮举,那些被压抑的荣誉只是蛰伏着,等待着喷发。
“盲目的慈悲是危险的,肤浅的爱足以灭国。”——马基雅维利,当明星大v再肆意召唤难民涌入的时候,只有我们在第一线在促进民族的融合和处理摩擦冲突。
当大v尽情享受着网民的赞誉的时候,谁会记得我们默默值班到深夜的身影。

“一个伟大政党赖以生存的政治基础,离不开两种必不可少的力量:合理的意识形态和足够的物质力量。缺乏后者的保障,她就不可能支配现在,而没有前者的呵护,她将注定失去未来。”而我们这个群体既是意识形态的承载者也是传播者,更是党产的最坚定的保卫者,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反观台湾海峡的国民党,当他既没有意识形态的传播者,也失去了宝贵的党产后,未来是何其的渺茫。

目前,美国和西方正陷入人口结构的崩塌和意识形态的瓦解,伴随着时间的推进,其内部裂痕将会不断扩大,这将为中国带来真正的机遇。而真正维系民族认同感的,舍我辈仕子其谁可当,就是我们这些被网民唾骂的舆论引导员在不断的扛起中华民族这个民族主义的大旗。
魔鬼从来不是孪生的,对于我们公务员阶层集体尊严的漠视,换来的只有对自身组织的迷茫和疑惑,甚至疏远。

尊严从来都是最珍贵的事物,当我们不去维护我们集体尊严的时候,不试图让之重新获取传统历史的地位后,我们所看重的福利、待遇甚至所谓的稳定都会因为民众的呼声给取缔,养老保险同等化,打破终身制、下一步是什么,大家可想而知。
当一个群体对自身的尊严集体沉默的时候,崛起遥遥无期,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会重新崛起,只要我们有一天我们像竭力争取待遇一样去争取本属于我们的尊严和社会地位。

评分

参与人数 1诚信度 -10 收起 理由
版主管理小招 -10 大量一贴多发,再犯删除扣一百诚信!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18-10-17 13:00 |
好文,值得引起反思!!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9-4-22 16:32 0.036487 s, 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