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8|回复: 1
收起左侧

[咨询答疑] 这几份答案哪个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2-30 16:55 | |阅读模式
(二)互联网的问世与发展,拓展了国家治理新领域,也给行政执法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请结合给定资料2~6,简要分析网络治理行动中如何加强行政执法工作。(20分)
某图的:
    新的问题与挑战:发展不平衡、规则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具体表现在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和预防手段、执法缺少有效依据、执法压力大等。加强执法工作的举措有:
    一、主动适应“互联网+”国家治理新形态,提高执法人员的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
    二、积极应对“互联网+金融”,熟悉手机APP、微信等新工具,提前分析可能存在的问题,规范网络交易行为。
    三、推动“互联网+”志愿服务多元化发展,健全网络秩序,强化网络实名制管理,提升网络志愿者的素质和能力。
    四、提供执法依据,制定可操作的网络管理规范性文件,坚决查处网络违法违规行为,“约谈”涉案网络媒体负责人。
    五、认真开展并广泛宣传网络治理行动,提高社会知晓率和公众支持力度。
百度找的:
    1、外卖、微商、慈善借助网络获得群众基础,执法部门必须重视,主动发现问题,压缩监管盲区,加强监督。
    2、针对新兴业态法律配套不完善,应加强调研科学决策完善顶层设计,及时立法颁布规范性文件,确保有法可依。
    3、面对新兴业态法律模糊地带,应树立边界意识,执法不缺位不越位,强调程序化规范化执法,确保执法必严。
    4、网络领域受众广泛影响面广,动员群众力量建立投诉举报制度,加强社会宣传,群策群力加强行政执法工作 。
    5、网络经营新业态种类多门槛低成本小流量大,由审计税务网警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加强事前事中事后执法监督。
    6、针对网络平台加强法律及职能配套,坚持依法办网、文明办网,及时处理各类举报,常态化“约谈”制度监管。
我买的参考书的:
    针对网络治理行政执法过程中的执法依据不足、执法手段匮乏、执法力量薄弱等问题,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
    一是健全行政执法制度依据。对网络行为提出规范性制度要求,确立网络不法行为的认定标准,明确网络主体的责任,强化网络实名制管理,推行信用奖惩制度。
    二是形成行政执法协调机制。实施跨部门联合执法,将公安、网监、工信、工商等部门资源共享,加强执法监管协调,形成执法合力。
    三是增强行政执法技术手段。加强执法队伍的专业化水平建设,招收计算机方面技术人才,定期组织培训,聘请外部公司和专家提供技术服务。
    四是创设行政执法良好环境。加强宣传教育,鼓励社会公众参与网络治理,对于举报属实者给与信用奖励,形成齐抓共管局面。
(华图的不知道怎么评价,百度找的点找到但是感觉有点乱,参考书的又觉得会不会有点脱离原文?大神们帮忙点评下)
 楼主| 发表于 18-12-30 16:56 |
(附材料)
     资料2

  “手指动一动,美食送上门”,由于省时、省力、省心,网上订餐越来越受到白领和大学生的喜爱,不少小餐馆也纷纷挂到网上去接单。以外卖订餐平台“饿了么”网站为例,按照该公司的简介,其业务覆盖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天津、苏州、厦门、福州、哈尔滨、长春等多地,加盟餐厅已超过20000家。

  记者调查发现,很多消费者都曾使用过网上订餐服务,并且还专门下载了订餐的手机APP,每到吃饭时间打开手机便能订到各类美食,使得该订餐方式成为不少上班族的首选。白领杨女士说:“由于工作较忙,中午经常加班,根本没时间出去吃饭。有时太晚了,就拿饼干、巧克力等零食对付,有时干脆不吃,这样对健康很不利。上网订餐不仅节约时间,而且餐品的种类也很多,再也不愁没时间吃午饭了。”为此,她专门下载了订餐的手机APP,轻松做到即时点餐。

  采访中,记者留意到,网上订餐除了可以根据口味选择更多美食,付款方便且省钱也是不少人选择这一订餐方式的原因。像“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大家常用的网上订餐平台,都是采用第三方支付,可以绑定银行卡,也可以使用微信、支付宝等平台进行支付,付款方式便捷。同时,网上订餐的优惠还挺多,价格比实体店要低,下载了手机APP可享受更多的优惠。

  资料3

  微信是腾讯公司推出的一款即时语音通讯软件,用户可以通过手机、平板和网页快速发送语音、视频、图片和文字。微信提供公众平台、朋友圈和消息推送等功能,用户可以通过摇一摇、搜索号码、附近的人、扫二维码方式添加好友和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同时微信帮用户将内容分享给好友以及将用户看到的精彩内容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根据腾讯发布的财报,2015年一季度用户增加0.49亿,二季度用户更是增加0.51亿,截至2015年三季度,微信在全球坐拥6.5亿用户。

  强大的社交网络几乎掌控了每一个用户的熟人关系。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会玩微信的人,一种是不会玩微信的人。微信,显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随之而生的商机也让众多“微虫”为之动容。近年来,基于朋友圈开店的微商作为新兴的网络经营主体异军突起,“朋友圈”这一原本私密的社交圈因为大量微商的存在成了“广告圈”和“购物圈”,晒美食、拼颜值、灌“鸡汤”已不是微信朋友圈里特有的标签,卖包包、衣服、化妆品甚至卖烟、卖药、卖黄金首饰……朋友圈正成为传说中“应有尽有的大商场”。

  在朋友圈卖东西,低成本低风险,卖出去就是赚,准备在朋友圈卖东西的赵龙说:“不用开店,不用租房,也不需要什么正规经营资质,靠朋友转发,销售规模的增长是几何级的。此外客户评价被区隔,单向沟通,客户没有比价可能。”

  资料4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种名义的网上慈善活动在网络社区风生水起,求助帖、微博微信劝募、淘宝义卖等活动受到人们的极大关注。网络慈善利用互联网无边界、传播广等优势,通过多元主体参与、线上线下联动等方式,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最大限度汇聚着社会爱心,凝聚着社会求助力量,传递爱的正能量。

  网络慈善有许多成功、感人的范例。例如,贵州、浙江等地民间公益人士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通过网络民间慈善组织与公募基金联手的方式,把慈善账本“晒”在阳光下,募集到1000多万元资金,4000多名小学生因此而受益。

  然而我们也应清醒地看到,利用互联网这一高效便捷的慈善方式尚处于上升成长阶段,在运行过程中存在一些隐患和风险,需要审慎对待。比如,由于网络世界的虚拟性让爱心人士不能直接接触受救助对象,捐助者在网络捐赠时容易陷入“感情用事”的误区。而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也不惜透支公众的信任和爱心,骗捐诈捐事件时有发生。

  2015年6月,知乎网用户“ck小小”向网友自称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22岁女大学生,花光了父母积蓄进行的心脏介入手术却失败了,陷入绝望中。不久,拥有59600粉丝的知乎网大V“童瑶”在回答中鼓励“ck小小”,并表示自己也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愿意为“ck小小”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一回答获得了1.4万个赞。次日,“ck小小”公开了自己的支付宝账号,表示“假如我下次手术还能活下来,将来参加工作一定如数归还”。2016年1月14日,多位用户举报知乎网大V“童瑶”与“ck小小”疑似“唱双簧”,一位谎称疾病,另一位为其募捐,涉嫌诈骗数百用户捐款15万元。1月19日,在知乎网用“ck小小”与“童瑶”两个账号上演双簧苦情戏、骗取网友数十万元捐款的犯罪嫌疑人童某,向其户籍所在地公安局投案自首。

  中国青年报曾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47.4%的受访者曾通过网络平台参与过捐款,但仅28.5%的受访者信任网络捐款中的慈善组织或募捐个人,62.4%的受访者担忧在网络募捐中存在骗捐诈捐的潜在风险。

  网络捐赠的前提是信任,如果信任之墙轰然坍塌,破窗效应不容忽视。通过已发生的骗捐诈捐事件,我们看到,网络捐赠过程中的信任机制格外脆弱,倘若求助者的信息被发现有假,或者是他对待捐款的态度背离常理,就会影响捐助者乃至整个社会对网络慈善的看法。

  为了发展慈善事业,弘扬慈善文化,规范慈善活动,保护慈善组织、捐赠人、志愿者、受益人等慈善活动参与者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进步,共享发展成果。2016年3月16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该法规定,慈善募捐是指慈善组织基于慈善宗旨募集财产的活动;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款物;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慈善组织有违法行为的,可以向民政部门、其他有关部门或者慈善行业组织投诉、举报。民政部门、其他有关部门或者慈善行业组织接到投诉、举报后,应当及时调查处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骗取财产的,由公安机关依法查处。

  资料5

  2015年3月18日,新浪新闻客户端推送了“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病逝”的新闻。这一“抢发”的消息后被证伪,而这并非个例。据报道,2015年4月份前8天,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接到涉新浪的举报达1227件,居主要网站之首。

  2015年2月2日和4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业务局及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负责人,对违法违规情形严重的网易和新浪分别进行了约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约谈之后网易、新浪立即针对违规转载新闻及散布谣言、淫秽、色情、暴力、恐怖、诈骗等违法和不良信息问题进行了全方位整改,并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以网易为例,约谈后通过对全站频道及栏目的三轮彻底排查,主动关闭了6个频道的17个问题栏目,清理互动环节负面及低俗信息约2.4万条,处理各类违规账号400余个,封禁发布色情低俗信息IP地址19个,撤换了一批广告客户,清理了一批不符合规范的合作商,网站内容质量明显提升。

  为了进一步推进依法治网,促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依法办网、文明办网,规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保护公司、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营造清朗网络空间,2015年4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正式对外发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的约谈工作规定》,简称“约谈十条”。“约谈制度”正式成为我国互联网主管部门“事中监管”的重要举措。该规定所称的“约谈”,是指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发生严重违法违规情形时,约见其相关负责人,进行警示谈话、指出问题、责令整改纠正的行政行为。

  从地方的实践来看,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此前已多次与相关网站“约谈”。然而由于此前缺少规范性的文件,“约谈”对象多是总编辑或副总编辑等业务负责人,其中程序性问题也有待厘清。据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虞晓刚介绍,从操作层面出发,地方网络主管部门依旧希望国家出台规范性文件。虽然地方网络管理部门依照一些法律条文“依法行政”,然而因缺少操作上的规范性文件,在执法过程中还存在“模糊的地方”。现在,“约谈十条”使约谈工作进一步程序化、规范化,更好地规范了执法部门的行政行为,更好地促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依法办网、文明办网。

  资料6

  2015年1月底,国内知名民调公司零点调查开展了一项网络生态环境的调查,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内网络生态环境的各方面变化情况进行了系统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网民普遍肯定党的十八大以来网络环境的积极变化。80%以上的网民认为网络充满正能量、网络秩序变得更好、网络舆论环境得到改善;90%以上的网民表示支持政府发起的各项网络治理行动;90.6%的网民对我国网络的健康规范发展充满信心。

  调查显示,对于政府最近两年发起的六项网络治理行动,网民表示知晓的程度较高,只有7.3%的网民表示一项都不知道,即有超过90%的网民至少知道其中一项网络治理行动。具体来看,认知度最高的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有78.9%的网民表示知晓。还有三项行动的认知度均超过了半数,分别是:“打击整治伪基站专项行动”(64%)、“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62.2%)和“规范网络新闻信息传播秩序专项行动”(52.7%)。而“即时通讯工具管理暂行规定”(41.2%)和“首届国际网络安全宣传周”(39.5%)由于发起时间相对较短,因此网民认知度相对较低,但认知比例也均在4成左右。

  调查显示,网民对各项网络治理行动大力支持,表示支持的比例普遍超过了9成。其中,有四项治理行动的支持度超过了95%,分别是:“打击整治伪基站专项行动”(98.4%)、“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96.7%)、“首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96.4%)和“规范网络新闻信息传播秩序专项行动”(95.2%)。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9-1-23 15:18 0.032624 s, 8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