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3|回复: 5
收起左侧

[交流] 当时只道是寻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4 08:36 | |阅读模式
    在这座没有雪的城市里,直到这个时候,我丝毫没有察觉一年倏忽而逝,只有撕下最后一页的日历才提醒我即将开启新的纪年。即使是圣诞这样的洋节,在这温暖的南国,缺少雪的映衬,圣诞树也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在北方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时令总是那么历历分明,十一月房子里供了暖,雪花也飘洒地恰到好处,望不尽的白茫茫覆盖着原野,罩住烟村远树,大地开始积蓄着新的力量,沉甸甸的一年就要过去了。
    这一年我走过最漫长的旅程,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却没有遇到一个正值最好年纪的人。这一年有的人是来了,有的走了。我出走南方被许多朋友艳羡,似乎一瞬间成了备受瞩目的“偶像”,也要如我一样奋力拼搏出门闯荡;不久前朋友带我去了普宁,和他一起走过工作和生活的潮汕村庄,我在那个小镇中徘徊游荡,氤氲的气息让我读懂了昔日的梦想。朋友很幸运,在小镇的几年里结识了一群热情善良的兄弟姐妹,他离开小镇时也带走了一群人想要“逃离”的渴望。
    我知道,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总是守着故乡,却眺望着远方。
    那一年我刚到伊通,躁动而不沉静的我总是想着早早的离开,在一个冬夜里,我一人蜷缩在家里,坐在电脑前面,洋洋洒洒给一年后的自己写了一封信。问问一年后的自己还好吗,在哪儿呢,又在干嘛。写完后我随手把它扔在一个文件夹的角落里,还是把自己交给岁月去安顿吧,明早醒来就忘了这封不需寄出却是最深情地期待。
    自从离开长春,这几年我总是在不同的梦境里找寻回家的路,或是在追着永远赶不上的公车,或是在梦中凭着记忆不断的四处奔波;梦中转醒,天还未亮,望着天边的星星,感叹这里终不是故乡。我和龙少讲我会经常回想那些走过的路,做过的事,龙少劝我撇下过往向前看,其实我并非止步不前,我只是想从走过的来路中寻找蛛丝马迹,描画好下一程的轨迹。
    十一回了红旗街,看着老校舍的“残骸”上建起了完全陌生的现代化社区,我知道那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再也无处安放,即便这里早已看似“面目全非”,我的青春记忆也不会支离破碎,终阻断不了我对一座城市念念不忘。多年之后,我还会回生活过的小镇,那里依旧清净明朗,在傍晚来到河岸,倚着栏杆,目送远方。红艳欲滴的夕阳正缓缓坠下,飞鸟翩翩,飞过平野田畴,薄薄的暮霭浮起来,交织着缕缕炊烟,然后是淡淡的一弯弦月升起来,在湛蓝的苍穹撒下清凉的光辉。入梦时你垂垂变老,在梦里你依稀年少,那些闯荡岁月中孤意熬过走马里的风剑刀霜,任由谁在闲絮着当时只道是寻常。
    维港璀璨的焰火照亮了香江两岸,人们欢呼呐喊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那封信后来我再也找不到了,也记不清当时对自己交代了什么,未来总还是要抱有期望。下一年要去做有意义的事,做最擅长的事,将这些快乐的事做到极致,可还是忍不住要问问,明年这个时刻你在何方?
发表于 19-1-4 10:35 [发自手机] |
写的太高深了。  
发表于 19-1-4 21:34 [发自手机] |
不明觉厉
发表于 19-1-5 13:11 |
建工学院的?
发表于 19-1-12 19:55 [发自手机] |
丢在风里
发表于 19-1-13 23:10 |
哥们有点忧郁啊,惆怅,迷茫,又有点身在异乡的孤独感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9-9-23 08:50 0.036187 s, 19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