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98|回复: 17
收起左侧

[交流杂谈] 苦逼的童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2-2 15:43 | |阅读模式
我的童年真的很苦逼的。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奶奶才四十多岁五十岁不到,在农村正是干农活壮劳力的时候,所以她既没时间更没心情来照顾我这个长孙子。况且,那时候我的幺爸(也就是我父亲最小的弟弟)还在上初中,奶奶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她的幺儿(小儿子)身上了。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外婆五十多岁了,身体不是很好,因而只能在家做做饭带带小孩子。但那时候我表哥才刚刚两岁,我外婆是喜欢得不得了,天天把他背在身上,因而外婆也是没时间照顾我的,况且我又不是她的孙子,仅仅是外孙子。
       那时候,改革开放的东风终于吹到了西南边陲,我们老家的土地也包产到户了,因为农民也就更加积极了,天天泡在田地里,终于也可以吃饱饭了。那时候我们家刚分了几亩田地,全靠母亲一个人打理,父亲要去重庆城挣钱来还因为超生我而被罚的几百元社会抚养费。
      农闲的时候,母亲就把我背到田地边,找个洼地把撞我的背篓安顿好,然后就下地干活。这是比较安全的,因为有什么状况的话她可以随时照看到我。农忙尤其是春耕秋收的时候,母亲就不能带我到田地边了,她就找来一个大大的篾箩筐(竹子编织一种农具)摆在地坝(西南一带家家户户门口一块小空旷地带,用于晾晒农作)里,再搬一块很重的石头放在篾箩筐底部(防止箩筐偏倒),然后再塞上一些干枯的稻草在里面,做成一个窝,最后把我放在这个草窝窝里,然后就去下地干活了。等她收工回来的时候,往往都是四五个小时之后了,我已经饿得哇哇叫了几个小时了,嗓子基本已经哭得沙哑了。这还算是好的,要是突然下雨,就严重了。因为西南山多田地少,庄稼地往往里住处很远很远,好几次突然下雨,等母亲气喘吁吁从田地里跑回来的时候,我早已经在雨里被淋成落汤鸡了。每每被大雨淋了之后,我都会大病一场,然后母亲就只能扔下农活,背着我到处寻医问药。
等我两三岁的时候,情况就稍微好点了。母亲下地干活的时候,就用一根草绳子一端套住我的脚,另一端算在一根木头上,旁边再用放一团吃剩下的米饭粒,这样我既能够在几米范围内活动,又不至于掉到什么危险的地方(农村小孩子掉到茅坑里淹死的事情很多),饿了还可以自己用手抓几把米饭粒到嘴里。据母亲说我那时候就显得有那么点小聪敏了,下雨的时候我就会从地坝里爬到屋檐下,这样就少了许多因为淋雨而感冒生病了。 可以说,我的童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度过的,这也造成了我内向、孤僻和自卑的性格。
      等我四五岁的时候,情况就好多了。母亲下地干活前会谆谆告诫我不要东奔西跑,就在地坝周围活动,不要玩水,不要玩火什么的。我那时候也还比较听话,绝大多数的时候就安静地坐在地坝里,一个人静静地玩耍。但我毕竟还是个孩子,还是有天然的好奇心。有次,邻家地坝里晒了一些油菜籽,我很好奇,就跌跌撞撞地走上去,想看看踩在油菜籽上是什么感觉。当我踩在那些晾晒的油菜籽上的时候,一切就失去了控制。农村长大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踩在油菜籽上是非常滑的,况且我身体弱平衡差,我就一下子甩出去好远好远,重重地磕在了一块石头上。后果是我的下嘴唇上了有了一个两厘米的口子,也可以说是窟窿吧,我的下嘴唇上就永远地留下了那么一块大大的伤痕。我的膝盖也被摔坏了,膝盖骨下滑了好几两厘米,基本就成了一个瘸子。母亲很是着急,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是没钱去大医院医治,另一方面又担心我从此以后就真成了瘸子。后来,母亲就背着我访遍了十里八村的骨科医生。苍天有眼,最后在一位很有经验的老医生悉心医治下,我的膝盖基本痊愈了,只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那时候,每到阴天或要下雨的时候,我的小腿骨头深处就一阵阵地发痛,痛处一会在靠近脚板的地方,一会又跑到靠近膝盖骨的地方,那种骨头深处的疼痛是很难忍受的。记忆中我的小腿和膝盖骨上总是贴着壮骨膏的东西,每次揭开的时候拉着肉皮,我都会痛得哇哇大叫。直到现在,这个后遗症还时不时折磨着我。
      后来就开始上学了,记忆中春天很早秋天很晚的时候,我都是打着赤脚板上学的,一双质量很差的凉鞋,我至少都是要穿上一年的。每天晚上天黑的时候,我才能拎着鞋子去池塘边洗脚,然后再穿上凉鞋。那时候一双凉鞋大概是两三元吧,有次一位亲戚给我送了一双凉鞋,我高兴了整整一个夏天。农村的土路是崎岖不平的,小孩子又都喜欢奔奔跑跑,所以脚趾头尤其是大脚趾头经常会碰到石头上,然后脚趾甲就会开裂,流下一大滩的鲜血。学校的厕所也是很简陋的,赤脚上厕所的时候总是踩到尿坑里,所以每次从厕所出来总是要使劲在把脚板在地上磨来磨去。小学的时候赤脚上学的小伙伴还是比较多的,但是上初中后大家都开始穿着鞋了,而我还是整天赤脚来赤脚去,有时候就难免会觉得自己和大伙格格不入,也就开始自卑起来。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梦到在一个很正式的场合,大家都衣冠楚楚,我却是一双赤脚,别提多难为情了。
      后来在语文课本上学了一篇文章,是孟子的《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我当时就觉得这篇文章是为我而写。每 当我受人歧视的时候,每当我经受打击和挫折的时候,我就会默默背诵出其中的名段:“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以此来安慰自己,激励自己。
      许多年过去了,我终于走出了大山,上了一所还算是不错的旧都211大学,但我的生活和处境还是没有根本性地改变。有时候,我也会迷茫,也会沮丧,也许是我运气不好吧,更也许是因为自己确实是才智平平、能力一般吧。
发表于 19-2-11 15:16 |
就想知道你是哪年出生的?
发表于 19-2-11 15:24 |
阿汤应该是86或者87年的
发表于 19-2-11 15:41 |
具有哪个年代出生农村娃的鲜明特色,属实。
发表于 19-2-11 15:43 |
你妹,这么苦的吗
发表于 19-2-11 15:52 |
我运气比你好点,我出生的时候哥哥已经7岁多了,偶尔会被我妈安排着照看我。但是在地里睡背篼的时光是真的经历过。小时候我老爸也是去沿海打工,我妈一个人干农活加带我们家两兄妹。我妈跟我讲,那时候不会骑自行车,车前面的横杠放一包肥料,后座做着我,我妈一路推着从街上到家,10里路。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我妈当年是怎么过来的。
发表于 19-2-11 16:06 |
80年代出生的人就是这个大环境了
发表于 19-2-11 16:18 |
属实

发表于 19-2-11 18:07 |
又见汤股大作
可喜可贺
发表于 19-2-11 18:29 [发自手机] |
阿汤    真的很喜欢你写的东西    要让我回忆我也写不出来     在镇上长大的我也是父母工作放一边    但是我已经记不清了     读你的东西有一种过去的作者的生活感
发表于 19-2-11 21:59 |
童年
发表于 19-2-11 22:06 |
以前读过吧
发表于 19-2-11 22:07 [发自手机] |
阿汤,写得真不错!生活不易呀
发表于 19-2-12 11:00 |
阿汤,我86年的,你写的这些我大部分都经历过,虽然家里比较穷,衣服也打补丁,不过没有打光脚板上学
发表于 19-2-12 11:26 |
真情实意 论坛应该多一些这些帖子嘛
发表于 19-2-12 15:25 |
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
发表于 19-2-12 16:39 |
杠精上线:前面说是长孙子,后面又说交超生罚款。猜测应该有个姐姐。农村一般都是大孩子带小孩子。怎么平时都一个人呢?
发表于 19-2-21 17:49 |
熊猫也是猫 发表于 19-2-11 15:24
阿汤应该是86或者87年的

小弟年底猪,按道理比80中的汤股长大2-3岁,农业社的,也没有他描述的那么老火啊!整的像70后在讲故事······

手机版|APP|sitemap|QZZN ( 京ICP备11040856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760 )

Powered by Discuz! , GMT+8, 19-2-22 12:38 0.043029 s, 8 queries , M On.

© 2005-2017 QZZN , 转载、商业使用需取得授权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